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衡

「今でもあなたは私の光。」
(40/150)

【忘羡】虽在堪惊(五)

聋哑学校老师叽×伪聋哑学生羡

年龄差11岁

年上

如同没有的剧情   很多地方和现实情况出入很大 
另外这篇要写到感情戏至少还要再等三篇 可以养一养完结再看

填坑系列




13.

大约是因为前些时候的情绪太过强烈,魏无羡一觉睡到傍晚才醒过来。

倾诉的效果很好,至少魏无羡这次醒的时候没有习惯性地感到往常那种无来由的烦闷,却感到了一份莫名奇妙的安心。

他望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儿呆,睡着之前和蓝忘机说的那些话自然而然的浮现出来,这令魏无羡的心揪了揪——难过自然是依然难过,可一旦直面应对过,也就变得可以承受。

魏无羡掀开被子,刚打开卧室的门就看到蓝忘机坐在沙发上看书,听见开门的声音便抬头看向了魏无羡:“醒了。”

魏无羡“嗯”了一声,他难得没有什么想说的话,心下不免有些尴尬,正想着说些什么,蓝忘机却先一步开了口:“有哪里觉得不舒服吗?”

魏无羡不由得笑了出来:“蓝老师,你怎么只要见到我就问这句话啊?这么关心我?”

蓝忘机把手中的书放下,语气有些无奈:“是。”

魏无羡无意识地用手指抓了自己掌心一下。

他走到蓝忘机身旁,却不坐下,伸手拿了蓝忘机写字的笔记本。

那笔记本还没有合上,魏无羡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又看了几眼,他才迟疑地问:“……这是?”

蓝忘机仍旧是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听到魏无羡问他,便意示魏无羡坐下:“有些事需要和你商量。”

他稍稍倾身,手在魏无羡看的那页上点点:“以后你肯定不会在那个学校上学了,这是我计划的……和你有关的安置。”

魏无羡这才明白过来,答应了一声,又看了一遍,问:“那蓝的意思是什么?”

“如果你不愿意去江家,也可以跟着我。”

魏无羡眨眨眼——他听到自己说:“好啊。”

蓝忘机又将笔记本往前翻了一页:“还有这个。学校的那件事。”

一提到学校,魏无羡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蓝老师,我之前真的听到很多次。”

蓝忘机摇摇头:“我知道你没有撒谎,可这件事要解决,还是需要证据。”

“我知道,所以录音笔您也没有收回不是吗?”魏无羡莫名有些着急,语气也带上了怒意,“温晁做的那些事,总会被我录下来!”

“魏婴,”蓝忘机伸出手在魏无羡身后拍着:“你听我说。”

“你那天告诉我听到同学的哭声,又听到了温晁的声音。我……”蓝忘机语气有些犹豫,他表情严肃,耳尖却发烫,“我想,如果不是虐待,就是性侵。”

魏无羡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什么?”他被这个推断惊地站了起来,心里说不出来是愤怒还是伤心,“那……!所以我每次听到的哭声都是……!怪不得都是女生的声音!”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点点头:“也有可能不是,我只是推断。本来只想让你把声音录下来,这样你也安全。可这件事应该尽早处理,所以下周就要做。但方法要比之前危险,所以我想问你,你可以做这件事吗?”

魏无羡立即回答了这个问题:“我当然可以!”





14.


蓝忘机说得方法也没复杂哪里去,他告诉魏无羡自己已经联系了警方,批捕的文件已经有了,但是没有证据,就算批捕了也不会有效果,所以警察的意见是最好抓住现行。

可要抓现行,要么进行“钓鱼”行为,要么就需要有人时刻关注。前者不被法律允许,后者危险却很大——蓝忘机本想自己去做这件事,但如果他留在学校,温晁不会有行动不说,时间久了,也会引起怀疑。所以这件事还是需要魏无羡来做,到时候温晁一旦有动作,魏无羡就立刻联系蓝忘机,再由蓝忘机与已经准备好的警方联系。

魏无羡本来有些担心,晚上睡觉之前他还问蓝忘机:“但警方怎么会马上来?我们又不能知道温晁什么时候做这件事。”

蓝忘机在床边坐下,帮魏无羡理理被子:“兄长在公安局任职。他最近会一直和我一起。”

魏无羡一把攥住蓝忘机正在给他掖被子的手:“您真的只是老师吗?”

蓝忘机不动声色地把手抽了回来:“是的。”

魏无羡很喜欢说话的时候抓点什么,蓝忘机和他交流几次,都注意到了这点。就像刚刚,他把手抽回来之后,魏无羡又无意识地去揪了被子。

——没安全感,还是习惯?

“那你为什么……那么了解?”魏无羡有些失落,蓝老师好像不太喜欢和别人有肢体接触,但是他却觉得,自己只要离蓝老师近一点儿就会很安心。

蓝忘机却不知道是要夸魏无羡聪明还是要无奈魏无羡敏感,但魏无羡一直问,他也只好解释:“我是学刑侦专业的。”

魏无羡疑惑却更多了:“那你怎么来我们学校当老师?”

蓝忘机耐心回答:“我是作为志愿者老师去的,但我没想到会碰到这件事。”

“哦,”魏无羡笑起来,“那我以后也学刑侦。”

蓝忘机却没有继续讲这个话题,他轻轻拍了几下魏无羡,站起身来:“早些睡吧。”




15.



魏无羡难得做了一个好梦。

梦里的他穿着警服和蓝忘机说话:“蓝老师,你看,我现在也是警察了!”

蓝忘机目光很柔和,还冲他笑了——魏无羡知道这是赞赏的意思,心里更加得意:“真好,这样我们就能一直一起了。”

蓝忘机点头答应了。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魏无羡把这个梦告诉了蓝忘机:“蓝老师,刑侦是不是很有意思?”

“有兴趣当然就有意思。”蓝忘机给魏无羡倒了一杯牛奶:“食不言。”

魏无羡捧着杯子,听到蓝忘机让他吃饭不要讲话,便真的没有继续讲,他冲着蓝忘机露出一个笑容,开始吃他的早餐。

他暗暗下定决心——我以后一定要成为蓝老师这样的人。


TBC.

评论(24)
热度(90)
  1. 淡🍁语-苗几个衡 转载了此文字
© 几个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