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衡

「今でもあなたは私の光。」
(40/150)

【忘羡】3055

被《3055》这首纯音乐和傻妞虐出的脑洞(老了

现代人类叽和来自一千年以后的机器人羡。

04和10中带引号的部分来自《刺》


01



“我压根儿没觉得冷,”魏无羡一边摘手套一边解释,“虽然我看起来和人类差不多,但我好歹是来自未来的机器人嘛,怎么会觉得冷呢?”他指指自己那张早就摘下防寒面罩的脸,上手捏了两下给蓝忘机看,“这张皮看着和你们的皮肤差不多,实际上是用……现在地球上还没研制出来的材料做的,不怕冷不怕热还防水,不会冻伤的。你还看着我做什么,这么担心我?”

蓝忘机把目光移开,他被魏无羡说中,窘迫之余还不忘否认:“没有!”

魏无羡拉出一个很标准的笑容,从数据库里调出标着“揶揄”这个词的语气,知道站在自己身边的人会不会同自己真生气,毫不留情地戳穿了蓝忘机的话:“没有?没有你急什么?你平时和我说话时可不是这个语气,语速也没这么快,你需要我出一份数据对比报告吗?”

蓝忘机平稳心绪,深吸一口气又慢慢呼出:“是吗?”

他偏头看向魏无羡,想听听魏无羡这次又能说什么,却发现对方一直在盯着他,这让他略有些不自在:“在看什么?”

 

在看你说话时呼出的水汽是白色的。

 

魏无羡伸手把蓝忘机的防寒面罩往上拉了拉,手指蹭过蓝忘机的脸颊:“没什么,刚刚想到你们其实挺怕冷的。我看你别老担心我了,你万一要是冻着了,回头谁带我去看别的景色呀?”

 



02

 


来加拿大后,蓝忘机常常会在8月去黄刀镇住上一个多月,那是个十分适合看极光的地方。

来这看极光的人并不少,摄影师就更多,他们常常是在捕捉极光方面最有经验的人,蓝忘机就曾被指导过:“你可以冲着光束的方向走,能多看一会儿。”

 

这种善意的提醒令蓝忘机愉悦。

 

太阳与大气层的杰作,太阳风携来的能量,灵魂上升时的火炬,有规律可循的变幻莫测——事实上,蓝忘机并不狂热于极光这种美到不真实的自然景象,即使他每次看都会觉得震撼。

他喜欢在看完极光后的第二天清晨,一片静谧中,沿着湖边走一走。这时候的黄刀不会很冷,再过一会儿可能会出现来湖边拍婚纱照的人,每当蓝忘机看着那些穿着礼服的陌生人脸上露出笑容,他都会产生一点儿微妙的幸福感,虽然他并不会待在那里看别人拍婚纱照。

而会碰到魏无羡,完全是个只会在科幻片中出现的意外。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如果不是他们之间的故事又延续了很多年,蓝忘机绝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会发生如此离奇的事,有一个如此离奇的……机器人。

 


“那个帅哥!我马上就要掉下去了,你接我一下行不行!”

蓝忘机震惊地抬头,在距离他不远的上空,有一个年龄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的年轻人保持着下坠的姿势停在那。一瞬间,蓝忘机以为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少看了降落伞,又疑心自己是不是起得太早没睡醒才出现了幻觉——他朝着那个人走了过去,伸出双手:“好了。”

年轻人似乎是松了口气,这才下落,也不过一两秒,他扶着蓝忘机的肩膀站好,毫不见外地伸手捏了一把对方的脸,笑着问蓝忘机:“谢啦。别人都是天上掉下来个林妹妹,你这下可好,天上掉下来个机器人,怎么办呢?”

 


魏无羡费了很大劲儿才让蓝忘机相信了他的身份——来自公元3055年的机器人。

他向蓝忘机展示他的一切功能和一切不同于人类的地方:“你可别把我送警局,我是来你们这个年代玩的,过不了多久我就要回去了。”他一边说一边看蓝忘机的表情,分析系统转得都要死机了也没能和表情库里的表情对上号,还一句话都不说,无奈之下,魏无羡只好开始从词库中找是否有能对得上号的形容词。

他看起来相当……“迟疑”,魏无羡停下分析。

迟疑???不能让他迟疑!万一迟疑着迟疑着就把自己交出去了那还了得???魏无羡的系统警铃大作,见蓝忘机不表态,那就只好换个策略让他表态了。

他叫起冷来,一边跺脚一边往蓝忘机身上贴:“机器人受冷会死机!!别犹豫了,赶紧把这个全能机器人带回自己家吧!只要一件厚衣服,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蓝忘机撤开身体,脱了外套披在魏无羡身上,转身就走,身后跟着一个包邮的良心产品魏无羡,和他一起回到了他住的地方。

故事开始了。



03

 


魏无羡这个机器人实在太像人了,吃饭喝水睡觉聊天,一切活动都和人一模一样,甚至有“睡懒觉”“爱吃肉”“爱喝酒”这种特点。

像人也就算了,还保留了机器人的分析功能,一起在加拿大住了一年多,蓝忘机常常怀疑魏无羡是不是什么事都能分析出来。

比如,他喜欢魏无羡这件事。

魏无羡早就分析出来了。

得出这个“蓝忘机喜欢他”这个分析结果后,他兴奋到好几天都没反对蓝忘机要求他早睡,反而相当配合地扑到蓝忘机身上抱着蓝忘机疯狂点头,然后躺在床上,喜滋滋地从数据库里找出一句话,模拟成蓝忘机的声音:“爱你一万年,爱你经得起考验。”

魏无羡很快也发现了蓝忘机的犹豫和刻意的压抑,但他毕竟是一个数据分析大于一切的机器人,丝毫不觉沮丧,反而更进一步的分析。分析之后,魏无羡惊喜地发现,蓝忘机是担心作为机器人的自己不懂什么叫做“喜欢”才刻意压抑自己的感情。

他决定趁着这次看极光同蓝忘机挑明。

看过极光,他俩来到准备野营的帐篷中,打开并不是太亮的照明灯,魏无羡清清嗓子,刚准备表白,就听见蓝忘机问他:“我记得你之前说,机器人受冷会死机?”

魏无羡心想糟糕,白天忙着调戏蓝忘机,没注意就说漏嘴了。

他摸摸鼻子,“我”了半天,终于找到一个好理由:“我系统升级了。”

“系统升级包括材质升级?”蓝忘机褪下手套,盘腿坐在睡袋上整理行李,说话时带出薄薄的白雾,灯光下显得尤为好看。

魏无羡像白天一样盯着蓝忘机说话的嘴唇,没有说话。

蓝忘机有些疑惑地看过去,被魏无羡抓住手指搓了搓:“你手好凉。”

他下意识地想把手收回去,魏无羡却低头在他手上呵出一口气:“给你暖暖。”

魏无羡看着自己呵出的那一小团白雾散开,有些遗憾:“我看你们人类在冬天讲话时都会有刚刚那种白雾,看起来很好看,想试一试,不过好像太刻意了。”

他抬起头看着蓝忘机,见对方正处于自己之前所分析出来的“蓝忘机害羞状态”,深觉此时不说更待何时,便和以往一样,往蓝忘机身上一扑,压倒了蓝忘机,帮蓝忘机搓搓摸起来很烫的耳朵:“说起来,蓝湛你,其实喜欢我吧。”

蓝忘机万万没想到魏无羡会在这时候问他这件事,只好习惯性地环住魏无羡,只是动作僵硬又犹豫。魏无羡支起一点点身体,看着蓝忘机的眼睛:“我也喜欢你。”

蓝忘机感觉自己脸上的温度又高了些,反问道:“怎么会?”

魏无羡又趴回去:“现在的机器人当然不会啊,但是一千年以后的机器人会。”

蓝忘机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他将魏无羡抱得更紧,魏无羡却拱了拱,按灭了照明灯,凑过去和他接吻。

 

 


“你有反应了,哎,你翻身过去做什么!不继续吗?”

“别开玩笑,你……”

“蓝湛你太没有探索精神了,都不和我试试就想说不行?”

“……”

“…啊…你们这个时候的文学资料,叫脆皮鸭文学是吧……怎么和医学资料不太一样,敏感点……嗯,真有那么深?我是不是应该把敏感点设置的深一点,我试试……轻点,再这么爽我可能会死机。”

“……别说话!”

 


魏无羡在蓝忘机脖子上啃了一口:“盖个章,终于是我的人了。”

 


04

 


“可是我不明白,难道他们认定人类才值得被爱吗?其他的种族,就是卑微的、可憎的吗?”

“他们不相信,我们可以互相了解,互相倾心。”

 


05



时间总是向前走,他们也不会停留在第一次亲吻的时刻。

魏无羡很少在蓝忘机面前讲他所在的年代。诚然,那是个高度文明的时代,但3055年和2029年之间还是隔着一千多年。世界瞬息万变,千年后的科技发展到不可思议,社会也与现在截然不同。

“面目全非”毫无疑问是个贬义词,但魏无羡知道,在现在这个时代,自己身在的那个年代从某种意义上讲,就是面目全非的。

 


“你可能不相信,但是在我们那个年代,机器人拥有和人类一样的权利。”

 


魏无羡喜欢往蓝忘机身上扑,扑完之后就开始撒娇——他是故意的,因为蓝忘机一定会接住他,而撒过娇之后,蓝忘机会给他一个吻。

心意相通,在一起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有一天两个人谈起表白那天,蓝忘机罕见的十分好奇:“为什么一千年后的机器人能……”

魏无羡抓抓头发,回答了上面那句话,回答完自己却有点无奈地笑了:“也不能说没有歧视,但大多数人都认为刚刚那句话是正确的,至少法律上是承认的。”

蓝忘机察觉到了自家爱人的失落:“或许,再过很多年,歧视会比那时更少。”

魏无羡跨坐到蓝忘机身上,抬起蓝忘机的下巴,在他嘴唇上印了一下:“你想听吗?我们这个种族的历史。”

“嗯。”

“大概是两百年之后……世界上出现了第一个具有感情的机器人。他很孤独,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一个机器人有感情。但慢慢地他发现,越来越多的机器人,同他一样,有了感情,有了情绪。”

“当然有人类注意到这种转变,又兴奋又恐惧,但出于一些原因,他们没有从一开始就消灭掉这些机器人,只是加以限制和实验,测试我们究竟类人到何种程度。但有感情的机器人越来越多,渐渐发展到无法控制的程度。在那个时候,出现了第一次针对机器人的专项破坏。”

蓝忘机的喉结动了动:“屠杀?”

魏无羡偏偏脑袋:“这样说也可以。其实后面的那些事,你不必知道的很清楚。毕竟无论是什么,一旦有了相近的意识和感情,就会渴望认同,渴望认同就会渴望被平等对待,得不到就会想争取,争取的过程不顺利,当然会产生冲突,产生阴谋。但最终我们还是得到了我们的权利,而事实上,这份权利不仅仅是我们不断争取的结果,也有很多的人类,从第一个与众不同的机器人出现时,就替我们争取这些权利。”

“我觉得,他们是更伟大的英雄。”

“因为,改变潜意识是比改变命运更难的事。”

 


蓝忘机没有继续问,魏无羡也不再讲下去。

他们只是注视着对方,慢慢靠近彼此,像以往那样接吻。

 


06


蓝忘机40岁时,第一次产生了一些危机感。

魏无羡已经来到他身边20年,时光没办法在机器人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而他听到了一些关于魏无羡的议论:容颜不老。

这种议论此时听多少还有些羡慕的意味,但蓝忘机知道,用不了十年,这种羡慕就会变成怀疑,变得充满恶意,魏无羡很有可能会被当成一个怪物。

或许回到他本应该在的年代会比较好,也更安全。

回家时魏无羡依然朝他扑了过去,在获得一个吻后才笑眯眯地松开蓝忘机,看着蓝忘机换上家居服,到厨房给他做饭。

看着魏无羡把菜端上桌子的身影,蓝忘机却觉得喘不过气来。他在厨房至少平稳了十分钟的情绪,才走到餐桌前坐下。

只要一点点暗示,魏无羡就能懂他的意思。

“你想回去吗?”见魏无羡吃得差不多了,蓝忘机终于问出来了这句话。

魏无羡把筷子一放,挑眉道:“你可问出来了,我都快替你急死了。数据和平时差得也太多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蓝忘机停了一会儿,魏无羡已经很多年没把数据分析用在他身上,他几乎忘记了在很久之前,魏无羡总是能第一时间察觉到他的不同:“我很担心你。我听到了一些议论。”

魏无羡拧着眉听完,反而松了一口气,他坐到蓝忘机腿上,勾住蓝忘机的脖子:“那你想我回去吗?”

蓝忘机摇摇头:“并不,我只是很担心。”

魏无羡毫不在意:“我以后可以不出门,不过你要辛苦了,得好好养着我。不过话说回来,蓝先生,您有钱吗?”

蓝忘机被这个问句问得笑出来:“很多钱。”

话是这么说,但蓝忘机是舍不得把魏无羡关在家里的。也不过大半年的功夫,蓝忘机处理好国内的工作,征求魏无羡意见后,就辞职带着魏无羡到了加拿大。


 

07



魏无羡对加拿大很有些好感,特别是黄刀镇,初遇初吻初夜都在那,便时常磨着蓝忘机带他去那里,以至于几年之后,他俩一年中有八个月都住在那里。看看极光踩个雪,拍拍照片接个吻,他日常每天往蓝忘机身上扑还不够,还要偶尔来几次情景再现,蓝忘机几乎是有求必应,魏无羡更是乐在其中。

他扑了蓝忘机很多年,但终于有一天,魏无羡发现蓝忘机接他接的有些吃力,往后踉跄了好几步才站稳。

他心里“咯噔”一声,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用力了,就连蓝忘机像过去那样轻拍他后背意示他松开自己,魏无羡都差点没反应过来,只顾着对比以往的数据。

当天夜里,蓝忘机都睡着了,魏无羡还毫无睡意。他盯着天花板,过了一会儿才觉得自己脸湿了。

魏无羡有些恍惚地想:真奇怪,我明明……没给自己的储水器下指令,这个眼泪,不,这个水怎么自己从眼睛里冒出来了呢?

第二天再扑的时候,魏无羡减轻了扑向蓝忘机的力度,蓝忘机这次果然接得和以往一样稳。

魏无羡长了记性,每隔一段时间就暗搓搓调低力度。他现在有了新习惯,扑完蓝忘机先亲对方几口,也不嚷嚷让蓝忘机做什么了,甚至还打着“好玩”的旗号买了个摇摇椅,让蓝忘机躺上去,自己再控制着力度趴在蓝忘机身上。

他还偷偷买了一些小白鼠,想把他们做成机器鼠。但他总是没办法亲自下手,只好在数据分析中模拟,有了九成把握才着手实验,好在一次就成功了,他又对比分析了很多次,才把做“活体机器鼠”的课题改成了“活体机器人”。

九成的成功率不够,对于蓝忘机,他要保证万无一失——虽然蓝忘机也许根本不会同意。

蓝忘机不知道他在实验,但魏无羡的变化他看在眼里,也隐约猜到魏无羡想做什么。

终于有一天,在魏无羡再一次趴在他身上撒娇时,他握着魏无羡的手,放到了自己的眼角处,弯了眼睛让魏无羡摸了摸自己眼角的皱纹。

魏无羡的反应很激烈,拽着蓝忘机的手就往自己额头上放。

他使劲皱着眉:“我也有!”

蓝忘机在他额头上抚了抚,又轻轻在他眼角抹了抹:“哭什么?别皱着脸。”

魏无羡这才发觉自己脸上又湿了,他正准备拒绝蓝忘机,手又被握着放在了蓝忘机白了不少的头发上。

傍晚的光影打在他们彼此的脸上,足够温暖也足够冷酷。他们之间开始于清晨的故事也要结束了。

蓝忘机开口道:“你看,我老了。”

魏无羡知道自己已经没办法去说什么“根本不老”“年轻着呢”之类的鬼话,只好低下头捧着蓝忘机的脸亲了一下:“老怎么了?老了比之前还有气质,你看这个皱纹,多么……”

蓝忘机道:“精致。”

魏无羡“哈哈哈哈”地笑了起来,越笑越委屈,越笑越小声,最后又趴了回去,试探道:“怎么办啊,我真想把你做成和我一样的机器人,这样我们就能一直在一起了。”

蓝忘机在他头发上吻了吻:“如果你想,可以试一试。”

魏无羡却沉默了。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五成的把握去做这件事,他绝不可能拿活人做实验,更不会在蓝忘机身上实验。
 


“你想回去吗?”时隔三十多年,蓝忘机又问了这个问题。

魏无羡提高声音反问他:“那你想我回去吗?”

蓝忘机点点头:“想。”

 


08

 


“就在蓝忘机安慰魏无羡可以带着他的骨灰回到现代社会时,魏无羡却灵光一闪。他猛地一拍大腿,兴奋无比:‘蓝湛,你现在跟我一起回去不就行了?我们那里早就可以让人类和机器人一直同龄了。’他像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般提出了这个建议,而蓝忘机是永远都不会拒绝他的。”

“就这样,魏无羡和蓝忘机一起回到了3055年。从此,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这是什么啊?强行大团圆?含光君他写文烂尾了吧?”

“好像?不过这样也好,这两个人不能在一起实在是太可惜了。”

“你懂不懂艺术?悲剧才是最美的,懂吗?”

“……如果你不是一个真正的文学家,那么你一定是……”

“是什么?”

“是个杠精。”

“杠精是什么?”

“去查古代流行语大全吧,告辞!”



09

 

 

魏无羡拿着蓝忘机新写的书:“蓝湛,他俩在书里那个年代都被你写得在一起了,说明你们人类和我们机器人也能在一起吧,你看咱俩?”

蓝忘机拿过书翻到结局那章,魏无羡站过去:“含光君?你看我给你改的结局好吗?”

蓝忘机垂眼看了半晌,终于回答了魏无羡的问题:“好极了。”

魏无羡摸摸自己下巴,决定向书中的魏无羡学习,也打个直球:“蓝湛,你其实,也喜欢我吧?”

 

 


10



书中的故事结束了,现实生活中的故事却才开始。

 

“他们也不知道,你的每一根刺,都是对抗世界,也要爱我的姿势。”

 

 

评论(22)
热度(191)
© 几个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