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衡

「今でもあなたは私の光。」
(40/150)

【忘羡】书店老板和他的小客户(番外/车)

【忘羡】书店老板和他的小客户(上)  (中)  (下)
年下 

时间线是叽高考报志愿之后到大一军训后






“小孩儿见风就长个儿。”


谈了几年恋爱,看着蓝忘机身高渐渐超过自己,魏无羡偶尔就会想起这句话。


对蓝忘机的感情越来越复杂。一开始说喜欢的时候,是心动中掺杂点儿心疼,现在再说喜欢,好像又多了些依恋。


魏无羡也曾感慨过自己这么大一个人竟然能对蓝忘机产生“依恋”这种情感,对于这种走向好像很困扰,觉得不符合自己的年龄。


“对啊,你年龄比蓝忘机大上那么多,你困扰也是正常的。”温情一开始还开导魏无羡,大龄青年勾搭小男生最后反而被小男生顺毛顺得习惯了,这的确让她有点难以想象,更何况对方是魏无羡——等到她察觉到魏无羡大概只是表面焦虑,内心说不定正在暗爽时,她默默忍了十几秒没讲话。


“你他妈是来秀恩爱的吧????”


在魏无羡再一次试图表达“小男朋友过于体贴导致自己出现总想黏着对方的状态,我觉得不太好”的意思时,温情终于拍了桌子。


“你这是觉得不太好??我看你都美上天了!魏无羡你照照镜子,不,你打开手机前置摄像头,看看你自己笑成什么样了!”


魏无羡从温情办公室里出来时还有点儿无奈,他摸了摸下巴沉思:我真的秀恩爱了?我明明的确很困扰啊?


他开着车去学校等蓝忘机出来。


蓝忘机高考成绩相当好,被学校老师拉着给高二的学弟学妹们作报告之余,还被各科老师轮流过问指导一遍报考哪个大学,魏无羡也跟着看了很多。一开始,蓝忘机在志愿报考指导书上勾了本省的一个大学,学校老师都不太赞同,劝蓝忘机再考虑一下,魏无羡也觉得浪费,本想问一句“为什么”,开口之前却明白了。


“舍不得我?”


蓝忘机比以往都直接,不仅点头,还“嗯”,“嗯”了还不算,还要说出来:“舍不得。”


魏无羡当时差点就由着蓝忘机报志愿了,想想却还是觉得不行,焦躁和心软混着在魏无羡喉咙处升起,接吻的想法变得格外强烈。


他勾着蓝忘机的脖子,往自己的方向一按:“亲我。”







……



魏无羡在车上心猿意马,前天他刚和蓝忘机互帮互助完,蓝曦臣就给他打电话问蓝忘机报志愿的事,他有些心虚,应付了几句,又回床上窝在蓝忘机身上:“你不准乱报志愿。”


好说歹说,小男朋友终于答应去学校报志愿,魏无羡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年龄真是个坎啊。


两个人在一起后的第三个周末,蓝忘机回家了。


蓝曦臣看着蓝忘机的脸,心情很复杂,要说之前他提醒蓝忘机时还有些不敢相信,但是现在看来……


“蓝家长”又去找魏无羡了。


这次见魏无羡,蓝曦臣没能像上次那样笑得那么温和,他的声音有些勉强,笑容也有些生硬:“魏先生。”


魏无羡依然有些手足无措,虽然他和蓝忘机已经针对他们的感情认真地谈了一次,但这依然不能让他完全坦然的面对对方的家人。


其实魏无羡不在意,但是……也的确是有那么一点在意蓝忘机家人对他的看法——


蓝曦臣“咳”了一声,终于调整好了自己的声音和面部表情:“其实上次我来找你的时候,我……我真的以为你们只是朋友。”


魏无羡下意识地接了话:“现在也是,哈哈,现在也是。”


蓝曦臣无奈的回答:“是啊。”


两个人都是成年人,虽然蓝曦臣一开始说的也还算隐晦,但是很快,魏无羡就先一步把话题挑明了:“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


蓝曦臣安静下来,只意示他继续说。


魏无羡转着手里的杯子:“我和蓝湛有谈过我们之间的这段感情。”


“你们怎么谈的?”蓝曦臣问。


魏无羡将那天谈论的内容大致讲了讲,道:“你担心的方面完全有道理,这也是我一直以来顾虑的地方……”


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即便是说他同样担心现在这段感情可能会给蓝忘机未来的感情带来错误的影响,那又该如何解释他自己的情不自禁呢?


“魏先生,”,蓝曦臣看到魏无羡没有继续说下去:“其实这个对于忘机来说,还不算一个最让人担心的地方——我只担心你。”


“担心我?”魏无羡很快理解了对方的意思:“你完全不必担心这个,在我和蓝湛在一起之前,我就想过这个问题。没有他我不行的。”


蓝曦臣没有再继续问下去,事实上他也没办法真正的去干涉蓝忘机,担心不等同于掌控,也不能因此越过本人替他决定些什么。


“其实魏先生,”蓝曦臣道:“我想对于忘机来说也是如此,他是不可能没有你的。”


魏无羡表示明白。


蓝曦臣回去之前,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叔父那边,我先帮你们瞒着。”


魏无羡被这句话吓了一跳,心里说不上来是在乎还是不在乎,正不是滋味儿,却看到蓝曦臣笑了:“……这句话哪里哪里好笑?”


“没什么,我先走了。别担心。”蓝曦臣摇摇头。


走到书店门口,蓝曦臣又折返过来,语气有些幽怨地微笑道:“我一开始真的以为你们只是朋友。”结果现在有什么事自己还是得帮这两个人打掩护。


“现在更近一步了,”魏无羡眨眨眼:“我俩现在是彼此的男朋友。”


……


魏无羡在车上叹气,几乎想抽根烟。


离不开彼此是真的,不在意年龄是真的,但轮到现实生活中的选择,还是很难。


就像蓝忘机舍不得离他太远,他又何尝不是呢?


看着蓝忘机往车这边走过来,魏无羡放下车窗,招呼蓝忘机上车。蓝忘机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没等魏无羡问便开口道:“是L省的一个学校,J大。”


魏无羡搭在方向盘上的手紧了紧:“挺好的,老师怎么说?”


“老师说……问题不大。”


这句话说完,车内的氛围低了不少。魏无羡试着聊别的话题,可总是没聊几句,他自己也没办法接下去,干脆就保持沉默。诡异的沉默一直持续到他俩现在住的地方,魏无羡关上门后就去拽蓝忘机的衣服,被转过身的蓝忘机压在门上亲,两个人一边亲一边抚摸彼此,没几下又往彼此身下探去。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魏无羡感觉自己十分欲求不满,他只想和蓝忘机腻在一起,就连蓝忘机回家都跟着,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和蓝忘机“互帮互助”,直到蓝忘机去学校的当天上午还拉着蓝忘机胡来一通。


没办法,他太舍不得了,他甚至担心蓝忘机去学校之后自己晚上睡不着觉。


“我十一去看你。”


魏无羡在蓝忘机唇上亲了亲。


蓝忘机去学校后,魏无羡着实失眠了几天。温宁来看书店他的时候吓了一跳,要不是知道蓝忘机和魏无羡感情真的很好,温宁几乎要以为魏无羡失恋了。


“你还没开学呢?”魏无羡有气无力地没话找话。


温宁一边找书一边道:“啊……是,是啊,我还要过几天。”


“那蓝湛开学怎么那么早?”


“…可能他们,学校军训时间长?”



终于熬到十一,魏无羡本来拎着行李箱就准备往J大奔。但没想到金凌生病了,他又去江厌离那里帮了几天忙,还魂不守舍地被江澄嫌弃,催着他去找蓝忘机。


“你怎么回事?我来帮忙你还嫌弃?你还有没有人性?”魏无羡一边美滋滋地收拾行李一边回怼。


江澄翻了个白眼道:“你心思根本不在这好吗?赶紧走,我叫温情来。”


“你有异性没人性!”


“……你有同性没人性!”





左耽误右折腾,魏无羡终于十一假期的第五天赶到了蓝忘机所在城市的车站。蓝忘机过来接他,也不管车站的人围观,魏无羡一见到对方就抱了过去,在蓝忘机耳边道:“直接去订的宾馆。”





魏无羡闭着眼睛笑了。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让他觉得舍得,又怎么能让他不依恋,不心动呢?


最终,在J大附近,有了一家“随便书店”。

 


End.

评论(16)
热度(364)
  1. 几个衡几个衡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纪追.
© 几个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