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衡

「今でもあなたは私の光。」
(40/150)

【忘羡】摄影者(一/车)

非典型ABO 双重生

 

“这次的聚会地点选得很棒啊。”

 

魏无羡捧着自己的相机拍了几张,却看到了一个一直以来都很反感的人,他皱起眉:“怀桑,这次聚会不是只有我们社和云深社两个社团吗,苏涉为什么也来了?”

 

聂怀桑扯过魏无羡:“魏哥你可消停点儿吧,这个地方我们又不是包场,苏涉来也很正常嘛,你就当他不存在!”

 

魏无羡冲着苏涉的方向吹了声口哨,果不其然,在那边正和别人说话的苏涉转头看了过来,一见是魏无羡,脸色就变了。魏无羡才不管苏涉脸色,他的脸上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只觉得苏涉的脸色难看的颇有艺术性,拿起相机就拍了几张,扭头就和聂怀桑进了已经订好的聚会包厢。

 

包厢内大多是熟悉的人,魏无羡一个一个打过招呼,这才找了个地方坐下,他习惯性地开口准备和坐在他旁边的朋友说几句话:“你好啊,我是……”

 

魏无羡没能继续说下去,坐在他旁边的那位兄台一直闭着眼,好像是睡着了。他凑近看了看,闻到一丝酒气,诧异道:“你们这就把人灌醉了?也太不地道了吧?聚会不是刚开始吗?”

 

和他一个摄影社的人哄然大笑:“平时聚会,难道不是你魏无羡灌人酒灌的最不地道吗?”

 

胡扯,我哪次不是雷声大雨点小——魏无羡又看了一眼睡在他身旁的人,有些不爽。

 

他挑眉道:“是啊,但这人一看就不能喝酒啊,你看他都被灌得睡着了,我和他说话都没用。”

 

聂怀桑闻言往魏无羡身边瞅了瞅,顿时内心大呼倒霉:“你们谁把蓝忘机灌成这样的!”

 

众人面面相觑,过了一会儿才有一个云深社的成员道:“……我们是不会给副会灌酒的,是不是你们桑榆社的人不认识我们副会才给他灌酒了!”

 

听到桑榆社这个名字,魏无羡无奈了:“我们叫桑葚社!是吃的桑葚!”他顾不上继续想蓝忘机被灌酒的事,站起身准备给那个云深社成员亲自写一下,却被刚刚还睡在他身边的人拽住了手腕。

 

这下力气不轻,魏无羡被拽的跌了回去:“你怎么回……”

 

刚刚还在问“是谁给蓝忘机灌酒”的那位云深社成员眼前一亮,连忙走到蓝忘机面前:“您没事吧?刚刚是有人给您灌酒了吗?”

 

蓝忘机沉默了几秒:“没事。没有灌酒。”

 

他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喝醉了,更不像被灌酒!魏无羡试着往外抽动手腕,却发现自己被握得更紧了,他更加恼火:“你松开我!”

 

蓝忘机放开魏无羡,低声道:“魏婴?”

 

魏无羡觉得这个世界太不可思议了。他本想换个地方坐,可蓝忘机竟然叫出了自己没去江家之前的名字,真是疑惑极了。已经准备迈出去的腿收了回来,他上上下下打量蓝忘机一番,问道:“我们之前见过吗?”

 

他想了想,强调道:“我是说十几年前。”

 

蓝忘机看起来是在思考,过了一会儿才回答“没有”,说着又攥住了魏无羡的手腕。

 

这不可能!就算是江家,也没有人知道他之前有个名字叫做魏婴。

 

大约是对方叫出了他之前的名字,魏无羡对这次又被握住手腕没感到太反感,他耸耸肩:“好吧,那就是没见过,我觉得你……”

 

魏无羡又没能把话说完,他只觉得自己今天晚上话说的格外憋屈,特别是在这个刚认识的蓝忘机面前。

 

他看看自己与蓝忘机十指相扣的手,深深怀疑起了人生。

 

这是什么?对我有意思?开个玩笑?还是酒真的没醒?

 

他正瞅着紧紧握着自己手的那只手,其他人却已经玩开了真心话大冒险,好巧不巧,点人正好点到了蓝忘机。魏无羡这边还没苦恼完,就听到那边有人让蓝忘机喝酒,不由得感到头疼,连忙起身:“我替他喝,我替他喝!”

 

主持游戏的人道:“魏哥,你别急着喝啊,这个大冒险又不难!”

 

“是什么大冒险?”

 

主持人面露兴奋:“真的不难,我刚刚问过了,蓝会长是Alpha,这个游戏是找一个Omega和他去宾馆住上一夜就行,我们都是打过疫苗的人,住一晚也没事啊,这种大冒险,魏哥你怎么说也要……至少要喝三瓶酒才能抵得过去吧?”

 

魏无羡心中骂了一句狗屁,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看了一圈一起出来聚会的女Omega,想想那三瓶酒,开口道:“那正好,我是Omega,我和他去开房。”

 

这句话说完,几个女Omega都松了口气。

 

主持人呆了呆,他没想到魏无羡是Omega,但是大家都是打过疫苗的人,男A男O和两个没有属性的男的在一起睡一晚上有什么区别?但又不好出尔反尔,只好看着魏无羡拉着蓝忘机开房进了房间。

 

魏无羡一进房间就给聂怀桑打电话:“这个主持人也是咱们社的?你都招些什么人啊,玩这种游戏!我要是不来,他们是不是真能让男A女O独处一室?”

 

聂怀桑在那边被魏无羡说的耳朵疼,无奈道:“Alpha嘛……有的不尊重Omega也是他们的本性了。”

 

魏无羡在心里连骂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他扭头一看,蓝忘机还在他身边,老老实实的和他牵着手,也不说话,只是格外认真的看着他。

 

魏无羡知道蓝忘机这是喝醉了。说来也奇怪,他刚刚就对蓝忘机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所以牵了一路手也没什么违和感,而且蓝忘机看他的眼神实在不像是看一个陌生人,他想了想,又问道:“我们认识吗?”

 

蓝忘机点点头。

 

魏无羡叹口气:“我们果然认识啊?不过我记性不太好,之前没有想起你。”

 

蓝忘机伸手碰碰魏无羡的脸,靠过去抱住了他:“魏婴。”

 

你在委屈什么呢?不对,我怎么没推开他?魏无羡被抱了一会儿,终于反应过来这样似乎是有些不正常:“你要不要洗澡?”

 

蓝忘机松开他,又很乖巧地点点头。魏无羡忍不住笑起来,伸手捏了一把蓝忘机的脸:“这么孩子气,快去洗啊,洗完我也去洗,一会儿洗完睡觉了。”

 

蓝忘机十分配合,只是去浴室之前又回头看了魏无羡一眼。

 

见蓝忘机看他,魏无羡想也不想便道:“我不走,你快去洗。”待到蓝忘机洗完出来,魏无羡进去洗之前又下意识道:“我不走,洗完出来就睡觉。”

 

他走进浴室,又有些怀疑自己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我到底为什么会说那么莫名其妙的话?

 

他洗完走出浴室,见蓝忘机规规矩矩坐在床边,便坐到蓝忘机身旁:“不睡觉吗?”

 

蓝忘机好像格外喜欢和他牵手,就这么一句话的工夫,又和他牵上了:“我在等你。”

 

 

 车

https://wx4.sinaimg.cn/mw1024/005IKZfrly1fuirthegxzj30c32m176b.jpg

评论(25)
热度(313)
© 几个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