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衡

「今でもあなたは私の光。」
(40/150)

【忘羡】网恋选羡 羡超甜(前)


又名《聂怀桑的苦恼》
无剧情 有甜饼 
有一点点天津话
网恋的背景 正文专注忘羡互动(



一直以来,聂怀桑都是一个有理想的人。

他的理想是成为一名作家,虽然他从来没和别人说过这个理想。

或许是因为他的家人多在政法口工作,又或许是因为他的哥哥聂明玦从很小就立志当个警察——总之,聂怀桑觉得自己的理想同家里的氛围格格不入。

这让他十分苦恼。






在聂怀桑上初一的那个夏天,聂明玦顺利考上了B大的警官学院。

聂明玦在升学宴上拍着聂怀桑的肩膀,对着一圈亲朋好友问他:“怀桑,你打算以后上哪个大学?”

聂怀桑的内心泪流满面:要不我说自己想上B大文学院?但我怎么感觉我没有这个水平——

聂明玦见聂怀桑楞在那里,以为弟弟还没想好怎么回答,便一把揽住了聂怀桑的脖子:“怀桑,你以后就和大哥一样,上B大的警官学院吧!”

聂怀桑吓了一跳:“不!我不想当警察!”

“那怀桑以后想当什么?你看你哥恁出息,你多前儿才能上大学?”聂怀桑的某个亲戚一边磕着瓜子一边问,觉得聂怀桑支支吾吾的样子很好玩儿。

聂怀桑的表情终于绷不住了,他哭丧着脸:“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

亲戚中爆发出一阵笑声,还有人走到聂怀桑面前苦口婆心地教育他:“怀桑,怎么这么顺?和你大哥学着点啊!”

聂明玦沉了脸,却不好对亲戚们发脾气。他轻轻拍了怀桑后脑勺一下:“去玩吧!”又对其他人说:“怀桑年龄小,紧张了。我回去再问问他!”

大家这才又磕着瓜子打着哈哈转移了话题。




聂怀桑对这次的事很在意。

他自觉自己给聂明玦丢了脸,又不想以后都在别人问这个问题时都回答“不知道”,私底下不知道暗暗琢磨了多少次和他大哥说自己想当作家,一拖二拖就拖到了初三寒假,聂怀桑撸文练手后正和往常一样躺在床上咸鱼。马上就要快过年,又要有亲戚来他们家拜访,他正愁着怎么躲出去,却突然意识到:天!自己升上高中的时候也要办升学宴!

聂怀桑垂死病中惊坐起,大半夜的就敲响了聂明玦的门,一路上一直在想“我的理想不是当警察是当作家”,结果敲开门后说的第一句话就错了:“大哥,我的理想……不是当作家!”

聂明玦本来一脸不耐烦,听了这句话后一脸“你在胡扯”的表情:“那你想当什么?”

聂怀桑这才反应过来:“当作家!大哥,我以后想写书!”

聂明玦这才恢复了刚开门时有些不耐烦的表情,一边本着脸批评聂怀桑“那你也不至于大半夜的说”,一边心中暗暗欣慰弟弟终于有了目标,夸了几句,便打发了聂怀桑,回到床上摸出手机往大学舍友群发消息。

聂怀桑心里的大石头从此落下,烦恼一扫而光。

当天晚上,他梦到自己拿了诺贝尔文学奖,成为继莫言后第二个拿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人。

在梦里,当他的某位亲戚又问他“怀桑你想当什么”的时候,聂怀桑举了举奖牌挑眉回复:“您不知道吗?”

他的亲戚哭丧着脸:“我真的不知道啊!”

聂怀桑内心无比愉悦。





第二天早上,聂怀桑怀揣着昨晚的美梦正准备出门,聂明玦却拦住了他:“我昨天和朋友商量你的事,他说让我多鼓励你写文章,多和你交流,还帮你找了一个同龄的书友,你觉得怎么样?”

聂怀桑一阵兴奋,得到聂明玦的支持让他非常满足:“好啊!我建个群把你们都拉进来,以后就算大哥你开学了我们也能一起交流!”

但很快,聂怀桑就有了一个新苦恼——他大哥帮忙找得那个叫忘机的书友太沉闷了,在群里几乎不主动说话。他小心翼翼地问对方今年多大,才得知忘机今年已经高二了。

这也叫同龄??

聂怀桑立刻编辑了一条说说:求k,本人热爱写作,想求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没有固定写作任务,单纯交流写作灵(nao)感(dong),群号829xxxxx求加入!

编辑过后,他检查了一遍就发了出去。于是,他的群里就又有了三个新成员:陈情、三毒和鬼将军。

聂怀桑无人交流脑洞的苦恼解决了,但很快,他又有了一个苦恼。

群里的那个陈情妹子看起来很喜欢忘机,总是去撩他怎么破!还总是开玩笑调戏忘机,忘机那种性格,会不会一气之下退群啊?万一退群了,这让他怎么和他大哥交待?

不久以后,聂怀桑在和同城的陈情三毒鬼将军面基时惊恐地发现——陈情竟然是个男生!

说好带“情”这个字的都是小姐姐的规律呢?

再后来,忘机和陈情就建立了cp关系。

聂怀桑不由感到一丝茫然:我是不是从修罗场直接跳到了火葬场?

不过,这倒是给了聂怀桑这个文艺青年灵感。他化苦恼为动力,开始暗搓搓地写纯爱小说《冷漠仙君俏老祖》,名字虽然十分非主流,但好在素材很多:谁能想到忘机真的和陈情奔现在一起了?还天天发成吨的狗粮。

待到后来,这本书一炮走红,聂明玦看完书后若有所思,捏着书问聂怀桑:“怀桑,据说灵感来自于现实,你这灵感不错啊?”

魏无羡,也就是陈情,捏着书笑嘻嘻地附和:“灵感不错,不过为什么没有我和二哥哥的十八禁内容?赶快写了私下给我,不然以后起诉你侵犯我人格权!”

自此,聂怀桑陷入了更大的苦恼中——他一个直男怎么写两个男人的动作戏?他又该怎么和聂明玦说自己的灵感来源?

聂怀桑终于再次哭丧着脸,回答了这两位的问题。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

今天的怀桑,也是一如既往的不敢说话呢。











评论(17)
热度(144)
© 几个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