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衡

「今でもあなたは私の光。」
(40/150)

【忘羡】不销魂(中)

大羡小叽武侠梗
叽14羡21
不合常情OOC
改名是因为这篇没能写成be
没写完的原因是莫名搞了个剧情
我保证这篇会在发(下)的时候一并修改好
对不起我丢人了(:з っ )っ

07.

两人初尝情事都是疲惫不堪,但到底蓝忘机的习惯更强大些,卯时刚过便睡不太着了,他看着还窝在自己怀里的魏无羡,心里觉得很满足。

昨晚魏无羡同他说的那些话犹在耳畔,令蓝忘机心中浮出一点儿甜蜜来,他抚了抚魏无羡的头发,轻轻亲了魏无羡的额头一下,魏无羡又朝他那里拱了拱,迷迷糊糊的叫了一声“蓝湛”便凑过去同蓝忘机接吻,蓝忘机任由魏无羡在他唇上啃咬,手拢着魏无羡的腰慢慢回应魏无羡,魏无羡满意的哼了一声,更加投入的吻着蓝忘机,半晌,他撤离蓝忘机的唇:“怎么办,蓝湛,我平时都是巳时才醒的。”

蓝忘机回答道:“早睡早起。”

“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又把唇送了上去,他一边亲一边道,“你说的有理,嗯……但是以后大约不能早睡只能晚起了,嗯,如果想让我早点醒你可以亲我,你一亲我我就忍不住回应你,然后我……唔……”

蓝忘机拿手捂住了魏无羡的嘴试图不让他说这些话,但是魏无羡只是“唔唔唔”了几声就不再发出声音了,只是眼带笑意地看着蓝忘机,然后用舌尖轻轻舔了蓝忘机手心一下。

蓝忘机迅速把手收了回去,他本想说魏无羡不知羞,但临到嘴边不知为何又说不出,只得默默把话咽了下去,魏无羡还没见过蓝忘机这样吃瘪的样子,觉得又有趣又喜欢,又凑过去亲他,一边亲一边道:“好啦,好啦,我不讲啦。”

蓝忘机道:“起床。”

魏无羡在蓝忘机颈窝蹭蹭:“好啊,待会儿带你去乱葬岗看看,不过蓝湛你可太不体贴了,昨晚那么累,我现在难受的要命,你却要我起床。”

蓝忘机被魏无羡说了这么一大通,也不做反驳,只是把魏无羡抱得更紧了些,迟疑道:“很难受?”

魏无羡闷着头笑:“是啊,你看你都不给我清理。”

蓝忘机刚有些窘迫的回了句“你昨晚”,便看到魏无羡笑得更放肆了,他反应过来魏无羡又在逗他,抿抿嘴没有继续说话,却很珍重的亲了亲魏无羡的嘴角。

魏无羡笑不出来了,眼睛甚至有些泛酸,他也一样亲了亲蓝忘机,和蓝忘机脸贴着脸:“我真是喜欢你。”

蓝忘机“嗯”了一声,眉眼弯了弯,却看不出来他其实在笑。

我也是,蓝忘机想——我也真是喜欢你。

08.

魏无羡带着蓝忘机把乱葬岗转了个遍。

他年少成名,江湖上虽是“花名”,合欢宗内部却是因为他在机关设置上常有奇思,也算颇有造诣,才如此重视他,此次若不是内部出了动乱,下令对他施刑的宗主又对他有恩,魏无羡是绝对不可能吃这个亏的。

魏无羡走神了一会儿,见蓝忘机有些担心的望着他,连忙收起了心思,他对蓝忘机天然的有一种信任,也不隐瞒什么:“刚刚在想合欢宗的事。”

蓝忘机道:“怎么?”

魏无羡摇摇头:“太煞风景,以后有空再同你讲这些烦心事。”他贴到蓝忘机身上,转了话题:“乱葬岗虽然没什么好玩的,这些机关也算给此地添了些意思,只是不知道你觉得怎么样?”

蓝忘机道:“很有意思。”他认真看着控制那些机关的地方,听着魏无羡给他讲怎么用,原理又是什么,心里浮出欣赏来。

魏无羡见蓝忘机感兴趣,心里也十分高兴,仿佛一个和别人分享玩具的孩子,被认可后就格外兴奋,贴到蓝忘机身上还不够:“蓝湛你抱我。”

蓝忘机依言抱住他,魏无羡往他怀里埋了埋,却觉得这个姿势有些不舒服,但他印象中被蓝忘机抱是很舒服的,想了一会儿原因却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蓝忘机被他笑的莫名奇妙,却听到魏无羡道:“蓝湛,你原来比我矮。”

“……”

“昨晚也没见你觉得不方便。”

“魏婴!”

“哈哈哈哈哈哈怎么那么害羞,”魏无羡摸了摸蓝忘机的脸,“脸这么烫。”

蓝忘机道:“会高。”

魏无羡挑眉:“多高?”

“比你高。”蓝忘机笃定道。

“哦——年龄比我小怎么还要比我高?”

“照顾你。”

魏无羡呆了呆,蓝忘机年龄比他小,个子比他矮很正常, 他本意是想逗一逗蓝湛,关于身高也是戏言,不想蓝忘机却说了这么一句戳他心窝子的话,一时反倒不知道说什么。

“蓝湛,你怎么这样。”魏无羡把圈在蓝忘机腰上的手臂圈到了蓝忘机的脖子上,抵住他的额头,两个人姿势看起来更怪异了些,要是让旁人看了,一定会觉得十分好笑。

“……我怎样?”蓝忘机也疑惑了。

魏无羡回答道:“这么会说话。”感到蓝忘机环着他腰的手更紧了些,魏无羡心中一片熨帖。他对蓝忘机的感情起的莫名,在一起说起来也算是糊里糊涂,但不知怎么,魏无羡就是觉得他们本应如此,对蓝忘机几乎处于一种越看越喜的状态,不自觉的就想和对方亲近些再亲近些。

魏无羡也有点儿发愁,因为他名声确实是不好,但蓝忘机和他不同,出身名门不讲,“姑苏双璧”也是早有的名号,和他在一起,还是……

夷陵老祖竟然也有一天在意起名声了,魏无羡暗搓搓的想——可这个人毕竟是蓝湛啊。

想到这里,魏无羡心里就不怎么舒服,连带着觉得这个姿势也不舒服起来,蓝忘机见他动作,以为魏无羡觉得不舒服,便松开了他,魏无羡心里又觉得不满:“你怎么不抱?”

蓝忘机有些紧张的去抱魏无羡,魏无羡这才满意了:“蓝湛,我们坐下吧。”

“嗯。”蓝忘机松开魏无羡,同他坐了下来,魏无羡坐也不好好坐着,歪到蓝忘机身上半躺着:“我困了,要睡一会儿。”

“好。”

蓝忘机调整了姿势,让魏无羡躺的更舒服些,他本想着让魏无羡躺平一些,对方却直接把头埋到了他的腹部。

魏无羡闻着蓝忘机身上的檀香,心里安定了不少,却依然闷闷不乐:“蓝湛,我觉得……咱们俩的关系还是不要让别人知道了。”他想了想,又补充道:“特别是你家里。”

蓝忘机没有像刚刚那样答应:“为何?”

“你家里人知道了,定要罚你。我……”魏无羡咬咬牙,笑容也淡了些:“我名声确实不好,所以你就别说了?”

蓝忘机却答非所问:“只要你。”

“嗯?嗯……”魏无羡反应过来:“我知道啊,你肯定特别喜欢我,但是我也特别喜欢你,才不让你和你家里说嘛。”

蓝忘机又道:“没有不好。”

魏无羡笑着往上移了移,也不对刚刚蓝忘机的话做反应:“真的,蓝湛,我认真讲的。”

不知为何,蓝忘机从魏无羡的话里感到了一些不安,他亲亲魏无羡的发旋,又重复了一遍:“没有不好。”

魏无羡在他怀里点点头,感觉起来却像是小动物在蹭蓝忘机的衣服:“那,蓝湛,你过几天是不是要回去了?”

蓝忘机“嗯”了一声,道:“我后日就走。”

魏无羡微不可闻的叹口气,答应道:“好。”说着便站起身,又拉了一把蓝忘机,背过身去先往前走了,“走,我带你打个山鸡吃吃怎么样?”

魏无羡当下心情简直一言难尽,他嘴巴上说不要蓝忘机和旁人说两人的关系,心里却隐秘的盼望能有一天两人关系正大光明的告知于世,心中正在惆怅,忽然却看到一只山鸡从自己眼前路过,立刻抛了惆怅摸出随身带的匕首便扔了过去,转头笑道:“蓝湛!烤山鸡吃不吃!”

蓝忘机走到魏无羡身边:“吃。”

魏无羡答应一声转过身去,又只留了个背影给蓝忘机。蓝忘机捉住魏无羡的手,三两下走到魏无羡的对面:“魏婴。”

“怎么啦,我厨艺是不怎么样但是烤山鸡很简单的。”魏无羡避开蓝忘机的眼睛,看天看地看山鸡就是不看蓝忘机,却听蓝忘机道:“我只要你。”

这是蓝忘机今天第二次说这句话了,魏无羡把手从蓝忘机手中抽出来摸摸蓝忘机的脸:“我当然知道啊。”

“你要跟我回家吗?”蓝忘机问道。

魏无羡摇摇头,心里却回答了一句:“好啊。”

09.

蓝忘机回到云深不知处已经有三个月了,他很想回夷陵看一看,却总也抽不出时间。

魏无羡那天在蓝忘机问他要不要跟他回家后很干脆的拒绝了蓝忘机,蓝忘机不愿勉强,见魏无羡不愿意,也不多讲,只是跟着魏无羡一起把山鸡处理了,魏无羡拿来一堆调料,别的不见他怎么放,辣椒粉却放了许多。

烤山鸡的确好吃,如果不是太辣,蓝忘机觉得自己可以给这个山鸡更高的评价。

“瞧不出来,你一个姑苏人倒挺能吃辣。”

蓝忘机不置可否,但对于魏无羡能吃辣的这个事实,他觉得自己能记一辈子。

临走了,魏无羡又再三叮嘱蓝忘机不要同他家里人说两个人的关系,蓝忘机点头答应,魏无羡又去亲他:“你以后还来吗。”

蓝忘机抱住魏无羡:“来。”

“下次来的时候,应该比现在高了吧。”

蓝忘机想到魏无羡问他时的眼中的笑意,嘴角翘了翘,却迅速想到了魏无羡接下来逗他的话:“不知你那时在那个时候会不会不一样?”

这一下便打开了蓝忘机关于魏无羡在“那个时候”的记忆,对方略带迷茫的眼神和微皱的眉头,晶莹的唇和带着汗意的鼻尖,比自己稍稍修长一些的身体……蓝忘机的手指蜷了蜷,摇摇头,开始专心做每日的功课。

待到晚饭时,他的兄长却叫住了他。

“忘机,”蓝曦臣笑着道:“叔父说近来江湖上有一些事要同我们讲,你记得晚饭后来兰室。”

蓝忘机点点头,吃过晚饭后便和蓝曦臣一同到了兰室。

蓝启仁见他二人来了,起身颔首严肃道:“来了。”

蓝曦臣和蓝忘机施了一礼,蓝曦臣道:“叔父说有事同我们讲,请问是何事?”

蓝启仁道:“坐吧。”

见兄弟二人坐下,蓝启仁才继续道:“是为了围剿合欢宗左护法莫玄羽之事,他三个月前在常州将赵家灭门,此前罪行累累,江湖颇多微词,已定十日之后前往夷陵乱葬岗围剿。”

蓝忘机听到事关魏婴,却又发生在三个月前,便问道:“叔父可知是三个月前的那一日?”

蓝曦臣看了蓝忘机一眼,他为弟弟对这件事的关心感到惊讶,蓝启仁却不觉有异:“五月初七当晚。”

蓝忘机立刻道:“叔父,此事绝非莫玄羽所为。”

蓝启仁讶然:“你又如何得知不是他做的?”

见蓝忘机没有回答,蓝启仁只道蓝忘机是因着未曾亲眼所见才如此回答,他捋了捋胡子:“忘机,此事有人亲眼所见,且有诉商子遗漏现场,夷陵老祖嗜杀喜淫名声在外,常州凶杀案几乎无人质疑,你……”蓝启仁皱了皱眉头,继续道:“倘若你没有十分确切的证据,是不能言及“非他所为”的,更何况断言“绝非”!”

蓝忘机道:“五月初七我在夷陵遇见了他。”

蓝启仁道:“你遇见了他?为何回来后没说?”

又道:“你是什么时候遇见了莫玄羽?灭门是在当晚,常州离夷陵不远,若是白天遇到,也不能说他当晚做不到此事。”

蓝忘机顾不得许多,道:“我当时与他日夜一处,从初七到十三,他断无时间去做这等事情,魏……”蓝忘机一时心急,差点却说出了“魏婴”这个名字,只好迅速改口:“莫玄羽当时身负重伤,此事他既无时间又无精力,为何将他没做过的事强行栽到他身上?”

蓝启仁道:“既如此,常州此事倒确实需要与其他门派商议”,他看向蓝忘机,“但围剿却更改不得,莫玄羽作恶多端,你下次若遇见他,断不可手软。”

蓝忘机豁然站起,难得看起来有些激动:“不!”

蓝启仁再一次惊讶了:“为何?这魔头劣迹斑斑已是江湖共识,所属合欢宗做过的恶事也不少,江湖早有围剿之意……”

蓝忘机艰涩道:“既然如此,我愿与他一同承担。”

听到这句话,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蓝曦臣不由愣住,他心道得赶快结束这场谈话,私底下问一问蓝忘机究竟为何,再同叔父说清楚。

但蓝启仁终于愤怒了,他后知后觉的感到自己的这位得意弟子维护莫玄羽这等魔头的原因并非单纯出于不可滥杀无辜的想法,似乎还有一些私人情感,在蓝曦臣开口之前压着怒意道:“你今日一而再再而三的维护莫玄羽,究竟为何?”

蓝忘机低下头,也不过停顿一瞬,仍然道:“愿一同承担。”

蓝启仁也站了起来:“你竟受了他的蛊惑不成?”

蓝忘机道:“弟子与他私交甚密,知他为人,并非受他蛊惑。”

蓝启仁脸色当时便变了:“你与他私交甚密?这等魔头,你竟然……”蓝启仁没办法继续说下去,一个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想法出现了,譬如莫玄羽借着合欢宗的秘术引诱了蓝忘机,但蓝忘机近来并无异样,只在今天谈到围剿莫玄羽时才与往日稍稍不同,他强行压住自己那些想法,继续道:“忘机,你与他有过私交,为他说话我并无反对之意,只是你又作何身份谈与他一并承担!但莫玄羽作恶多端,围剿之事更改不了,你既然与他有所私交,围剿你就不必一同前往了。”

蓝忘机道:“倘若抓住他,是否会审。”

蓝启仁见他不再提“一同承担”之词,心里稍稍放心,回答道:“是。”

蓝忘机又问:“是否羁押至姑苏受罚?”

蓝启仁把手扶上桌子:“是又如何?”

蓝忘机道:“弟子替他。”

“胡闹!”蓝启仁拍桌道:“忘机!你在说什么!你自去领十三戒鞭!”

蓝忘机施了一礼,走出兰室,去了训导室。

蓝曦臣赶忙去劝蓝启仁:“叔父莫要生气。先问问忘机究竟为何,忘机并非是善恶不分之人,说出这番话定有他的原因。”

蓝启仁道:“他今日已三番五次为那魔头说话,若说只是受了蛊惑我都不信,又说与莫玄羽有了私交,不罚是不行的。”犹豫了一下:“曦臣,此事还要你去详细问清。”

蓝曦臣点点头:“我会的。”

10.

蓝忘机受罚后,便被蓝曦臣带着回了静室。

蓝曦臣作为兄长一向妥当,帮着蓝忘机处理了伤口后便去将早就准备好的药端了进来:“里面还加了诉商子,对恢复你的伤有效。”

蓝忘机脸色白了白,蓝曦臣立刻反应过来诉商子与莫玄羽的关系,他看着蓝忘机将药喝光,又把碗接了过来,放到桌子上,走到蓝忘机床前,看着蓝忘机,这才问道:“为何?”

蓝忘机嘴唇动了动,他还是有些犹豫,魏无羡在他临走之前再三叮嘱,不可将二人的关系告知家中,否则定遭斥责,但面对兄长和叔父他是绝不可能撒谎的,蓝曦臣又道:“忘机,你一定要据实以告,不然最后即使我想帮你,也可能帮不了你。”

蓝忘机沉默许久,终于道:“我与魏婴,相互倾慕。”

蓝曦臣先是没反应过来魏婴是谁,待他反应过来,他不由得错愕,声音里也带了怒意:“忘机?”

蓝忘机话说得几乎破罐子破摔:“我与他已有……已有夫妻之实!”

蓝曦臣一向温和的面容变得严肃起来:“夷陵老祖是否强迫于你?”他提高了声音,“亦或是他蛊惑于你!”

蓝忘机低下头:“……是我。”

只此一句,蓝曦臣就明白了。

他本以为是夷陵老祖对蓝忘机刻意引诱,但蓝忘机是他看着长大的,他又怎么会不了解,倘若不是蓝忘机自己对夷陵老祖生出心思,又怎么会说出“共同承担”这种话!

蓝曦臣手都颤了起来,他平复着心绪,道:“刚刚的戒鞭,你确实……”他想说蓝忘机确实应该挨一顿鞭子,但临到话头,蓝曦臣却依然不忍心说自己弟弟如何。

兄弟二人一立一坐沉默下来。

“你们如何互通心意?”蓝曦臣问道,“你出去只不过半月。”

蓝忘机没有回答。

“莫玄羽又为何……算了。”蓝曦臣没有继续问下去,他叹口气:“围剿是没办法改变的,你被关了禁闭,身上又有伤,是没办法再见到他的,别的门派的人想必也见不到你了。”

蓝忘机脸又白了几分,他已隐约听出了蓝曦臣的意思,自家兄长虽然不会拦着自己如何,但是也不放心自己,他开口道:“魏婴确实不是旁人说的那样。”

蓝曦臣道:“他连你都……”

蓝忘机道:“是我。”

蓝曦臣差点被这又一句“是我”气的笑出来:“既然如此,你又如何确定他待你确是真心!”

蓝忘机的手指蜷了蜷,看着蓝曦臣坚定道:“他待我确是真心,我亦然。”

蓝曦臣摇摇头:“叔父说要关你禁闭,我还觉得不可,现在看来,至少围剿结束之前,你都不能出云深不知处了。”

蓝忘机道:“我知兄长为我担心,可是你还记得母亲与父亲吗?”

听蓝忘机提到父母,蓝曦臣沉默下来,最终却只是道“好好休息”,便走出了静室。

时间很快过去,算着日期,围剿也差不多应该结束了,蓝忘机身上有伤又被关了禁闭,心急却没办法做些什么。

一日傍晚,蓝曦臣又像以往那样过来同他讲话,末了却道:“忘机,围剿前日结束了。”

蓝忘机看着蓝曦臣,低声道:“他?”

蓝曦臣顿了顿,手里却拿出了一条抹额:“你将抹额给他了。”

蓝忘机面色惨白,手指抓着被褥:“他如何!”

蓝曦臣道:“叔父他们赶到设伏低调之时,莫玄羽已经不知所踪,有人传他掉下悬崖。这条抹额是叔父捡到的。让我问问你究竟是怎么回事。”

蓝忘机没听到蓝曦臣说魏无羡已死,刚刚不受控制而绞紧的心稍稍放松,回答道:“叔父他……没什么好解释的。就是他看到的那样。”

蓝曦臣有些焦躁:“忘机,我觉得你需要再考虑一下……”

蓝忘机摇摇头:“兄长,”他看着蓝曦臣,“当初知晓父亲与母亲之事,我还并不能理解为何父亲要那样待母亲,总觉得父亲过于冷淡了,但是现在我知道了。”

“如果他们彼此之间没有一点点感情,父亲不会想要把母亲藏起来,母亲也不会愿意跟他回云深不知处的,不是吗?”

蓝曦臣道:“你要带他回来?你可知道他可能已经在围剿中丧命。况且你怎么知道他愿意?”

蓝忘机想到魏无羡多次叮嘱他不要告诉自己家中,又想到魏无羡几次对合欢宗内部之事语焉不详,心里难过:“我遇到他时,他是被合欢宗逐出的。此次围剿是否真的只是为了他,背后又有没有人推波助澜,都不好说。”

蓝曦臣静静地听着,又听蓝忘机道:“我知道他愿意,但是他担心我,所以没有跟我回来。”

“我真的知道。”

蓝忘机低声道:“兄长,我要去找他。”

蓝曦臣不可思议的看着蓝忘机:“他从悬崖摔下,虽然此时尚且没有发现他的尸骨,生死未定,其他门派却也有所应对,道是天罗地网亦不为过,待你赶到他恐怕……”蓝曦臣不忍再说,转而劝道:“忘机,你这又是何必。”

蓝忘机沉默一会儿,重复道:“我要去找他,就算……”他缓缓吸一口气来平息心中的酸痛,“就算只剩尸骨,我也要去找他。”

“我要带他回来。”

10.

蓝忘机来到夷陵地界已经半年,关于魏无羡的消息他听了很多,每每按照消息寻去,却没有任何发现。

可他总要找到魏无羡的。

“嘿!蓝湛!”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蓝忘机却僵硬着没有动,他忍着回头看一眼的想法,闭上了眼睛。

那声音却不准备放过他:“你来啦。找了那么久,现在找到我,不过来抱抱我吗?”

蓝忘机依然不说话,更不转身去看,看面容依旧是波澜不惊,心中却是惊涛骇浪。

假如有只船,一定不愿意在他心里航行。

“当真不看我啊?”那个声音仿佛早就知道蓝忘机不会看他,也不生气,只是放低了声音,还带着点儿讨好意味的商量:“蓝湛,你看看我吧,以后可能看不到了。”

心里的船碎了。

蓝忘机把眼睛睁开,坐起身来,手紧紧握着佩剑,牙咬了半天,还是想哭。

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个梦了。

第一次做这个梦时候,他刚听到那个的声音就转身过去抱住了魏无羡,魏无羡任由他抱着,却道:“蓝湛,现在你找到我啦,不过来抱抱我吗?”

他疑惑着把手臂收紧,心想这不是正在抱着么,便回答道:“已经抱住了。”

那声音又传过来,带着点儿笑意,听起来却有些怜悯:“是吗?”

蓝忘机定睛一看,魏无羡不知什么时候脱离了他的拥抱,与他面对面站着:“蓝湛?”

他试探着往魏无羡站的地方走了一步,想和魏无羡离得更近些,却发现魏无羡站得离他更远了些,多情的桃花眼望着他:“我叫你抱我,你却不抱,以后你都抱不到啦。”

对方语调轻快,说出的话却令蓝忘机如坠冰窟,他不言不语,连着朝魏无羡的方向走了很多步,魏无羡却每次都可以离他更远一些,心急之下,他更快的向魏无羡奔去,魏无羡这次终于没有继续再动,但就在他抓住魏无羡的手的时候,魏无羡消失了——而他也终于醒过来,意识到这只不过是一个梦。

后来这个梦经常出现,虽然与第一次的梦境不同,内容却大同小异。次数多了,蓝忘机已经能够控制自己在梦中的行为,有很多次他都因为在梦中就意识到这是梦而感到更加痛苦,却更加贪恋梦中的那声“蓝湛”,但他知道,自己绝不能被虚幻的梦境影响,倘若他因此无法走出来,又怎么去找到魏无羡呢?

TBC.









评论(17)
热度(146)
  1. 云舒云隽几个衡 转载了此文字
  2. 几个衡几个衡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纪追.
  3. 淡🍁语-苗几个衡 转载了此文字
© 几个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