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衡

「今でもあなたは私の光。」
(40/150)

【忘羡】鹤顶红(1)

*同龄转年上

*“请用一枝「玫瑰」纪念我”

*希望你们在所有的平行世界都幸福快乐,永远在一起。

*本篇2k7




永熙十三年夏  Z党情报局




“「老祖」已经三个月没传来消息了。”

“地方上的情报人员早已上报「老祖」音讯全无的消息,我们也早已指派其他同等级情报人员临时接管。”

“为何今天突然又提起这个?「老祖」与其他情报人员不同,他之前也经常一个月、甚至两个月都没有消息。”

“他的能力众所周知,是否要再延长一段时间确认他是否真的……牺牲?”

“确认他牺牲的时间已经延长的足够多了,在最开始签署的保密协议里,「老祖」本人也默认三个月没有消息就等同于死亡的规定。何况就算延长确认时间,也应当指派新的情报人员正式接管。”

“即便他本人没有牺牲,三个月没有联络,「老祖」这个代号也不能继续使用了。如果他遇到了麻烦,要在许久之后才能传递消息,那他就会启用另一个代号。”

“另一个代号?”

“名为「陈情」。”

“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代号被使用的可能性也很小了。”

“真是可惜啊……虽为见到他本人,听说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年轻人。”

“现在最重要的事,是「鹤顶红」这个行动是否有必要继续下去。”

“情报站并没有受到太多波及。「老祖」能力出众,情报站仍然继续运行,可以为其他情报者提供联系,只是少了「老祖」的情报来源……”

“但「老祖」的情报恰恰是「鹤顶红」行动计划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指派的临时接管人员不能代替「老祖」继续获取情报吗?”

“恐怕不行,「老祖」从一开始就就职于G党,同时也是G党重要人员甚至核心人员。我们指派的临时接管人员并没有这层身份。”

“那……只好让「含光」接管。”

“「含光」?”

“是的,只能是他了。本来「泽芜」也可以,但「泽芜」在姑苏方面有他的情报组,一时也没办法让他来接管。”

“或者说「含光」本人更合适。”

“相比接管人员的确定,我更关心「老祖」都剩下了什么情报,这直接关系到「鹤顶红」计划能不能继续进行。我们大多都没见过他本人,如果他是因为叛变才没有新的消息传来……”

“所以说「含光」更合适,他见过「老祖」本人,与他有过交集,「老祖」却不知道「含光」是谁。而且,「含光」目前并不知道「陈情」这个代号的意义。”

“那么……就确定让「含光」接管夷陵方面的情报组?”




三天后,Z党情报局下发确定「含光」接管夷陵方面的文件,并将「老祖」列为失踪情报人员。

Z党内部相关人员对将「老祖」列为失踪人员颇有微词,认为如果不将「老祖」列为死亡人员,就应该列为叛变人员,列为失踪人员这种折中的做法实在令人起疑。

这种声音在「含光」接管夷陵后慢慢消失:在「含光」传来的新情报中,确实可以证明「老祖」并非叛变,最重要的是,同时也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老祖」本人已经死亡。



==


永熙二十年冬  夷陵地区G党政府办公楼

魏无羡是被窗外的鸟鸣吵醒的。

往常这样被吵醒,他的起床气便格外明显,但不知怎么,仍然睡得迷迷糊糊的魏无羡总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听到鸟鸣了,现在听到声音,反而令他感到愉悦。

他翻了个身,正打算继续睡,却在几分钟后猛然坐起身来。

“我怎么会听到鸟叫声?”

魏无羡低下头,慢慢抬起自己的手,有些不可置信:“……我难道没死?”

“这怎么可能……”

他闭上眼睛又睁开,又摸摸身下的沙发四周的物品,不由更加疑惑。

“没死?”


==


作为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魏无羡怎样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还魂”到另一个人身上。

他一开始以为自己失去了什么记忆,因为他明明记得自己在失去意识前胸口中了一枪,依照他的判断,在那种情况下,他是没有生还的可能的。

看了看自己睡的地方,又起身往窗外看了一圈,魏无羡立即警觉起来:这是G党政府办公楼?

而且……怎么看起来那么像夷陵的?

“笃笃,笃笃。”

听到有人敲门,魏无羡下意识往过去身上放枪的地方摸去,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枪。他迅速走到办公桌前,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防身的物品,好在办公桌上摆着几个刀片,魏无羡拿了之后便走过去开门。

他内心警觉,面前却带着笑容,打开门后,一个年轻的女孩抱着一堆档案袋走了进来:“莫玄羽?你又在办公室睡觉了?”

“他叫莫玄羽”这个想法刚从魏无羡的大脑中掠过,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魏无羡却被另一个新发现砸的差点露馅:这个抱着文档的女孩竟然是「绵绵」!

魏无羡很快便收起了那点儿震惊,他装作刚刚睡醒的模样:“是啊,中午不睡觉实在是难受,不睡觉下午怎么工作。”

女孩拿过一本册子勾了两下又递给魏无羡:“我就知道,你每次中午睡觉之前都不记得帮我把名字勾上,今天竟然连你自己的名字都不勾了。你这样可不行,蓝长官这几天就要过来视察,被他查到了,又要被罚。”

魏无羡胡乱点点头,抓过来册子勾上名字,心里稍微有了点底。「绵绵」在点名册上的名字叫做「罗青羊」,之前倒是没听情报小组的人说过……他又将点名册上的名字看了两遍,终于忍不住了:“蓝长官……是指「蓝忘机」?”

“不是他还能有谁啊?你今天是睡糊涂了吗?”罗青羊又分给魏无羡一堆资料:“这些在今天下班之前都要整理出来,我今天可不能再帮你了,今晚我男朋友要来接我。”

“「蓝忘机」接了我之前的位置?那他到底是哪边的人?”

魏无羡将文档一一打开,他整理好一份,刚想填上时间,就被「永熙二十年」这个时间点狠狠吓了一跳。

“我竟然……已经死了七年了吗?”

“太惨了,「老祖」这个名号不能继续用,位置又被那个「蓝忘机」顶替。「鹤顶红」这个计划也不知道是否有终止……好在还有「陈情」。”

魏无羡只觉得世界一片混乱。

他决定尽可能早一些处理完手头的工作,然后好好理一理思绪。

毕竟……他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即便是新的身份、新的工作、新的生活,有些事也应该继续做下去。


==


魏无羡刻意放慢了速度来整理这些文档,令他意外的是,即便是这样,他还是很快就将工作完成了。

罗青羊对他突然提高效率的表现感到十分惊讶:“这些……你之前一定要等到下班以后才能完全做完的。”

魏无羡抱过来一部分罗青羊的文档:“今天效率比较高嘛,我来帮你。”

再整理时,魏无羡便将速度放的更慢,到了下班时间,罗青羊同他告别,便先出了办公室。魏无羡从窗户看着她上了一辆轿车,心里松了一口气。

他回到办公桌前,开始翻看自己桌子上的其他文件。魏无羡之前作为G党夷陵地区军政局局长掌控军政大权时,便经常借着查看文件来为Z党传递消息:一方面,他适当提高政府人员的查阅权限,另一方面,却削减军队人员的查阅权限。这样一来,只要人员利用得体,即便不够可靠也可以减少损失。政府的权力看似很大,但因为军权却都在他的掌控中,也相当于政府间接被他掌控。

魏无羡看文件的速度很快,他发现莫玄羽可以接触到的文件价值都不大,便起身坐到罗青羊的位置上,对比着罗青羊的记录,开始翻看。

连着看了几份,魏无羡的心情又复杂起来。

无他,只因为罗青羊的记录方式,竟然和他之前授意情报小组的记录方式一模一样。

他在见到罗青羊的时候,就有过罗青羊仍然是「绵绵」的猜测,看到这种记录方式,一边感到欣慰,一边却更加疑惑。欣慰的是,虽然自己已经消失了七年,但可以看出来,情报小组的工作依然在继续,并没有多少运作失误,也没有受到太多打击。而他疑惑的却是自己创造的记录方式竟然没被新的接管人换掉,甚至在这个基础上有所改进。距他所知,Z党内部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他的记录方式不合规矩,而现在,这个方式被延续下来,倒让他对接管人的身份十分好奇。

这个人难不成认识我吗?甚至说,很熟悉我?

魏无羡将文件都翻完,便决定去自己之前住的地方瞧一瞧。

他出办公室前,特意去镜子前照了一照。

凭良心说,莫玄羽这幅皮囊不错,非要说有什么不满意,便是这人比自己矮了点儿,模样也……过于漂亮了。

但他毕竟使着莫玄羽的身体。

魏无羡对着镜子鞠了一躬:多谢多谢,玄羽老兄,您可一路走好,走了就……别回来了。

tbc.

评论(14)
热度(133)
© 几个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