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衡

「今でもあなたは私の光。」
(40/150)

【忘羡】若负剑过群峰

写给蓝忘机 
写给魏无羡的蓝忘机




蓝家的家规,蓝忘机看过很多遍。


在他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他的叔父,蓝启仁曾一条一条的给他念过。

年纪尚小的蓝忘机自然有很多不懂的地方,自己思考不出来,就很想让身边的人给他讲一讲。

蓝启仁简单地解释一遍,见蓝忘机的眼神中仍旧带些茫然,却没有再继续仔细讲下去。

“你总会懂。”蓝启仁将手搭到当时还不算长的胡子上,“我是说,在你真正经历过一切之后,你总会明白家规中为什么如此规定。”


和没解释没什么两样。


蓝启仁对此心知肚明,他咳了一声,做了一个更加易懂的解释,或者说那是一个更直接的要求:“按照家规去做便是。”

“……是。”蓝忘机恭敬地应道。

云深不知处又多了一个举止端方一脸严肃的人,虽然这个人目前还只是一个雪白的小团子。




不是没质疑过。

待蓝忘机年纪稍大些,在他母亲去世时,在他终于听过父母之间的故事以后。


为什么一定要按照家规去做?

蓝忘机来到龙胆小筑,端端正正地坐在廊下,琉璃色的眸子中没太多的情绪,手中倒握着一朵玉兰花。

他不是几年前不能理解什么叫“不在了”的懵懂孩童,也不是那个初次接触家规的无知学生。

他下意识地想要评判对错,却发现根本无法说谁对谁错。

如果母亲没有做错什么,那么父亲的恩师就应当被杀么?

如果家规真的没有错,那么将母亲关起来就一定是最好的处理么?

如果——

蓝忘机握着手中的玉兰花,站起身来,和往常一样把花放到蓄着水的瓷瓶中。

“母亲。”

通往龙胆小筑的那条路干干净净,两边生着紫色龙胆花亲密地挨在一起。一双白靴子在白石小径上走走停停,走了好久,才走出了龙胆小筑,往藏书阁去了。




“云深不知处禁酒。”

“有此闲暇,不去抄书,却去乱画。我看你永远也别想解禁了。”

“魏婴!你是个什么人!”

“我知。但……我已作出承诺,不可背信。”

“你不该终日与非人为伍。”

“未知全貌,不予置评。”

“不可背后语人是非。”

少年间的承诺的确不必当真,蓝忘机却是尽可能的履行。

没有人要求他一定要去对魏无羡怎么样,是朋友之情还是兄弟之义,蓝忘机也不是没想过,在魏无羡第一次去扯他的抹额时,蓝忘机苍白着脸气恼不已,沉默着听其他几位蓝家子弟宽慰,心里却突然冒出了一句话——越界了。

魏无羡是无心之失,他却算不上有心之过。

他是一往而深,是情不知所起,是自己偷偷所做之曲。

假如不能有并肩而立的《忘羡》,遗忘魏无羡会好一些吗?

一起斩杀屠戮玄武,他悄悄拿了香囊也唱了歌。

江氏夫妇被杀,魏无羡失踪三个月,温家覆灭,他拿了魏无羡送他的芍药,听了魏无羡的冷言冷语,百凤山趁人之危后又被魏无羡问“亲过人没有”。

生者可以死。

夜猎路过夷陵,遇到魏无羡和温苑,他无法告诉对方自己究竟为什么又来规劝他,魏无羡倒是解释了,事实上他每次也都会和自己解释一番,但那不够。

无法解决任何问题的解释,还不如直截了当的要求,而他根本无法要求魏无羡去做什么,也不知究竟要如何要求。

按照什么来要求,家规吗?魏无羡不是蓝家人,面临的也不是蓝家训规石上明令不许的事情,他已经帮不到魏无羡什么,能做的只有规劝。

从夷陵到姑苏有两千里,蓝忘机御剑回去,他站在避尘上,路过很多座山,恍惚中想起,魏无羡已经很久都不曾配剑。




再到后来,魏无羡就死了。

蓝忘机记得魏无羡对自己说“横竖你从来都看我不顺眼”,也记得他对自己说“滚”,但他已经无暇去管自己心里到底被这两句话划了多大的口子,只是不断地给魏无羡输送灵力,低声对魏无羡承诺:“我和你一起承担。”

挨了三十三道戒鞭,又被罚了闭关,魏无羡身死的消息传来,去乱葬岗带回了温苑,又犯了“禁酒”这条家规——他把温苑抱到兔子堆里,已经讲不出自己到底是不是心如死灰。

十三年中,蓝忘机时常想起魏无羡。

最开始的时候,他重伤未愈,悲痛之时常有幻觉,幻觉中更是惨痛无比,无法不想起魏无羡。后来身体好转,痛苦也变了个模样,只在他看到与魏无羡有关的事物,听到与魏无羡有关的消息时发作,虽不至于无法承受,但恰如钝刀子割肉,折磨非常。

再后来,他终于不痛了。

是抄家规时不痛,蓝忘机拿着家规一句一句地念,恰如当年蓝启仁念给他听。

他终于懂得家规究竟是何意思:拿理智生生压制住感性,当然不会觉得痛。

蓝忘机发觉自己想起魏无羡的时刻开始变少,但没关系,因为他知道姑苏有天子笑,云深不知处有很多兔子,温苑成为了蓝思追,偶尔需要问灵,带小辈出去时,他们也会用风邪盘。

这样也好,只是可惜——

蓝忘机背着避尘慢慢走到乱葬岗最高处。

只是可惜,负剑过群峰的只有他罢了。




随着年月的逝去,你越走越远而他停留在原地。他的死已经变成了笼统的一般意义上的死,是个远去的故人。

人的情感不可能每时每刻深刻如初,但那并不代表,你不爱他。

而明白“死可以生”这句话的意思,却是在大梵山意识到魏无羡已经回来之后。魏无羡不再是一个远去的故人,而是他的心上人。

但也不过几个月,魏无羡跟他回了云深不知处,吃家宴的时候,他知道魏无羡不爱吃,便拿过来自己吃了。晚上魏无羡趴在他身上搂着他的脖子“中和”完,又挑起白天没说完的话:“二哥哥,你前两日说什么来着,犯了也什么?”

蓝忘机不赞同地看向魏无羡,答非所问:“家规没有错。”

魏无羡解他衣服,低头去亲蓝忘机锁骨,含含糊糊问他:“那你的意思是我错了?二哥哥,你怎么这样呀,我觉着我最近表现得都不错,你今晚奖励我吗?”

不知怎么,蓝忘机想起那日在观音庙,魏无羡对他说“我想一辈子都和你一起夜猎”。

他轻轻按住魏无羡的后背:“奖励。”



对蓝忘机而言,如果是“并不是你不爱他”,那么感情必定是深刻如初。

“蓝湛,看我!快看我!”

最好的是,负剑过群峰的人,终于可以不仅仅只是他一个人了。




评论(25)
热度(282)
© 几个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