几个衡

「今でもあなたは私の光。」
(40/150)

【忘羡】摄影者(三/车)

非典型ABO 双重生

 

车震 因为过于纯情和关怀对方而产生的渡气

 

 

那天的情况说起来有点好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蓝忘机害羞,亦或是他很激动,总之蓝忘机好不容易说完“喜欢你”之后,魏无羡也变得十分激动。

 

“我等你这句话等了好久了。”魏无羡在蓝忘机怀里蹭了蹭,“我也特别、特别喜欢你。”

 

蓝忘机道:“很久吗?”

 

魏无羡反应过来他们才刚刚认识一个月,说等很久是有点过了,但他不愿意承认这个逻辑上的错误:“对啊,我一定是从一出生就开始等着你来对我说那句话了,难道不是很久吗?”

 

蓝忘机当时的神情很古怪,有点像难过,也有点像失落,虽然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太大变化,但魏无羡自信自己的感觉,他想了想,违心道:“蓝湛,你是不是有什么前任之类的,虽然你们社里的人说你没有,不过你要是有,和我说说也没事。”

 

蓝忘机道:“并没有。”

 

魏无羡没再追问。

 

其实魏无羡心里也有些莫名其妙,蓝忘机问他“很久吗”大概只是无心之语,但是他回忆起自己当时说“等很久”时的心情,却有些难以确定自己是不是也是无心之语。

 

怎么说呢,就连他对蓝忘机的感情,他也觉得进展太快了。上天作证,蓝忘机说喜欢他时,他眼泪都要出来了,他当时是真的觉得等了这句话很久。蓝忘机这个人的每个神情、每个动作乃至他说过的每句话,他都觉得熟悉无比,好像已经看过听过千千万万遍。

 

一见如故好说,一见钟情也有可能,但同时发生的几率有那么高吗?

 

如果很低,怎么就被他魏无羡碰上了呢?

 

如果不是幸运,那未免太奇怪了。

 

这种怪异感,在魏无羡搬去和蓝忘机同居之后上升到了极点。

 

蓝忘机对他照顾可以说是无微不至,只有一点让他费解,太爱问他准备去哪了。一开始魏无羡以为蓝忘机可能是出于掌控欲,但仔细观察后,他又觉得不是。蓝忘机没有限制他出门,也没有对他出门表示不快,只是看到他出门就会问一问,然后几乎次次都去接他。

 

魏无羡一开始着实感到高兴,像男朋友次次去接他这种桥段,简直就是秀恩爱的标准范本,因此即便蓝忘机总是问他去哪儿,他也没多少不快,直到不久后的某天。

 

 

 

外面雨下得太大了。

 

魏无羡一早就给蓝忘机发消息,叮嘱对方不用来接他,等到雨小一点,他和社里朋友一起走。

 

蓝忘机一直没回复消息,但也没来接他。魏无羡和摄影社里的朋友一边往外走一边聊天,上了车之后,魏无羡帮着朋友看后视镜,却看到了蓝忘机的车。

 

他连忙翻出手机,看是不是对方发了消息说来接他。见没有消息,魏无羡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和朋友告别,下了车,打着伞往蓝忘机车旁走。

 

蓝忘机看起来好像在闭目养神,魏无羡敲了两下窗户,见对方没有反应,有些着急——一个人在车里睡着可不是好玩的。他又给蓝忘机打了电话,看到蓝忘机听到手机响醒了过来,终于放下心来,拉开下了车锁的门:“来接我怎么不给我发消息?还睡着了,出意外怎么办啊?”

 

蓝忘机不知是不是脑子还没清醒:“不是接你。”

 

魏无羡开玩笑道:“那你来接谁?”

 

蓝忘机摇摇头:“只是来看看你。”

 

魏无羡美滋滋地在蓝忘机脸上亲了一口,半路才觉得有点奇怪:“你看我?你跟踪我?”

 

蓝忘机没说话,魏无羡知道这是默认了,他不知怎么就想到刚刚蓝忘机在车里睡着的样子,心头一阵火起,但他又知道蓝忘机只是关心他:“你以后还是不要来接我了。”

 

蓝忘机拒绝得十分干脆:“不。”

 

魏无羡简直拿蓝忘机没有办法:“你这样我一点儿个人空间也没有,我很不喜欢这样,你为什么一定要来接我?”

 

魏无羡说出口就后悔了,事实上他很喜欢和蓝忘机腻在一块儿,各种意义上的喜欢,但话已经说出口,他只好沉默着往窗外看去。就这样一直开到地下车库,他俩也没说一句话。

 

“对不起,”蓝忘机将车停好,“我只是……非常担心你。”

 

魏无羡转过身,把蓝忘机的衣领轻轻往自己自己的方向扯了一下。对方会意,也靠过来,和他双唇相贴,缠绵地亲吻。亲了许久,魏无羡才与蓝忘机分开,像以往一样,和蓝忘机额头贴额头:“……别说对不起,是我不好。”

 

“我没有不喜欢。刚刚是想到你来接我,在车上睡着了,”他稍稍立起身,抱住蓝忘机的脖子,低头在对方额头上亲了一下,“我也很担心你啊。”

 

蓝忘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魏婴,我……”

车:https://wx4.sinaimg.cn/mw1024/005IKZfrly1fulw97ovagj30c32g1jsn.jpg

评论(20)
热度(235)
© 几个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