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衡

「今でもあなたは私の光。」
(40/150)

【忘羡】同桌(上)

*双性转早恋,其他小伙伴都是老师。

*希望你们在所有的平行世界都幸福快乐,永远在一起。

*  @废燮  感谢太太授权

 

魏婴碰碰蓝湛的胳膊,桌洞亮出一盒pocky,压低声音:“吃不吃?抹茶的。”

 

见蓝湛仍然盯着黑板认真听课不理他,魏婴几下拆了包装,又往蓝湛那里递了过去:“还生气?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应该在体育课拽你的……”

 

“咳!”

 

正在上面讲课的温情突然重重地咳了一声,班级里顿时安静不少,等着温老师说话,魏婴却依然保持着递零食的姿势,大有自己同桌不接就不收回的架势。

 

温情眼神往魏婴那里一扫,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你们都看我做什么?我只是咳嗽一声,都好好听课吧,别分心。”

 

到底两位都是自己得意的学生——温情转身打算继续板书,却看到蓝湛将零食接了过去。

 

==

 

下了课魏婴就又被温情叫到了办公室,上手轻轻揪了魏婴耳朵一把:“你上课不认真听讲,在那做什么呢?”

 

魏婴躲也不躲,就着手无精打采地坐下:“我惹着蓝湛了,她不理我。”

 

“小姐,这都什么时候了?高二都快结束了,还搞同学矛盾?”温情带了这个班两年,眼瞅着这个夏天的高考都要来了,她的学生们也马上就要高三,没想到同学缘一向好的魏婴也能有同学矛盾:“不然我把你们俩调开?”

 

“别,别呀情姐,”魏婴马上急了,“不是什么大问题,她今天都接了我的零食了,要不是你把我叫到办公室——”

 

温情轻叩两下桌子,微笑道:“快走。”

 

==

 

等到魏婴再回到教室,便看到自己桌上放着那盒已经拆开的pocky,里面的包装还好好的。她坐回位置上,盯了pocky一会儿,伸手把包装彻底撕开,先自己吃了一根:“刚刚情姐把我叫办公室去了,她说,要是我们两个没办法好好相处的话,就把我们的位置调开。”

 

蓝湛停下整理笔记的笔,下意识往魏婴那里望去。

 

魏婴已经吃完了刚刚那根,又拿出来一根,泄愤似的咬了一口,叹了口气:“你别不理我了,我……”

 

剩下的话魏婴没说出来,因为蓝湛刚刚伸手从她手里拿了一根pocky。压在她心头的不安一扫而空,魏婴一把攥住蓝湛的手腕,笑意盈盈:“我就知道,你是不会一直不理我的。”

 

==

 

魏婴和蓝湛从高一入学就是同桌。

 

虽然两个人性格全然不同,但并不妨碍她们慢慢成为朋友。再加上“同桌”的身份,说是形影不离也丝毫不过。魏婴活泼热情,常常拉着蓝湛一起,特别是体育课这种课程,最开始的时候,蓝湛总是一个人自由活动。而她自由活动的方式,就是看自己从家里带来的课外书。

 

这怎么能行——拥有一票小姐妹、甚至和男生也关系不差的魏婴难以想象她的同桌竟然是那么闷的一个人,她知道蓝湛不爱和别人说话,但她魏婴是蓝湛的同桌,算不得外人,于是她跑过去找蓝湛:“一起打羽毛球吗?”

 

得到蓝湛礼貌的拒绝后,魏婴仍旧是笑眯眯的,追问道:“为什么?你不喜欢吗?”

 

蓝湛说不出不喜欢,事实上她在家里时,经常和自己的兄长一起打羽毛球,之所以拒绝魏婴,只是不习惯太热闹。

 

沉默一会儿,蓝湛将书收好,和魏婴打了一场羽毛球。魏婴完全没想到蓝湛竟然是个羽毛球高手,她本人对羽毛球也十分擅长,棋逢对手的感觉让她兴奋又快活,将羽毛球拍交给其他同学后,魏婴仍在拉着蓝湛的胳膊夸奖她高超的球技。

 

然而这只是个开始,真正令蓝湛觉得没办法拒绝魏婴的是一件又一件更小的事。

 

“上厕所吗?”

 

“老师都布置了什么作业啊?”

 

“这道题怎么做你给我抄……参考?看?讲一下行不行?”

 

“你吃辣条吗?那这个呢?”

 

“去你家也是走这条路吗?”

 

蓝湛不可能每次都拒绝魏婴,而没办法每次都拒绝的结果就是:她要和魏婴一起做更多更多、越来越多的事。

 

==

 

得到蓝湛谅解的魏婴高兴极了,毕竟她解开的不是蓝湛的头发——蓝湛是短发——而是蓝湛绑在脖子上的bra。

 

那天她俩又在体育课一起打羽毛球,打完后两个人一起坐在操场上休息,蓝湛习惯性地递给她一片湿巾,自己也拿着湿巾慢慢擦着,冷不防的便感觉被解了带子,她惊讶地回头看,正看见魏婴一脸不知所措地将手捂在她的脖子上遮着:“一扯就开了……我也没想到。”

 

tbc.
 

 

 

 

评论(12)
热度(104)
© 几个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