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衡

「今でもあなたは私の光。」
(40/150)

【忘羡】躺在月亮下

现代校园忘羡
羡生日快乐!希望你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和叽一直甜甜蜜蜜~

“我爱你”

 @微生芸陌  @醉尘桉  @蓬砰砰  @汝秋秋  @☁️胡  @风间清瞳  @九枝灯在琐窗空  @凉白不是凉白开. 圈一下组内几位劳斯!打扰啦

00.

“月色真美啊。”

01.

“其实人看了别人身上发生的事,就会想讲讲自己的事,但如果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反而说不出来。本来我也是这样,但是这件事我做不到不说——我一定要告诉你。”

“什么?”

“我想每天都像今晚这样,和你一起躺在这里……看月亮。”

02.

尽管不是同一个班,平时要见到对方也是在那个相同的选修课上,魏无羡还是对蓝忘机这个人印象极为深刻。模样自然是不必多说,不然他魏无羡也不会在发小江澄面前承认隔壁班的蓝忘机确实是比他“好看那么一点点”,难得的是性格有趣——

“你说谁性格有趣?蓝忘机?”江澄被这个评价惊得恨不得拿东西撬开魏无羡的脑袋看一看,“我怎么没觉得他有趣,不说话也没什么表情,”他打量着魏无羡,“你到底是眼睛不好使还是脑袋不好使,我怎么没觉得他有趣?”

魏无羡悠哉悠哉:“就是因为他不爱说话,也没什么表情,那才有意思!你之前见过这样的人吗?”

江澄心道那倒是真没见过,他勉强同意了蓝忘机“有趣”的人设并继续表示疑惑:“那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魏无羡一反常态:“就是说说,想和他认识一下。”

江澄一阵无言:“……我还以为你已经认识他了。”

确实是已经认识了,就是不太美好。

但很久之后,他和蓝忘机提起第一次见面,又觉得也很美好。

刚过去不久的中秋节,因为紧接着就是国庆长假,学校一口气连着放了十天假。只是假期车票实在难买,总有学生不得不提前买车票,比如聂怀桑,预定了一堆车票,最终却只买到了一张放假前一天中午十二点零几分的车票。

“人生重来算了!”聂怀桑抱着手机哭笑不得,“我那天上午后两节课还有选修啊?早知道有今天,我上学期就不该选这个课!”

魏无羡和江澄是本地学生,没有抢票的压力,平时周末也是想回去就回去了,对于聂怀桑没能抢到合适的车票,魏无羡决定去拍拍聂怀桑的肩膀表示同情,顺便提醒对方自己是本地学生:“哎呀,真是不给我们聂大佬留活路,上学期选课的时候为了不耽误出去玩,一节下午的课都没选,想不到人算不如天算,还是有课要上,不过啊……”

“哥,魏哥!”聂怀桑心领神会,他摆正态度,“兄弟一场我还不知道你吗?急公好义,为朋友两肋插刀,‘本院及时雨’这个称号非你莫属!”见魏无羡仍然只是摸着下巴笑,聂怀桑福至心灵,试探道:“一顿火锅?”

魏无羡伸出三根手指:“三顿火锅,童叟无欺,绝不还价。”

聂怀桑松了一口气,暗想魏哥果然是个厚道人,知道对方虽然说了三顿实际上也不会真的三顿,连忙点头应了。

事实上平时选修课没那么严格,但学校就喜欢掐着放假前几天查人,一旦查出就要被通报批评。

找老师请假也尴尬,听闻前些年的时候,有学姐学长去请假,不好都说怕上不了火车赶时间,只好说家中有事。

“巧的不是你们家里都有事,而是你们都是这个时间才有事啊?”分管学生请假的老师心里明镜儿似的,委婉地拒绝了忙着为家解忧的学生们。因此学生们除非找到人替,不然绝不逃最后一天的课,好在学校老师还是靠谱,出现陌生面孔也不多开口,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

过节嘛,大家都开心才是真的开心。

那天魏无羡起得有点晚,但还是尽职尽责替了聂怀桑去上课,只可惜在他跑到教室后,却碰到一个正尽职尽责地替老师点名的蓝忘机:“聂怀桑。”

“哎,这儿,这儿,来了。”

魏无羡往一边往教室后面走一边转头示意,蓝忘机透过他低度数的近视镜看过去,看到那张笑意飞扬却又完全对不上号的脸,沉默了。

他替老师点名不是一次两次,自然认得出来对方不是聂怀桑,蓝忘机静静地盯了魏无羡几秒,接着点了下去。

魏无羡没放在心上,坐下时还迎着对方的眼神送了个wink,然后拿出课本和手机,替聂怀桑混了两节课。

但人之间的缘分真是挡也挡不住。魏无羡刚好那天下午也有课,这次他没去晚,只是这次点名的恰好又是蓝忘机。

蓝忘机捏着点名册,一只手扶扶眼镜,看又是魏无羡站起来也是一阵错愕,他又看着点名册又念了一遍:“魏无羡?”

魏无羡难得觉得尴尬,干笑道:“是我,是我,真的!”

再看这个点名的同学,即使隔着眼镜,他也能感到对方那略带谴责的眼神。这次没有wink了,魏无羡低下头,听到蓝忘机继续点其他人,知道这关算是过去,心下松了一口气。

这人不错呀,上道。

魏无羡懒洋洋地撑着脸,一边欣赏着蓝忘机点名的身姿,一边赞美蓝忘机的仗义,哎,声音也不错,这是谁呀,之前怎么都没注意到还有这么一个同学——以后还是来上选修课吧,顺便认识一下。

下课后,魏无羡忙收拾了书本和手机,跟在了蓝忘机身后:“同学?哎,今天多谢了,我上午,替朋友来的,他忙着回家,我就……乐于助人一下。”

蓝忘机听到魏无羡说话就放慢了步子,魏无羡如愿以偿走在了他身边:“下午也是?”

“不不不,下午那真是我,我真的是魏无羡。”他本来想说自己从来都不逃课,但鉴于自己以往表现,还是默默闭了嘴,换了种说法:“不信?我以后也都会去,到时候你就相信了。”

蓝忘机摇摇头,也不说话,继续往前走。

九月底的校园还残留着夏日的热意,又因为秋日即将到来带来一丝清爽,正如他身边的魏无羡,自来熟也是恰到好处,热情却不让人觉得腻烦。
他俩沉默着走了几秒,魏无羡却莫名觉得很享受这种这种氛围,丝毫不在意蓝忘机稍显冷淡的反应,反而更来了兴致:“同学,你叫什么?之前也没见过你。”

蓝忘机回答道:“蓝忘机。”

魏无羡搜肠刮肚也没想起来蓝忘机是谁,只好附和“名字不错”,见蓝忘机还是没说话,又和蓝忘机靠得近了点:“你是哪个院的?”

待把蓝忘机的院系班级甚至宿舍楼都问了一遍,魏无羡也到了自己宿舍楼门口,他挥挥手意示自己要回去了。

“中秋节快乐!”他对蓝忘机说道,想想又补上一句:“祖国母亲生日快乐。”

即便是蓝忘机,也无法不因为这两句话中的兴奋和快乐感染,更何况对方正用那种直白又真诚目光看着他。

“谢谢,你也是。”

03.

到底是怎么熟起来的,魏无羡也说不好。许是他每次都按时去上那节两个人都在选修的课程,好巧不巧,又几乎次次都有机会坐在蓝忘机身边;又或许他太自来熟,第二次见面就添加了对方微信好友,平时没事发个表情包或者问道题,当然问别的蓝忘机也会回复;又或许,是因为他和蓝忘机都有相同的爱好,吃火锅。
那时候认识的时间说不上长。

元旦临近期末,不好回家过,江澄因为升任话剧团会长,早就组织了学弟学妹元旦出去狂欢,问魏无羡去不去,被魏无羡一句“吃不吃火锅”噎了回去。

江澄咬牙切齿,脸都黑了:“上次就吃火锅,上上次也是吃火锅,这次必须吃牛排自助!”

魏无羡一边给蓝忘机发消息一边拒绝江澄:“那我和蓝忘机一起吃,正好他也爱吃火锅。”

江澄心累地摆手:“我不管你,魏大爷您随意。”

“去掉那个‘大’字我还能夸你一句识时务者为俊杰,”魏无羡放下手机,活动两下手腕,摆出要打架的姿势又站好,一本正经道:“快考试了,把你打伤了你参加不了考试,先放过你。”

看到自己放在床上的手机提示灯闪了,魏无羡走过去看消息,看完笑得一脸荡漾:“火锅,我来了!”

他换了鞋,江澄想想也跟着一起下楼了:“我听说蓝忘机是江苏那边的,好像不能吃辣吧?你只能吃鸳鸯锅了哈哈哈哈!”

魏无羡步子一顿,疑惑地看向江澄:“可我们每次都约着去吃九宫格啊?”

两人对脸沉默了会儿,不知是不是因为光线不好,魏无羡的表情看起来有些不自然,低声道:“不能吃辣就吃鸳鸯锅呗,有什么好笑的。”

江澄直觉这句好像有什么不对,但他忙着去组织学弟学妹,也顾不上多想,只刺了魏无羡一句:“你这个人太不在意别人的喜好了,也就是我和姐……”

可是,想想好像那个蓝忘机也挺照顾魏无羡,魏无羡也没像他说的那样不照顾别人,江澄只好强行高深莫测地笑笑,“你还早着呢!”

楼道的灯突然全部亮了起来。

江澄知道这是到五点半了,更加着急,扔下一句“我先走了”就先下了楼,看到等在宿舍楼下的蓝忘机,他随意打个招呼:“魏无羡这就下来了。”

蓝忘机点点头,道声谢。江澄往楼道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站在自己旁边仍在等待的蓝忘机,又感到一阵怪异,头疼地走了。

——假如他多注意观察,就会发现,女生宿舍楼下经常会等着几个男生,他们在等自己的女朋友时,也是这样。

他走出没几步,听见身后传来魏无羡的声音:“我们今天去吃鸳鸯锅。”

04.

“我们今天去吃鸳鸯锅。”魏无羡看着蓝忘机身上和自己差不多的黑羽绒服,脑海中迅速闪过一个什么词,但他还没来得及捕捉,就听见蓝忘机问:“为什么?”

他心道当然是担心你吃不了辣,然而话说出来却是别的原因:“啊,我们今天去的那家听说白汤底特别有名,尝尝鲜嘛。”

蓝忘机没再表示异议,魏无羡却是一直心烦意乱。直到上了公交,他感慨了两句“人怎么这么多”,上去后又被车上的人挤得和蓝忘机紧紧靠着,才慢慢平静下来。

他透过车窗看到外面早就升起的那一点点的月亮,莫名闻到了站在自己后面的蓝忘机身上有点香,不由得胡思乱想:蓝忘机还会用香水吗,什么牌子,谁送的,男生好像很少送这个,哎……好像不是香水味儿,有点像……像什么呢?

一下车,魏无羡就扯住了蓝忘机,靠过去闻了闻:“蓝忘机……你身上是喷了香水?怎么有点儿香?”

蓝忘机被他的突然靠近搞得有些僵硬:“没有,可能是檀香?”

魏无羡迅速松开手:“这样。走吧,提前预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要等。”

两个人排了一会儿号,进去点了鸳鸯锅,又点了一堆菜。火锅店里气氛热烈,腾腾白雾和辣椒的气息混在一起,让人觉得温暖又满足。

可魏无羡第一次有些遗憾。他没办法继续闻到蓝忘机身上的檀香味儿,刚刚一路走过来,明明一直都可以闻到的。

吃火锅的时候魏无羡刻意观察了一段时间,果然,蓝忘机还是往白汤底伸筷子的次数比较多,而每次蓝忘机吃了红汤锅,都会灌下去好几口水。大约是辣的,蓝忘机的嘴巴比平时红多了,明显看出来蓝忘机不能吃辣,但还是偶尔吃红汤底的食物,更不用说蓝忘机还常常用公筷帮魏无羡捞菜了。

这些他之前都从未注意过。

你之前为什么只吃九宫格呢?

魏无羡清清嗓子,灌下一口酸梅汁:“想不到鸳鸯锅还挺好吃的,下次去别家也试试。”

“嗯。”

魏无羡脑子莫名一热,稀里糊涂地又换了一个话题:“其实你叫我魏婴也行,咱俩都那么熟了……你有小名吗?”

蓝忘机近视度数不高,吃火锅之前更是早就摘了下来。

他抬起眼睛直视着着魏无羡:“……有,蓝湛。”

魏无羡忍不住笑起来。虽然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在听到蓝忘机小名时笑,但是他知道,他现在一定笑的很智障。

05.

“蓝湛,我们话剧团妹子搞了一个新剧本要排演,你要不要参加?”魏无羡专爱挑上课的时候和蓝忘机说话,“听说剧本不错,江澄看完都感动流泪了……”

实际上江澄看完后脸都黑了,但是搁不住团里学妹央求,就把这事扔给了魏无羡这个挂名的副会长,表示由魏无羡全权处理,他绝不掺和。

“我一个直男,你让我排这种两个男人的暧昧戏?兄弟情?兄弟情用着躺一起说以后要天天一块看月亮?什么?我没有女朋友也不代表我就可以排这个!和有没有女朋友有关系吗?你们副会长也没有女朋友,你们找他吧,他要是同意,我就同意!”

结果魏无羡同意了。

江澄气得跳脚:“魏无羡!”又拧头看着那几个眼巴巴看着他,让他出演的学妹:“我不演!我没说魏无羡演我就演,我是说魏无羡同意你们演我就同意你们演!我就帮你们、帮你们搞搞后勤,等你们副会长安排!”

蓝忘机没拒绝魏无羡的邀请。

魏无羡拉着蓝忘机去了话剧团排练的地方,等在那里的学妹先是惊讶后是兴奋。她们默默交流一下眼神,目光中都是“我懂”,等到第一场排练完,大家都很满意,定下来魏无羡和蓝忘机两个人演那对结拜兄弟,她们几个负责打酱油,还有一个男生演反派,稍稍排练一遍,就把剧本往这三个男生手上一交,开心地走了。
留下来的那个男生叫温宁,他在里面演一个生前极为可怜、死后又极为凶恶的鬼魂,蓝忘机在一旁圈自己和魏无羡的台词,看到魏无羡正指导温宁如何表现的的更凶恶,却不知道自己动作满是滑稽。

“你这个学弟……唉,你要把握这个角色的内涵你知道吗?温宁,你想,要是一个人生前每天被人虐待,他死后能没有怨恨吗?当然我不是说这是他后来那么穷凶恶极就对,但是,他生前有多可怜,死后就会有多无人性,这与对错无关,只是一个最正常不过的发展。”

“魏学长,他毕竟是……鬼,怎么可能有……有人性。”

“……对啊!所以凶一点!”!魏无羡恨铁不成钢。

“那我再琢磨琢磨。”温宁缩缩脖子,酝酿了一会儿情绪,突然“嗷呜”的一声叫了出来,魏无羡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兴奋道:“对!就是这样!他生前你已经把握的很好了,现在这样,要是能再……不甘心点!就更好了!”

温宁点点头,魏无羡怕他再当场嚎一嗓子,忙把他劝走了,让他回去发挥。

蓝忘机要扮演的角色和他性格其实不太一样,台词不少,魏无羡担心蓝忘机不能适应,排练之余,开始每天拉着蓝忘机对台词。

剧本中的他俩基本上是同进同出,魏无羡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态,每次对台词都要挑没人的地方。

蓝忘机演得一天比一天好,待到统一彩排那天,话剧团里的所有人几乎都发挥出了自己最好的水平,大家的反应也很正常,就连看到最暧昧的地方也毫无反应,仿佛这种意味的志同道合是天经地义一般。

全程观看的江澄不由反省起来:看来是我多心了,但是……

他想起蓝忘机的台词,一阵恶寒,忙摇摇头否认了自己以后也演这个类型的打算。

难道那几句话真的不暧昧吗?江澄郁闷不已。

当然暧昧,只不过当事人一个装傻,另一个又似是无知,围观的小学妹也没敢表现出兴奋。

江澄会长根本不知道提供剧本的几个小学妹在结束彩排后是怎么说的:“我们……是不是搞到真的了?”

临表演前的那一晚,魏无羡又拉着蓝忘机去对台词,下午已对了大部分,后面再稍稍找找感觉即可。他们照例找了一个没人打扰的地方,放下东西就开始排练。
待排到最后,鬼魂的事完美解决,按照剧本,他俩应该躺在地上对话,但是过往他俩只是并排坐着,所以这次也是——他俩演到互诉衷肠,为彼此受伤也没什么,打算以后一起继续斩妖除魔了。

蓝忘机刚准备背台词,就听见魏无羡说:“蓝湛,你看,今晚有月亮啊。”

蓝忘机道:“嗯,继续吗?”

魏无羡转过脸来看着他:“来。”

“其实人看了别人身上发生的事,就会想讲讲自己的事,但如果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反而说不出来。本来我也是这样,但是这件事我做不到不说——我一定要告诉你。”

听着蓝忘机慢慢念出这句台词,魏无羡有些恍惚。过往他俩对台词,这个地方有多暧昧他是知道的,正因为暧昧,他才装傻。第一次对台词到这里,魏无羡就感到自己心跳地过于厉害,以至于每次看到蓝忘机的脸,他就没办法代入自己的角色。

哪里是讲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态,分明是太清楚,以至于不敢说罢了。

但今晚,或许是天上真的有个月亮,而他俩也都看到了,或许是蓝忘机的声音和语气一如既往,不仅真诚,而且坦然,魏无羡听到自己习惯性地按照台词反问了回去:“什么?”

“我想每天都像今晚这样,和你一起躺在这里……”蓝忘机注视着魏无羡,“看月亮。”

蓝忘机眼中没有月亮和星辰,但有魏无羡。

魏无羡喉结动了动,扑过去吻了蓝忘机。

06.

第二天上场之前,魏无羡拉住蓝忘机咬耳朵道:“待会儿你说完看月亮之后等一下,别急着谢幕,我刚刚和他们也说了,添了两句话。”

蓝忘机点头答应,魏无羡瞅瞅周围没人注意,飞快地往蓝忘机耳朵边亲了一口:“演完晚上出去吗,昨晚……”

蓝忘机想起昨晚,咳了一声,严肃道:“别说了,出去。”

魏无羡大笑着出去准备了。

……

“其实人看了别人身上发生的事,就会想讲讲自己的事,但如果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反而说不出来。本来我也是这样,但是这件事我做不到不说——我一定要告诉你。”

“什么?”

“我想每天都像今晚这样,和你一起躺在这里……看月亮。”

……

江澄在台下惊疑不定,问身边已经谢幕的学妹:“怎么还不闭幕?出什么事了吗?”

学妹笑道:“没事,我们几个和魏学长商量了下,决定加几句话。”

江澄道:“还有???你们……”还没等他问完到底加了什么,就听见台上的魏无羡说话了。

魏无羡道:“巧了,我也想每天和你一起看月亮,不仅是每天都看月亮,别的也想看。”

 

07.

魏无羡偏头看着蓝忘机笑了起来:“……最想看你。”

他想起昨晚他和蓝忘机谈起剧本中最暧昧的那一块,讲到了“月色真美”这个表白,再到坐起身的环节便拉了蓝忘机一把,把昨晚蓝忘机给他讲的新翻译改成了台词。

那是二叶亭四迷对于“我爱你”的翻译。

“和你一起,我死而无憾。”

End.

 

 

评论(14)
热度(315)
© 几个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