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衡

「今でもあなたは私の光。」
(40/150)

【忘羡】虽在堪惊(六)


老师叽×学生羡
依然是剧情 可以忽略
把私货删除之后这章看起来顺眼多了
仍然是和现实有出入
填坑系列




16.

回学校之前,蓝忘机和魏无羡按照计划,将监视温晁和传递消息的场景模拟了四五遍。

当老师的反复叮嘱学生“注意安全”:“不要逞强,监视可有可无,重要的是传递消息。”

魏无羡倒是信心颇足:“不会出问题的,您放心吧。 ”

蓝忘机没再说什么,到了学校后才又叮嘱了一遍,语气严肃:“你自己的安全也很重要,千万……”

魏无羡心头一热,接道:“千万不要逞强,对吧?”

蓝忘机点头,递给他从家里带来的几盒牛奶:“回去吧。”

魏无羡笑着接过来,不再发出声音,只是嘴唇在动。蓝忘机知道他在说话,认真地看着,然后露出了一个很浅的笑容。

魏无羡说的是——谢谢您,别担心。



17.

魏无羡提着装牛奶的袋子回到宿舍,脸上的笑还没收回去。他把牛奶从袋子里拿出来,在心里给他的蓝老师发了一张好人卡。

嗯?这个盒子看起来不像装牛奶的啊。

魏无羡疑惑地打开了那个盒子,惊讶的发现,里面竟然装着一个手机!

他的心跳得很快,“啪”的一声合上了盒子。虽然宿舍没有别人,但他还是下意识的看了一圈四周,心里生出一丝兴奋。

如果蓝忘机在这里,他一定会扑过去告诉对方:蓝老师,您想得太周到了!

魏无羡觉得自己现在像抗战时期的一个地下活动者,小心翼翼又义无反顾地做一些力所能及、又或者说应该做的事。他平缓了一下心情,又打开了那个盒子,拿出了手机。

这次,他看到了一张纸条,那是蓝忘机写给他的话:“周五使用,切勿逞强。”

魏无羡盯着这张纸条,全然不知自己在笑。待他反应过来,才敛了笑意,做出一副严肃的模样,心里忍不住想:如果是蓝老师遇到这种情况,他会怎么做呢?

魏无羡想着蓝忘机会有的反应,把手机放到了书包的夹层。为确保万无一失,他打定主意,在周五晚上之前绝不使用这个手机。蓝忘机没有给他充电器,应该也是出于防止被发现的考虑。

处理好这一切,魏无羡打开一盒牛奶,绷着脸自我感觉良好地喝了几口:老子在这方面绝对是个天才。

他终于没忍住,以一种很小很小的声音,笑了出来。





18.

蓝忘机回去的时候,遇到了王灵娇。

“听说蓝老师昨天带了那个叫魏无羡的学生去医院?”王灵娇的语气听起来倒是颇有深意,甚至还有点儿不怀好意。

蓝忘机听出来了:“是?”

王灵娇继续道:“他真的生病了?”

蓝忘机道:“医生说他需要补充营养,所以我给他带了一些牛奶。”

“蓝老师还是太不了解这个魏无羡了。”王灵娇面带抱怨,“这孩子顽劣得很,又不按时吃饭。之前我带他们班时,他就是这样。”

“我打算建议学校每天给学生们提供牛奶。”

王灵娇见蓝忘机岔开话题,也没有表示同意她的观点,只好直接一点儿:“我是说,学生不听话,还是要让他们吃点儿苦头的,不是吗?”

“吃苦头?”

“对啊!”王灵娇笑道,“不让他们吃点儿苦,不让他们受到罚,又怎么会听话呢?”

蓝忘机沉默下来,没再继续说话,等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门口,他才冲王灵娇点头意示再见,打开门走了进去。

他算是明白这个学校是怎么让学生听话了。





19.

……是哭声。

魏无羡中午的时候见了蓝忘机一面,两个人相互望了一眼,便错开视线各自离开。

录音笔早已打开,手机拨出去后也很快被接起,魏无羡这边是断断续续的哭声,那边却一点动静也没有,直到那头传来轻叩桌子的声音,魏无羡知道,这已经成功了一大半。

中午的那一眼对望令魏无羡安心许多。不错,他是有勇气,胆子也不小,但那不代表他不会觉得担心,不会觉得恐惧。他或许以后可以做到什么事都不真正的着急,但现在他还不行。

他需要鼓励,更需要安抚。

魏无羡轻轻打开门,拿着手机到了更靠近哭声的楼梯口。学校的男生和女生虽然住同一个宿舍楼,每个楼梯口却会在晚上封住——为了方便管理,可能也为了方便做些什么不可告人的事。

手机屏幕时亮时暗,魏无羡身子贴在墙上,把手机反过来冲着墙。他听到了更多的声音,比如楼道内温晁的笑声,又比如外面逐渐变大的警笛声。

楼道亮了起来,涌进来非常多的手电筒和更多的脚步声。这将是魏无羡最恐惧的时刻,也是魏无羡最兴奋的时刻,很多穿着警察制服的人看到了在一道铁网门后的他,然后经过他跑上楼,有一个女警察留了下来,她的身后跟着蓝忘机。

魏无羡看到蓝忘机冲着他走了过来。不知是不是错觉,魏无羡觉得蓝忘机的步伐有点儿急切,然后他和那个女警察隔着铁网门蹲下来,一人握住了他的一只手。

魏无羡眨眨眼,同他们一起听着楼上的踹门声和其他乱七八糟的声音。待一切恢复平静,一个长得很像蓝忘机的人带着几个警察过来打开了这道门,魏无羡迅速扑到蓝忘机身上抱了抱,又起身做出一副镇定的模样对那个女警察道谢。

“哎呦,小英雄嘴巴也这么甜啊。”温情伸手捏了下魏无羡的脸,才转过身去,“我去楼上看一看现场,或许还会有证据。”

蓝曦臣道声“辛苦”,对又蹭到蓝忘机身边抓着蓝忘机不放的魏无羡道:“谢谢你。”

魏无羡道:“成功了?”

蓝曦臣笑容温和:“是,你一会儿跟着我们去做个笔录就可以……”他转头看着蓝忘机,道:“忘机,你还要带他回去吗?”

蓝忘机点点头。

蓝曦臣没表示什么反对意见,他伸手在魏无羡肩膀上拍了拍,对着蓝忘机叮嘱了几句,就又去安排事情。

“我当时怎么说,不要担心,我一定能做到的。”见蓝曦臣走了,魏无羡转身仰头对蓝忘机说话,似是觉得仰头不舒服,他拉住蓝忘机的手,“蹲下。”

蓝忘机不赞同地看着他,蹲下身来:“紧张吗?”

魏无羡当然不会讲自己当时的心路历程,一边转移话题“我在这方面还是有天赋”,一边又忍不住和蓝忘机靠得更近。

蓝忘机松开魏无羡已经恢复到正常温度的手,站起身来:“走吧,去警局。”

魏无羡跟上蓝忘机走了没几步,想起录音笔没拿出来,他对蓝忘机说声“等我一下”,便跑回自己宿舍,拿着录音笔出来了。

他走到蓝忘机面前,学着蓝忘机刚刚的语气,镇定又严肃:“走吧,去警局。”




TBC.

评论(22)
热度(139)
  1. 淡🍁语-苗几个衡 转载了此文字
© 几个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