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衡

「今でもあなたは私の光。」
(40/150)

【忘羡】两个神仙


神仙叽×神仙羡

友情提示:

这篇到最后,他们两个人也不知道早就喜欢对方了,不过他们是真的一直一直都在一起。

至于为什么他们亲亲的时候没感觉,是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是老夫老妻的模式,但是他们不知道。

术语什么的完全不懂,所以全篇发糖,只求你们能原谅我。

嘛……大约是我流柏拉图。

又名:你陪不陪我?




==


天上有两个神仙,一名为蔚,掌记人,一名为澜,掌记事。

这两个神仙大约一出生就是神仙了,反正最先飞升上来的那几批神仙,最先见到的,一定是这两位。

神仙日渐增多,飞升上来的原因却日渐趋同,在凡间经历一番真苦痛,看开才算了悟,长此以往,这两位天生的神仙便越发显得稀奇。好在人飞升成神仙后,多半无欲无求,是以彼此相见多是恭敬地一拜,就此别过,各行各事。

但他们毕竟是天生的神仙,多少还是令后来飞升的神仙们好奇——

“你也是这次飞升的?去见蔚仙君和澜仙君了么?”

“魏仙君?蓝仙君?那都是谁?”

传来传去,两位本尊也觉得颇有趣味,他俩又是一开始便在一处的,便以传闻中的姓氏为姓,相互给对方取了名字,一个叫魏婴,一个叫蓝湛。

他们感情很好。



==




魏婴出去看了一圈这次新飞升的神仙,回来便同蓝湛讲了,讲到其中的两个时,却把自己讲疑惑了。

“我听铁拐李讲,何仙姑同吕洞宾在凡间也是有一段姻缘的,怎么两人一同飞升后,却能只说彼此只是知己了呢?”魏婴歪歪斜斜的坐在蓝湛身边,手里也不闲着,拿着一枝花戳了戳对方垂下来的头发:“喏,何仙姑给我们两个的。”

蓝湛把魏婴扶正,又把花接过来,幻了一个瓶子,把花放了进去,才道:“磨炼而已,如何当真?”

魏婴了然:“蓝湛,我在这方面是真的比你差那么一点点了。”

蓝湛道:“不差。”

魏婴却突发奇想:不然我也下凡看看?虽然这些年来看得许多,到底没真经历过。遂感慨道:“天生就是神仙也没什么意思,你瞧,咱们虽然看到他们吃苦就知道是磨炼,自己却没被磨炼过,总感觉少了什么。”

蓝湛意会:“你也想去?”

“对啊,”魏婴又往蓝湛身上歪去,“但我一个人怪没意思的,不如你陪我一起?”

蓝湛却道:“不妥,你我都去,于仙界不利。”

魏婴见蓝湛有顾虑,便不再提一起去凡间的想法,拽着蓝湛的袖子道:“你说得对,不然我们一人投放一缕神识也一样,磨炼嘛,看看它们就成了。”

蓝湛点头称是。






==





两人投放神识后,过了几天才透过幻影石往凡间看了一次。

魏婴道:“怎么感觉我的神识投的胎不太好。蓝湛,你看,他还怕狗咬呢!啃西瓜皮是怎么回事?你的神识呢?到了谁家?”他一边说一边凑过来看蓝湛这边,见蓝湛在一个看起来很兴旺的家族里,松了口气:“还好这个看起来不错,你被狗追着咬的样子,我可想不出来。”

蓝湛道:“嗯。”

魏婴拉着蓝湛的手:“我们别老看他们啦,去做点儿别的,前几天南边仙山上的玉兰花开了,你陪我去采一些,我们酿酒喝。”

蓝湛先是任由魏婴拉着他,点头答应了。临走时却回头看了一眼道:“不太好。”

“怎么啦?什么不太好。”魏婴松开蓝湛,伸了个懒腰,“酿酒吗?你不想喝我来喝就好了啊。”

蓝湛摇摇头:“两缕神识不在一处。”

“对?”魏婴愣了愣,整个人当时便有些恹恹,皱起眉,“这个不好,咱俩是应该在一处的。要不我去改一改?”

蓝湛拦住他:“既入凡间,妄自改动便是不妥。”

魏婴道:“那怎么办啊?”他听到蓝湛说不妥,心里觉得有道理,但是莫名又有一点不甘心,“不过这样应该也是正常的?”

蓝湛点头道:“磨炼就是这样。”

魏婴不做回答,过了一会儿才道:“所以后来飞升的那些会觉得苦痛,我只要一想到没和你一处,就觉得不太好,更别提那些神仙本是凡胎,又怎么去真正理解缘分呢?咱们两个这样好,神识不也没什么缘分。”

蓝湛觉得魏婴这几句话说的又有点儿孩子气了,他同魏婴一起慢慢走着:“有缘再见,不必挂怀。”

魏婴笑起来:“我知道啊,我这不是替他们感慨一下吗?咱们是神仙嘛,凡间磨炼不过一梦,也不用放在心上了。”

蓝湛只道:“去摘玉兰花。”





==


他俩其实很忙。

仙界的神仙和发生的事情虽然不多,要记录的便不繁杂。但魏婴有时候想去看莲花,蓝湛有时候要去查书籍,两个人又要时刻一处,又过了一段日子,才又有时间看那两缕神识如何了。

这次魏婴一看就笑出来了,眼神中带点儿“就应该如此”的得意,对一旁还在看书的蓝湛道:“你看,他俩还是遇见了。”

蓝湛听闻看了一眼,点点头又看起书来,不多时,便听到魏婴放肆至极的大笑:“我的天,他俩竟然打起来了!说起来我还没和你打过架呢,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就不能像我们一样好好相处。”

蓝湛心下惊奇:“打架?”

“嗯,嗯!不过我看我那神识也太会撩拨你那缕神识了,打也正常。”魏婴安慰蓝湛道:“咱俩其实好的不行,对吧?”

蓝湛也把手中的书放了下来,看起了幻影石中的图像,半晌才道:“太冷淡。”

魏婴也点头:“是啊,估计是我想和你玩,但你反应太冷淡了,所以我才去招惹你吧。”

蓝湛谴责的看了他一眼:“我得回去了。”

魏婴起身跟着蓝湛:“咱们俩的仙殿不在一块儿真麻烦,每天不是我跟着你就是你跟着我,真是辜负时光。”



==





蓝湛去找掌刑罚的仙君时,恰好经过幻影石,他想了想,便替魏婴看了一次他的神识。

这一看,蓝湛却皱起眉来:魏婴的神识怎么这般狼狈?自己为何又不在?

他稍加犹豫便去了那缕神识的所在之处,见到那张与魏婴无异的面容满是血迹,瞳孔一缩,迅速过去扶起了青年,又取出一枚丹药喂对方吃下,不多时那青年便睁开眼睛,看到是他,讶异道:“蓝湛?你怎么在这里?”

蓝湛面带忧色,伸手摸了摸青年的头发,他知道自己这样做对神识的磨炼已经造成影响,此地不宜久留,但实在放心不下这张面容,掐指算了算知道此次青年并无性命之忧,便轻轻拍着青年的后背,捏诀令其睡去,这才回了仙界。

蓝湛回去之后,却看见魏婴已经在他殿中,他将刚刚的事和魏婴讲了,魏婴便道:“真可怜。但不知我这缕神识是否能够因为此事有所感悟?今后以此为契机飞升也说不定。”

蓝湛默然,过了一会儿才道:“我又不在。”

魏婴见他有懊恼之意,赶忙安慰:“蓝湛你别这样,他们既然是去磨炼,自然不能够时刻顺心顺意,说不定以后还有更大的灾祸,我们又不能过于干扰天数,难不成你便一直懊恼?”

蓝湛不是那等堪不破之人,听魏婴安慰他,便也安抚地拍拍刚刚安慰他也不忘歪在他身上的魏婴,道:“我知道。”

魏婴立刻转移话题,道:“那明天去抓只兔子烤肉吃吃。”

蓝湛面无表情:“别抓我的。”

魏婴大笑:“不抓你的,也不抓别人的,我抓只别的吃,你陪不陪我?”

蓝湛道:“陪。”






==




魏婴嘴上说不放在心上,第二天准备去抓点动物的时候,还是和蓝湛说去幻影石那里看看。

但这次看到的事,却令两个人大吃一惊。

魏婴道:“你那神识怎么亲了我?”

蓝湛也是惊讶无比:“我也不知。”

魏婴想了想,很快找到理由:“想是情劫,不想你那缕的却应在我身上。但不知道我那缕是怎么想的?”

蓝湛看了魏婴一眼,道:“他定然不知是我。”

魏婴蹭到蓝湛身上:“不错,他要知道是你,一定拒绝不了。也就是咱俩关系太好了,又是神仙,便从来没往那里去想,不然可能也同他们这样了。”

蓝湛伸手把魏婴的身子扶住:“站好。”

魏婴道:“我不。咱们俩也亲一个试试,看看有什么感觉,怎么凡人都越不过这个。”

蓝湛被魏婴缠的没办法,只好低头去亲魏婴,过了很长时间,两个人才分开,魏婴皱眉道:“蓝湛,为什么我没什么特殊的感觉?感觉很正常,怎么他们就放不下这个?”

蓝湛仔细分辨了一下自己的感觉,诚恳道:“我也是。”

魏婴虚情假意的叹气:“咱俩的神识丢人了。”

“……嗯。”




==




此后两人相约去蓬莱仙岛,却遇到了八仙。

游玩几天准备回去时,蓝采和将魏婴拉到一旁,冲魏婴深深一拜。

魏婴被吓了一跳,脸上的表情却高深莫测:“怎么了?”

蓝采和道:“魏仙君,我真的是佩服你同蓝仙君,以往还以为你们是断袖,不想你们却真的只是好友。”

魏婴故作矜持:“神仙嘛……我俩感情一直很好,谈及情爱却浅薄了。”

“正是,正是!”

这事儿他没告诉蓝湛,因为蓝湛听了一定会比他更严肃,然后讲出一番道理来。

不错,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





魏婴比蓝湛后回仙界,因为他在路上遇到了自己的神识。

那神识看起来浑浑噩噩,就连魏婴同他讲话也不理会。回到殿中,蓝湛果然在等他,魏婴正因此事发愁,看到蓝湛便将神识扔给对方:“快帮我看看。他怎么就不想活着了?”

蓝湛了然,往神识中注入一丝灵力:“你告诉他百凤山之事。”

魏婴依言说了,就看到自己的神识比刚刚好了许多,不由得气结:“蓝湛,我的比你的还丢人!”

蓝湛道:“放他回去吧,有缘自会相见。”







==




“蓝湛。”

“嗯。”

“蓝湛!你看他们!!”

蓝湛抬头看向幻影石——自己神识幻成的那个人,正压着魏婴的神识所幻之人动作——他感觉自己有点找不到自己的舌头。

过了一会儿,蓝湛终于恢复了理智,与魏婴对视一眼,便听到魏婴忿忿道:“我的神识又丢人了!竟然在下边!”

蓝湛忍住笑意,淡声道:“他俩太久没见。”

“唉——”魏婴叹道,“他俩不能像咱俩一样日日一处,最后这样,倒也正常。”

“嗯。”

“不过你的神识总算是可以永远陪着我的神识啦,我丢人就丢人吧,他俩一定很开心吧。”

“嗯。”蓝湛把刚刚倒上的玉兰花酒推给魏婴,“陪你就开心。”










==







不知又过了多久,魏婴某天醒来的时候,知道自己要坐化了。

他赶忙去找蓝湛,和以往一样,往人怀里一靠:“蓝湛,我好像要坐化了。”

蓝湛一惊,将魏婴拢了拢:“什么时候?”

魏婴道:“不知道,大概就今天或者明天吧。”

两人沉默下来。




“蓝湛,我记得不管什么事,你都是陪我的,我现在要坐化了,你陪不陪我?”

“嗯。”

“唉,我开玩笑的啊,这种事怎么陪。”

蓝湛摸了摸魏婴的头不说话。



“你记不记得咱俩的神识还在凡间?我本来不想管他们了,就没把他们收上来,不过我听说……”

“听说什么?”

“我听说你找月老把他们用姻缘线牵在一起了。”

“……凡间若想时刻在一处,姻缘最好。”

“我知道啊。”



==



蓝湛用嘴唇在魏婴的唇上碰了一下。

“陪。”

魏婴又笑嘻嘻的回亲一下,声音却小了起来。

“不用陪了……”

蓝湛摇摇头,低头继续去吻魏婴已经有些透明的脸颊。

“这次也陪。”















==



“魏仙君和蓝仙君都坐化了!”

“什么魏仙君蓝仙君?是蔚和澜!”

“什么蔚和澜?”

“是——蔚然成风的蔚和——波澜不惊的澜!你是新飞升上来的吧?”

“但不管怎样,他俩这也算与天同寿,功德圆满了吧?”

“可不嘛!他俩可是天生的神仙呢!”






























评论(45)
热度(854)
© 几个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