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衡

「今でもあなたは私の光。」
(40/150)

【忘羡】同桌(完)

*双性转早恋

*希望你们在所有的平行世界都幸福快乐,永远在一起。



虽然温情老师的问题出乎意料,但蓝湛却想也不想便否认:“并没有。”

温情显然也没想到蓝湛竟然回答的那么快。她捏着手中的笔帽转了转:“真的没有?”

再次得到“没有”这个回答,温情反而松了口气。说实话,她带了这个班两年,对于班里每个学生的性格特点,虽然不敢说是了如指掌,但最基本的的认知还是有的。在她心里,蓝湛的可信程度甚至可以排到最高,她说魏婴没有谈恋爱,那一定是没有谈恋爱。但与此同时,温情也更加头疼起来,如果魏婴不是因为感情影响了成绩,那是因为什么呢?


==


蓝湛回班的时候,魏婴正修改错题,修改错题也不老实,从讲台到座位的这几步路,蓝湛就看着魏婴趴下又坐好,东倒又西歪,偏偏又一副自得其乐的模样。

她刚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就听见魏婴问:“情姐怎么把你也叫去啦,你成绩不还是第一吗?”

蓝湛想起温情的问话,心里蓦然生出一股烦躁,还没来得及回答,魏婴就把自己的试卷往她那里推了推:“蓝湛?这道题怎么做啊?我算了半天也没发现自己到底哪里错了。”

其实魏婴也很心虚。她这次考试时突发奇想,心道自己多错几道题就可以多和蓝湛说说话,连错误点都挑的小心翼翼。果然,蓝湛在听到她的询问后过来给她讲题,魏婴顺势将脑袋歪在蓝湛肩膀上,看似认真实际上却只是心不在焉的点头。

——真的好想亲一亲蓝湛啊。

默默出神一会儿,蓝湛也把题全部讲完,魏婴正遗憾怎么时间过得这么快,便听到蓝湛道:“你……谈恋爱了吗?”

“……?”魏婴眨眨眼,有些不可置信。

“难道情姐也是问你我有没有谈恋爱???”

“你怎么说的??不是,我真……”

“咱们俩天天在一块,我有没有你会不知道吗?谈恋爱最起码要每天见面吧?难不成是我们俩在谈吗?”


==

“难不成是我们俩在谈吗?”

听到魏婴讲“没有谈恋爱”以后,蓝湛心里的烦躁不降反升。的确,她每天都能见到魏婴,几乎时时刻刻都和魏婴在一起,如果非要说魏婴在谈恋爱,反而比较像在和自己谈恋爱。然而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但是,为什么不能是和我呢?

==

高三的日子过得很慢,每一天都很辛苦。然而正因为过得慢,“快”就显得格外明显,特别是进入六月之后,一天又一天,不知道怎样就度过了。

魏婴不担心高考,虽然她整个高三都很努力,这个努力程度当然是相对于高一高二来讲,特别是第一次月考成绩下降被温情叫到办公室敲打,又被蓝湛询问“有没有谈恋爱”之后,魏婴深觉自己做了一件蠢事,左右不讨好。

真正令魏婴在意的,反而是另一件事:蓝湛再也没穿过那件内衣。

魏婴实在太在意这点了,即使她自己也觉得自己的这点在意毫无根据,但她就是在意。

她决定要做些什么。

高考的前一天,魏婴和蓝湛一起去看了考场。看完考场,魏婴便跟着去了蓝湛家——她穿的是一件黑色的内衣,绑在脖子上的蝴蝶结依旧是两边不对称。她喊了一路的“热”,进了蓝湛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找空调遥控器。等到蓝湛拿着毛巾过来帮她擦脸上的汗时,魏婴才安静下来,坐在床上让蓝湛帮她擦干净,再抓着蓝湛的手放在自己脸上揉一揉。这事她已经同蓝湛做过很多次,越来越习惯之余,魏婴也越来越感到失落。

但今天她来蓝湛家不是来失落的,她是来讨教如何系蝴蝶结的。

魏婴决定直入主题。

“蓝湛,你能不能帮我系一下我脖子上的那个啊??我怎么系都没办法系得好看。”

魏婴本以为蓝湛最起码会拒绝一下,但蓝湛却只是看了她几秒,便答应了。

……亦或者说,蓝湛并没有看她,只是想看看她的内衣bra是什么样,所以才停顿了那几秒。

魏婴走到蓝湛的穿衣镜前站好:“你来系,我学习一下嘛。”

“嗯。”

她看着蓝湛走到她身后,便稍稍侧身。

魏婴盯着镜子。莫名的,镜子中蓝湛的每一个动作都好像十分缓慢:对方拉住她带子的一端,慢慢朝外解开,又慢慢绕了两下,一个规整的蝴蝶结就打好了。

这动作让魏婴觉得优雅无比,就在蓝湛帮她整理好蝴蝶结,打算收回手时,却被魏婴一把握住了手腕:“……可不可以多系几次,我有点……没看清。”

如魏婴所愿,蓝湛开始重复刚刚的动作,每重复一遍,蓝湛就会停下来等魏婴说“停”,但魏婴却一反常态,一句话都没有说。

魏婴在心里默默数着这是蓝湛系的第几次,当蓝湛准备第二十一次重复动作时,她终于说了“停”。她俩站在镜子前,谁都没有动,一个看着镜子,另一个看着自己刚刚系好的那个蝴蝶结。

“我好像学不会了。”

魏婴转过身,眼睛还望着镜子:“你能不能一直帮我系?”

她没有勇气直接去看蓝湛,虽然她觉得蓝湛大概也对她有那么点儿意思,有点儿超出朋友之情的那种感情。

看起来她俩是面对面,实际上她现在连看蓝湛一眼都有些不敢。

蓝湛会怎样看我呢?

魏婴的目光一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等了许久、她自以为的许久、久到她觉得蓝湛压根就不会回复她什么时,她从镜子中看到蓝湛拥抱了她。


==


高考的最后一场,魏婴提前交卷了,她想早点出去等着蓝湛。但一出考场,她就看到蓝湛在一棵树下站着等她。

“想不到你也提前交卷啦——等很久吗?”

蓝湛迎着魏婴走了过去,两个人手拉着手一起往学校外走去。虽然过往她俩曾拉过无数次,但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感情不同以往的拉手。

出校门时她俩遇到了温情和其他同学,有同学问她们考得怎么样,魏婴捏捏蓝湛的手,颇为得意:“肯定比以往都好。”

走出一段路,蓝湛才问道:“为什么那样说。”

“?”

“你说为什么肯定比以往好吗?”

“嗯。”

魏婴凑近蓝湛的耳朵:“因为我有一个好同桌啊,同桌之情加持,还因为……”

她在蓝湛脸上亲了一口。

“因为我有爱情加持。”

“我同桌给的。”

“我的,也给她。”

End.







评论(14)
热度(99)
© 几个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