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衡

「今でもあなたは私の光。」
(40/150)

【忘羡】一步之遥

平行世界

 

 

“蓝湛!蓝忘机!含光君!我,我刚才,是真心想跟你上床的!”

 

魏无羡把自己喊醒了。

 

他猛地睁开眼,呼吸急促,心道这是梦见了个什么玩意儿,可闭上眼回想时,梦境中发生的事却早已被忘记了大半,只记得自己依稀是被什么人劫持了,蓝忘机过来救他。再有,就是“我是真心想跟你上床的”那句话格外清晰。

 

“我为什么会梦到自己说想和蓝忘机上床啊?”魏无羡头痛不已,“难道我就那么想蓝湛来莲花坞玩吗?”

 

真是奇也怪哉,只是多思无益——魏无羡决定不去深入挖掘他会在梦里说这句话的原因了。

 

但接下来的四天,魏无羡每晚都梦见了蓝忘机。

 

第一天是梦见蓝忘机来了云梦,接住了正在从树上往下掉的自己;第二天是梦见他和蓝忘机一起躲在草垛后面;第三天是梦见蓝忘机背着他;第四天更加奇怪,梦里却只有蓝忘机的背影,他跟在对方身后许久,也没能看到蓝忘机转过身来。

 

这真是令人想不在意都不行。

 

魏无羡躺在试剑堂的木地板上,一边想着这几天的梦,一边热得恨不得把自己浸在水里。他甚至有些想念云深不知处,毕竟深山之中,天再热,那里也是一片凉爽。

 

吃了江厌离送来的瓜,又和师兄弟们去湖中摘了莲蓬,魏无羡浑然不觉自己在这一天提了蓝忘机多少次。匆匆洗漱冲凉之后,他一头倒在床上,不过一刻钟,便进入了梦乡。

 

魏无羡再次睁眼,却发现自己在一个集市中。他仔细辨认了半晌,才意识到这是距离云深不知处最近的镇子。

 

“没道理啊?”魏无羡有些懵,“我不过是睡了一觉,怎么会……难道又是梦吗?”

 

他伸出手在一个路过的人面前挥了挥:“这位兄台?”

 

见那路人毫无反应,魏无羡还有些不确定,又连着在不同的人面前挥了挥,这才不得不承认,这又是一个梦了。想起这几日的梦境,魏无羡几乎能确定,蓝忘机会出现在这里。他左瞧瞧右看看,果然在前方不远处看到了背着避尘的蓝忘机。

 

虽然上次在梦中,魏无羡只看到了蓝忘机的背影,但他这次还是果断跟了上去:这几日的梦境如此怪异,又都和蓝忘机有关,不跟着蓝忘机,难道自己去冒险吗?只看背影也比自己乱逛强。

 

跟了没几步,魏无羡便发觉,即便是这般热闹的市集,行人们都免不了碰到蹭到,蓝忘机身边还是空出一圈,无人接近。他在蓝忘机身后偷笑两声,心道蓝湛实在是太格格不入了,却忽然瞄到有几个女子在偷偷打量蓝忘机,待蓝忘机走过她们,便在背后笑了起来。

 

魏无羡有些笑不出来了。他知道那些女子并无恶意,也知道蓝忘机定然是当做没听见,但蓝忘机身边一个人都没有,还是默默在集市走着,便觉得那些笑声刺耳起来。他试着往蓝忘机身边走去,惊喜地发现,在这个梦境中,他竟然能同蓝忘机并行。不仅可以并行,还能走到蓝忘机前面转身看着他。魏无羡生出一点儿得意,他仗着蓝忘机看不见他,对着蓝忘机扮了个鬼脸:“你看看,还是我够朋友吧?就算你看不见我,我也过来陪着你逛这个市集。”

 

蓝忘机自然是不会回应他,又走了半天,蓝忘机才停在了一个正在扫地的老人面前:“请问,距此处最近的莲塘往哪里走。”

 

魏无羡不管蓝忘机听得见听不见:“蓝湛,你去莲塘作甚?有去那的,不如来我们莲花坞。”

 

那老人道:“这边走上八九里,有一户人家种了几十亩莲蓬。”

 

魏无羡又准备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没办法说话了。他本以为是蓝家的禁言术,但张张嘴,发现自己只是发不出声音,便有些焦躁,没留神蓝忘机已经问完准备走了,连忙跟了上去。

 

一路上,他看着蓝忘机看完了泥娃娃玩闹,又看着蓝忘机冒着雨帮那群农人举棚子,还看到一个邪祟,而蓝忘机盯着那邪祟半天,竟把那个邪祟盯了回去,眼瞅着日头都落了,蓝忘机才到了莲塘,果不其然被拒绝了。

 

魏无羡觉得好笑极了,听着蓝忘机和那采莲女的对话,又有点儿替蓝忘机可惜。虽然还是发不出声音,但他还是对蓝忘机道:“蓝湛,出来玩儿要趁早啊。”

 

“你难道就非要带茎的?吃起来又没什么区别。”

 

“有。”

 

“没有的!”

 

“有。有人告诉我有的。”

 

魏无羡知道蓝忘机说的那个人就是他,见蓝忘机可能没办法去摘带茎的莲蓬,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他不由得道:“蓝二哥哥,没事,我过几天就去你们那里给你送带茎的莲蓬,好不好?”

 

这句话刚说完,魏无羡才发现自己说的话竟然又有声音了。他心头一喜,正准备继续说什么,可不过眨眼的功夫,他就从床上醒了过来。

 

魏无羡怅然若失。想到梦里的蓝忘机那么想吃带茎的莲蓬却没吃上,他当下就决定去给蓝忘机送几个尝尝。至于蓝忘机是不是真的像梦里那样想吃带茎的莲蓬,他就来不及考虑了,甚至莫名焦急起来,只想着要早一点见到蓝忘机,送给他莲蓬吃。

 

“我这次不逗你,”魏无羡躺在床上自言自语道,“蓝湛,蓝忘机,哎­——蓝二哥哥,吃莲蓬吗?带茎的,我专门送给你的。”

 

第二天一早,魏无羡先去江枫眠那里报了个备,听到魏无羡说出“给蓝忘机送带茎的莲蓬”这个理由,不免失笑,但还是同意了。魏无羡得到同意,又去校场炫耀一番,这才出了门。

 

他本想在莲花坞摘几个给蓝忘机带过去,但是云梦距离姑苏有不少路程,带去恐怕就不新鲜了。正在发愁,却突然想起梦境中的莲塘。

 

我是傻了吗?他们姑苏也是有莲塘的啊!

 

魏无羡紧赶慢赶了好几天,终于到了姑苏。又问了几个当地人莲塘的位置,便兴冲冲地冲着莲塘去了。

 

待到了那个莲塘,魏无羡却大吃一惊。

 

那个在莲塘中采莲的女子,正是他在梦里见到的那个!

 

魏无羡对着那女子笑道:“姐姐,我可以在这里采几个带茎的莲蓬吗?”

 

那采莲女见他生的俊朗,年龄又小,心生好感,答应道:“小郎君,采当然可以,只是不要太多了!”

 

魏无羡看看天色,计算了下到云深不知处的路程:“多谢姐姐!我只摘几个送给朋友。”

 

他钻进莲塘,莲蓬看了一个又一个,却都觉得有些不满意,好不容易摘了几个,却下起雨来。魏无羡只得暂时躲进那采莲女的船中躲雨。想到今天大约没办法见到蓝忘机,魏无羡便叹了口气。

 

采莲女道:“小郎君,看你挑的那么仔细,真是给朋友的吗?莫不是给心上人。”

 

魏无羡呆了呆,脑海中浮现蓝忘机清冷的面庞,连忙否认:“不!不,就是朋友。”

 

采莲女瞧着魏无羡笑了一会儿,摇头缓缓道:“那你脸红什么?”

 

魏无羡一时眼睛都不知道往哪看,他一边想着自己怎么可能脸红,一边想怎么回答那个采莲女。正准备说“我那朋友是个男的”,却听见采莲女道:“真奇怪,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莲塘又来人了?”

 

她对着岸上喊道:“哎哎哎!你是做什么的?”

 

魏无羡心道这话怎么听着有点儿耳熟,他探头一瞧,正巧看到了蓝忘机。

 

他笑了几声,对那采莲女道:“他是来找我的。”说着,便攥着那几个精挑细选的莲蓬,从小船上轻轻跃起,几下蹦到了蓝忘机面前,欣喜道:“蓝湛!”

 

蓝忘机显然是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魏无羡:“你为何在这?”

 

魏无羡将那几个莲蓬递到蓝忘机手中,一本正经道:“我来送带茎的莲蓬给你。”

 

见蓝忘机没有反应,魏无羡又从蓝忘机怀里拿了一个,几下便剥出一个莲子,送到蓝忘机嘴边:“尝尝啊。”

 

蓝忘机伸手接过那粒莲子:“多谢。”

 

“你吃啊?”魏无羡道,“你难道不是想吃这个才来这里吗?”

 

蓝忘机依言将莲子送入口中,莲子果然清脆,又有一丝丝甜意。

 

待蓝忘机将莲子咽下,魏无羡已经自顾自同采莲女告了别。蓝忘机又问道:“你来姑苏……”

 

魏无羡一把揽到蓝忘机肩上,“我说了啊,给你送莲蓬。” 感慨这次小古板竟没有让自己别碰他,魏无羡心里十分得意,又转到蓝忘机面前,双臂搭在蓝忘机肩膀上,“蓝二哥哥,好吃吗?”

 

蓝忘机道:“嗯。”

 

魏无羡盯着蓝忘机看了半天,终于抱了过去。

 

“看来我以后,要常常来给你送莲蓬啦。”

评论(21)
热度(276)
© 几个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