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衡

「今でもあなたは私の光。」
(40/150)

【点梗】【忘羡】可爱多了

嘤(:з っ )っ这个太太特别好(:з っ )っ

-修冶-:

放飞自我,沙雕剧情,逻辑为零
小短文,题文不相关
ooc我的
一句话ABO
@衡木木木木 小天使你的点梗接好
我尽力了[泪奔T﹏T]
——————————————————————
  魏无羡有点懵逼。
  他睁眼就看见头顶雪白雪白的天花板,刺鼻的消毒水呛得他打了个喷嚏,也不知道牵动了哪里,疼痛感瞬间从四肢百骸翻涌上来,疼得他恨不得又晕过去。
  这还真不是做梦啊。他心想。
  病房的门被人推开,魏无羡一边疼得直抽气,一边偏过头去看。结果在看清来人面容的瞬间,本来还有些混沌的脑子一下子就清醒了。
  妈呀,谁来告诉他为什么蓝忘机会在这里?
  蓝忘机在魏无羡床边站定,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着对视。魏无羡甚至能感觉到那一刻空气的凝滞,真是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两厢沉默之时,魏无羡率先扭过了头,开始思考起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记得自己出了车祸,却不记得后来发生了什么。他艰难地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忽然觉出不对来。这不是自己的脸,他几乎一瞬间就反映了过来。一阵剧烈的头痛顷刻间向他袭来,魏无羡说不上来那是个什么感觉,他的潜意识叫嚣着不对劲,却又找不出因由来。
  蓝忘机站了一会儿,等到另一个助理模样的人进来,冲那人点点头,而后就径直出去了。
  之后魏无羡才从这位助理的口中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原来自己是因为浑身是血地倒在路中间,正好被路过的蓝忘机撞见,然后才被送到医院来的。
  等魏无羡能下地了,已经是半个月之后的事情了。而这期间除了刚刚醒过来那一次,他再也没有见过蓝忘机。
  他对着镜子,摸着下巴仔细端详镜子里那张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清秀脸蛋。
  “啧。”魏无羡伸手将镜子扣在桌上,不由得在心里苦笑一声:这叫什么事儿啊?自己当年因为出车祸死了,还能因为出车祸魂穿到另一个人身上。自己难道真的这么讨人嫌,连阎王都不收他?
   等魏无羡再好一些基本上能出院的时候,那位助理来给他结清医药费的同时,问他:“你能联系到自己的家人吗?”
  魏无羡在原主的记忆里仔细搜寻了一圈,看见的都是些极其糟心的事儿。旁的不说,原主就是因为在那个家里实在是过不下去,甚至精神上已经出现了问题,这才偷跑出来,结果才遇上了车祸。但他又实在是不想同蓝忘机有什么牵扯,何况人家已经替他负了这将近一个月的医药费了。于是,他最终干脆地点了点头。
  
魏无羡走出医院,站在久违的阳光下,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他现在基本已经意识到了自己这个状态不太正常,就好比现在:他闭眼时自己还站在医院门口晒太阳,手揣在自己比脸还干净的裤兜里,再睁眼时,自己就已经在一家开在商圈中心的便利店里了。
魏无羡坐起身来,理了理自己身上的工作装,双手拍拍自己的脸颊让自己清醒一点,下一秒却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他低头看了一眼店里的挂钟,现在已经是深夜。他坐在柜台后,支着下巴百无聊赖地望着门口发呆。
门口的铃铛在下一刻响起,清脆的铃声唤回魏无羡已经飘到天边去的神智。他定睛一看——又是蓝忘机。
不过这一次,蓝忘机是牵着一个八九岁的孩子进来的。
魏无羡不动声色地坐在柜台后,看着蓝忘机松开小朋友的手,拍拍他的背让他去选自己想要的东西,自己则站在原地视线看似随意地扫过整间店面,实则一直落在那个孩子身上。
魏无羡心想:看得这么紧,这个小家伙莫不是蓝湛的儿子?
那孩子在店里转了一圈,又跑回蓝忘机身边,拉了拉他的手,还没说话眼圈就先红了。蓝忘机顺势蹲下身来,那孩子就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然后魏无羡就看见蓝忘机朝柜台走了过来。
蓝忘机伸手轻轻在玻璃柜台上敲了敲,魏无羡抬起头来看他,嘴角还带着笑。
蓝忘机此时却是眉头紧锁,一副有些为难的样子。他犹豫了片刻,问魏无羡:“你这里没有冰淇淋吗?”
魏无羡愣了一下,而后迅速反应过来,指着就在店门旁边的两个冰柜,道:“所有的冰棒雪糕冰淇淋都在那里面了。”
蓝忘机闻言回头看了一眼那孩子听见这句话后哭花的小脸,眉头皱的更紧了。这一次他沉默的时间更长,在魏无羡等得有些不耐的时候再次开口问道:“我是说,你这里,没有可爱多吗?”
蓝忘机一边说着,一边还用手比划了一下,补充道:“和路雪的那个可爱多。”
魏无羡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蓝忘机,活像看见了什么稀奇的事物,正想开口,手上却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魏无羡眼前一黑,再睁眼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自家天花板上圆形的顶灯。
他揉着自己刚刚因为不小心打到了床头柜的手,坐了起来。
米白色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柔和了外面透进来的阳光。一阵风吹进来,窗帘高高飘起,傍晚的夕阳就照在魏无羡的脸上。
魏无羡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坐在床上仔细回想了好一会儿梦的内容,又忍不住笑起来。
他光脚踩在床边的厚厚的地毯上,四下环顾了一会儿,没找到自己的拖鞋,也就懒得找了,打着呵欠出了房门。

“蓝湛!”
蓝忘机正在书房里指导蓝思追做功课,冷不防听见魏无羡唤他。二人齐齐抬头,蓝忘机更是站起身来,往门口走去。他打开书房的门,就见魏无羡揉着眼睛从隔壁的卧房里走出来。
魏无羡还没看清楚人,就感觉腰上一紧,整个人已经被蓝忘机环住腰抱了起来。他闻到蓝忘机身上那股熟悉的浅淡檀香,旋即唇边漾开一个笑,闭着眼去吻蓝忘机的脸。柔软的吻落在蓝忘机的鼻梁上,他温热的吐息打在蓝忘机的眼睛上,熏得蓝忘机不由得闭了闭眼。
蓝忘机将魏无羡抱到书房里的懒人沙发上放下,魏无羡立刻没骨头似的陷了进去,睁开了眼睛,看着蓝忘机转身又出了书房。然后转过头来对蓝思追眨眨眼,笑了笑:“小思追,下午好啊。”
“下午好,魏前辈……不过,现在已经是傍晚了。”蓝思追从桌上的一堆课本里抬起头来,看着浑身上下都在传达着一个“懒”字的魏无羡,道。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在我这里没吃晚餐都能算作下午。”魏无羡挣扎着从过于柔软的沙发里坐起来,转过头来问好不容易在卧室里找齐了他的一双拖鞋走回书房的蓝忘机:“二哥哥,你说对不对?”
蓝忘机被问到也不答话,只径直走过去,轻轻地拉过魏无羡的脚替他将拖鞋穿上。然后问他:“晚上想吃什么?”
魏无羡的眼珠转了转,突然伸手拉低蓝忘机的身子,飞快地在他唇上亲了一下,笑着道:“我想吃冰淇淋,可爱多的最好,要是有辣椒味的就更好了。”
蓝忘机的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正准备开口说话,就又被魏无羡在眉心吻了一下。
“蓝湛我跟你讲喔,我刚才做梦了。我居然梦到自己去当便利店店员了,然后还遇见你带着八九岁的思追儿来买雪糕,还点名要买可爱多。我在梦里没反应过来,还把思追儿当你儿子来着。一定是你上午不让我吃冰淇淋,我才会做那么奇怪的梦。”魏无羡一边回忆着那个梦境,一边道,“不过你穿着一身西装,牵着只有八九岁的小思追来买雪糕那场面还真是挺好笑的。思追,你说对不对?”
蓝思追觉得自己站在一旁很是尴尬,魏前辈什么都好,就是这随时随地撒狗粮的习惯不太好。他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一边想着以后是搬回去接着跟景仪挤一挤还是去跟金凌认个错再搬回宿舍去,一边抱着自己的课本偷偷溜出书房,冷不防被魏无羡问到,抬头又正对上蓝忘机看过来的眼,一时僵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脑子一热脱口道出的却是:“可爱多没有辣椒味。”
魏无羡听了顿时笑开了,又逗了蓝思追几句,见少年被自己逗得脸颊微红,这才大发慈悲地一挥手,让蓝思追出去了。
“二哥哥,我是真的很想吃冰淇淋啊……你让我吃一个、不一口好不好啊……”魏无羡捉着蓝忘机的衣袖晃啊晃,跟个三岁的小朋友一般撒娇。
蓝忘机沉着脸看着魏无羡微微凸起的小腹,而后又对上魏无羡亮晶晶且带着希冀的眼,最终还是妥协了。他伸手摸了摸魏无羡的肚子,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明天等思追放学回来的时候,给你带一支。”
“是。”蓝思追总算找到了能解决自己眼下尴尬境地的方式,连忙应了声,跑出了书房。
魏无羡看蓝思追出去了,凑上去环住蓝忘机的脖子,下巴搁在蓝忘机的肩窝,闷闷地道:“蓝湛,我还梦见当年我死在那场车祸里。”
而后他果然感觉到蓝忘机的身体在听见这句话之后的突然的僵硬,连忙接着道:“不过我最后还是回来了。”他偏过头去吻蓝忘机的脸颊,慢慢将人安抚下来,“我的魂魄,穿到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上。”
他感觉到蓝忘机抱住自己腰身的手臂收紧了些许,有些挤到了肚子,轻轻地挣了挣,头从蓝忘机的肩上离开,抬手去摸蓝忘机的头发,看着蓝忘机有些微红的眼睛。
“你不要当真啊,只是梦而已。我没有事的,不是吗?”
蓝忘机定定地看了他好一会儿,凑过去将自己的耳朵贴在魏无羡的小腹上,开口声音低哑:“只差一点而已……只差一点。”
魏无羡抱着蓝忘机的头,手指温柔地抚过他的眉眼和面颊。
“没事了,蓝湛。都过去了。”魏无羡说。
他捧起蓝忘机的脸,笑吟吟地看着蓝忘机,道:“别想那些不高兴的事情了。准爸爸二哥哥现在的任务呢,就是去厨房做一桌好吃的饭菜,来投喂羡羡和羡羡肚子里的小崽子。”
蓝忘机无奈地看着魏无羡,任由魏无羡的手在自己的脸上作乱,将先前那个问题又问了一遍:“想吃什么?”
“面条!”魏无羡终于放过来蓝忘机的脸,伸出手来比划了一下,道,“加那么一点点辣的那种。”
“好


评论
热度(261)
  1. 云舒云隽几个衡 转载了此文字
© 几个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