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衡

「今でもあなたは私の光。」
(40/150)

【忘羡】不销魂(上)


年下

一见钟情梗

武侠背景乱写系列  OOC致歉

初心是开车 但莫名修改出了剧情 我也很绝望

后来才看到这篇的朋友,你们猜合欢宗宗主是谁(



魏无羡同那个一直很照顾他的合欢宗宗主掏心掏肺:“这次真的太蹊跷了,温家不会突然之间态度这么强硬,一定是同其他门派有所联系。人见人爱的左护法都被他们用那么不着调的原因打了,你这个宗主还能当得下去吗?”

对方倒不瞒着他:“内部出了问题,外面又虎视眈眈,一败涂地不过是迟早的事。”

魏无羡低声道:“这么说,他们那些人借着我们的名头做了多少事,你也非常清楚了?”

那宗主却不回答这个问题:“我之前同你讲给自己准备退路,不知你有没有上心。不过我作为一个傀儡,倒是非常上心的给自己准备了退路,到时候是否能够金蝉脱壳,只看温家的人是否够蠢。”

“我好像没太上心。”魏无羡依然一脸笑意,“我好怕啊,我会死吗?”

“你可能不会死,当替罪羊倒是有可能,不过你要是死了,绝对没人给你收尸。”

“天呐,你看,我被打成这样。”魏无羡动了动,立刻因为背部的伤叫了起来,“还要给别人当替罪羊?还没人给我收尸?”

合欢宗宗主嗤笑一声,将药递给魏无羡,看着魏无羡几口喝了以后倒头便假装自己睡着的模样,才轻声道:“我要把你丢回夷陵了。”

“希望你能聪明些,别当我的替罪羊,更别当合欢宗的替罪羊。”


00.

魏无羡觉得这次睡觉格外不舒服,稍微动一动就全身都在疼。

就算他被打了一顿,也不能这么难受吧?他的床呢?

不知过了多久,他感到自己好像靠在了什么东西上,软软的很舒服,不禁翻了个身。

“嘶——”魏无羡疼得眼泪都出来了,他醒过来就是一声,“疼!”

“不要乱动,”一个还带点儿稚气的声音从魏无羡头顶传来,“你的背和腿都受伤了。”

嗯?魏无羡抬头看去,最先入眼的却是一个形状优美的下巴,再往上是还带着点婴儿肥的脸颊,最后对上了一双略显冷淡的浅色眼眸,额头上还束着一条白抹额。

魏无羡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话来,他现在有点儿晕。

白、好看、美人儿——这是魏无羡第一次见到蓝忘机时脑海中仅剩下的几个词。

就让他给我当老婆——这是魏无羡对蓝忘机一见钟情后的决心。


01.


蓝忘机见靠在自己身上的青年盯着自己不说话,心下紧张:“不舒服?”

魏无羡醒过神,摇了摇头,带着点儿鼻音重复了一遍:“……疼。”

这声疼出来,蓝忘机和魏无羡都吓了一跳,两个人都是被魏无羡的语气吓的,只不过蓝忘机是因为这语气“疼”的太真实被吓到,魏无羡则是被自己语气中透露出来的撒娇和委屈吓到了。

丢人!

夷陵老祖,合欢宗……前左护法,竟然对着一个小少年——嗯,委屈到撒娇?太丢人了!

魏无羡尴尬了一瞬,想从蓝忘机身上起来,刚刚做了个起身的动作,他就疼得又“哎”了一声,蓝忘机连忙制止了魏无羡继续起身的行为,道:“你别乱动。”

魏无羡盯了蓝忘机一眼,决定顺从本心,毕竟他本来也不想从蓝忘机身上起来。

再靠过去的时候,魏无羡就“顺便”抓了蓝忘机的手,“虚弱”道:“你是……谁?谢谢你。”

“……”

蓝忘机僵硬起来,但是又不敢挣脱魏无羡的手怕伤到他,只好任由魏无羡抓着,低声道:“蓝湛,字忘机。”

“啊,”魏无羡笑起来,眼角弯了一个很好看的幅度,用手指在蓝忘机的拇指上摩挲两下,状若无意:“姑苏蓝家么?看你还束着抹额,”魏无羡松开蓝忘机的手,在抹额垂下来的那段点了一下,然后又拉住了蓝忘机的手,“我叫魏婴,魏无羡。”

“嗯。”蓝忘机耳朵热起来,有点儿羞恼。他意识到靠在他身上的青年举止实在不雅,很想直接推开,但是对方身上有伤,只得忍耐。

魏无羡却因为对方是蓝家人感到安心。他迅速意识到合欢宗宗主已经把自己送了出来,虽然不知是巧合还是刻意安排,但能遇到姑苏蓝氏的人,就不用担心自己可能会没办法活着回到夷陵,而回到了夷陵,就等于到了一个万无一失的地方。

魏无羡抬起一只手,虚虚搭在蓝忘机胸口处:“你可以把我送到夷陵么?”

蓝忘机道:“此处就是夷陵地界。”

魏无羡笑容一僵,想起合欢宗宗主对自己说的那几句话,他心里盘算一番,发现基本上环节相扣,并不会出大问题,便“哦”了一声,道:“我受伤了,有些不记得事情。”

这话答得敷衍。蓝忘机沉默下来,没有继续问里面的漏洞。

魏无羡见蓝忘机不搭理他,没话找话:“你为什么救我?”

蓝忘机避而不答:“我帮你把伤处理一下。”

“嗯?”魏无羡在蓝忘机身上靠得正舒服,对方身上有股檀香味儿,闻着闻着都有些催眠了,“能不能不处理?这伤我觉得没什么,多休息会儿就好了,而且……”魏无羡忍着笑,“我的手没办法抬起来褪衣服。”

蓝忘机还想着刚刚魏无羡问他为什么救自己的话,没多思索“不能褪衣服”的意思,况且魏无羡的伤的确需要处理,他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魏无羡:“不能,会感染。我来。”

他小心地把魏无羡移开,想了想又把自己带着的一件外袍垫在了魏无羡身下,拿着水壶起身道:“我去找水。”

魏无羡“嗯”了一声,道:“蓝湛弟弟你快点儿,我现在真的很柔弱,需要你的保护呦,”说着便眨了下左眼,“早去早回,我等你。”

“……”

蓝忘机很快找到了一条小溪,不知是不是魏无羡的话起了影响,反正他很想早点回到魏无羡等他的地方。他加快步程,终于走了回去,却发现魏无羡已经睡着了。

“魏……”

按道理讲,蓝忘机叫魏无羡“前辈”也并无不可,但是不知为何,他十分不愿这样称呼魏无羡。就像刚刚魏无羡问他为什么救自己,他当然可以讲自己不能够见死不救,但实际上如何,他再清楚不过。

可对一个年长于自己的男子一见钟情,这种事难道不荒谬么?

“魏婴。醒醒。”蓝忘机推了推魏无羡,对方才迷蒙着睁开了眼睛:“……蓝湛,你回来了。”

魏无羡的声音有气无力,这次不是假装的。他背上的伤没有处理好就被丢了回来,遇到蓝忘机之前又一个人在这深山老林里待了许久,现下自然是有些发烧,全身软绵绵的动都不想动,蓝忘机拿着水壶给他喂了一点儿水,魏无羡才清醒了些,喃喃道:“……难受,蓝湛。”

“我帮你上药。”

蓝忘机扶着魏无羡坐了起来,拿出了随身带的药,这才突然意识到魏无羡刚刚那句话的意思:他是真的没办法自己褪衣服。

停了一会儿,蓝忘机终于把手伸到魏无羡的腰间,解开了魏无羡的腰封,褪掉了他的外袍和亵衣,魏无羡的伤有些和衣服黏在了一起,疼的没能坐住,但他迷糊成这样也没忘记占蓝忘机便宜,冲着蓝忘机就倒了过去,下巴搁在蓝忘机的肩头:“好疼。”

“你这样我没办法上药了。”蓝忘机闷声道。

“嗯?”魏无羡索性抱住了蓝忘机,和他贴的更紧了一点儿,在蓝忘机脖颈处闻了闻,心道蓝忘机身上的檀香味儿怎么闻着比之前闻到过的香,身体压低了一些:“这样呢?”

蓝忘机简直忍无可忍,撤开了身体:“……你!轻浮!”

他把手攥了起来,刚刚魏无羡还在他耳朵旁吹了一口气,他耳朵都麻了半边。

……但明明魏无羡只是和他第一次见面,举止就如此轻浮,若是对着熟悉的人……对着熟悉的人和他有什么关系?

魏无羡“嗷”的一声嗑在了蓝湛垫在地上的外袍中:“好疼!”

蓝忘机心中那点儿不满立刻被他自己忽略了,有些紧张的去看魏无羡,拿起药帮魏无羡敷上:“……轻浮。”

“你怎么一直说我轻浮,我做什么了?”

蓝忘机手稍重了些:“……自己想!”

“嘶……你轻点!”

蓝忘机没有继续与魏无羡说话,只把动作放得比刚刚更轻了些。上过药后,他又给魏无羡喂了些水,便在魏无羡身边打起坐来,任由魏无羡胡说八道也不回应。

魏无羡说了半晌,口都干了:“蓝湛,我好渴,心疼心疼这个可怜的我吧,我……”

蓝忘机拿着水壶扶起魏无羡,魏无羡就着他的手喝了几口,问道:“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蓝忘机退开一些:“……我来找一些药材。”

魏无羡挑了挑眉:“姑苏蓝家要来这样的地方找药材?什么药材?”

蓝忘机摇摇头:“诉商子,只有夷陵这边有。”

“哦……”魏无羡低笑了一声,猜出来蓝忘机为何要来这里,“拿来对付夷陵老祖吗?可不一定有用。”

江湖上盛传夷陵老祖莫玄羽最怕诉商子,但其实这也不过是他培育的一种药材罢了,并没有那么多效用,更不用提来对付他。

蓝忘机看了魏无羡一眼:“不,是功课。”

“喔,”魏无羡应了一声,好奇道:“那你是怎么……怎么看夷陵老祖?”

蓝忘机沉默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未知全貌,不予置评。”

“嗯,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心里一阵轻松,“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评价夷陵老祖却不骂他的,他不是人人喊打么?”

蓝忘机没回答这个问题:“那你怎么看他?”

魏无羡愣了愣,很快笑道:“我觉得他还可以啊,算是个好人吧。嗯,虽然他在合欢宗当左护法,但听说他日子在那里也过得不怎么妙。”

“嗯。”蓝忘机站起身,拢了拢刚刚找水时带来的木头,生起火来,“为何?”

“什么?”魏无羡问。

“为何不妙。”

“你说这个,”魏无羡笑了笑,声音低了下去,“因为他不愿意进行里面的某些仪式,其实不进行也没什么,但是合欢宗有规定,不按照仪式来就要受惩罚,然后逐出合欢宗,他被打了一顿,就这样,所以不妙。”

蓝忘机敏锐的感觉到些什么,又问道:“仪式?”

“别问啦,”魏无羡打了个哈欠,“你不会想知道的,我若是说了,你定然又要讲我轻浮,我有些困了,要睡觉啰。”

“嗯。”蓝忘机道,“明天伤就会好转。”

魏无羡动了动:“是啊,蓝家的药一直很厉害,哎对了,诉商子等我伤好了带你去找吧,我知道在哪儿,你不知道路,走迷路了反而不妙。”

“好。”蓝忘机起身去给魏无羡盖上衣服,魏无羡又拉住他:“蓝湛弟弟,你可别自己偷偷走了,留我一个人在这儿。”

“不走。”蓝忘机把手抽出来,“睡。”

02.


魏无羡也就修养了三天,身上的伤就好的差不多了。他这几天日日同蓝忘机一处,对蓝忘机可谓越看越喜,但他仍不太想告诉蓝忘机自己究竟是谁。

毕竟已经被逐出合欢宗,莫玄羽本身也是个假名,更重要的是,姑苏蓝家那么正经的一个武林世家,即使蓝忘机有“不予置评”的态度在前,魏无羡直觉也不能够告诉他真相。

或许以后可以,但现在却万万不能。

魏无羡在前面带路不说话,蓝忘机跟着他去取诉商子也不说话,他俩之间本就都是魏无羡话多一些,此时魏无羡不说,蓝忘机自然不言,就这样走了一路,终于找到了长着诉商子的地方。

那几株诉商子长在极高的位置,蓝忘机却疑惑了:“只有这么多?”

“嗯,”魏无羡点点头,“不是说了嘛,夷陵老祖莫玄羽被逐出合欢宗,他的东西也要尽数销尽,这几株是他最先开始培育时不小心撒到的,位置又偏,不然也没有了。”

蓝忘机回答道:“你似乎很清楚。”

“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心虚道,“我猜的,猜的。”他又看了看那几株的位置,“你是全部都要吗?”

蓝忘机摇摇头:“留两株吧。”

“那你别上去了,虽然你轻功应该不差,但是那个位置太难了”,魏无羡有些得意,“而且你一定没有我轻功好,怎么样?叫声羡哥哥,我就给你摘。”

“不必,我自己……”还没等蓝忘机拒绝,魏无羡已经向上跃去,“就这么说定了,蓝湛弟弟,羡哥哥呦。”

魏无羡很快就到了长着诉商子的地方,他回头冲着蓝忘机笑了笑,挑了两株开着一点花的,冲蓝忘机喊道:“蓝湛!看!鲜花配美人嘛。”但蓝忘机只是紧张的盯着他,那位置实在太高,蓝忘机很怕魏无羡会摔下来。

“呦,紧张啊。”魏无羡心笑道,“那我玩个大的吓一吓他。”

“啊——”他假装往下摔去,为了加强效果还把自己的手弄伤了。

蓝忘机果然冲着他掉落的位置就扑了过去:“魏婴!”

03.

魏无羡如愿以偿地摔到了蓝忘机怀里,他心里窃喜,嘴上却道:“蓝湛你松开我,我没事。”

“……”

蓝忘机没顾得上回答,只是忙于检查魏无羡的伤,最后捧起魏无羡的手,垂下了眼睛。

“你……”他的声音有些颤抖,“疼不疼。”

魏无羡半边身子都因为这句话软了,这段时间他对着自己心动的人几乎日日情动,他凑近蓝忘机:“疼,好疼啊。”

“我帮你看一下。”蓝忘机仔细的看着伤口,见没什么大碍,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对不起。”

“说对不起做什么。”魏无羡凑得更近了些:“你刚刚很紧张?”

“……嗯。”

魏无羡偏头在蓝忘机的脸颊上印了一下:“这样呢。”

蓝忘机如遭雷击,不可置信:“你……?”

“试一下。”魏无羡又亲了蓝忘机一下,“紧张吗。”

蓝忘机默然不语,魏无羡却色胆包天,将唇贴到了蓝忘机的唇上,贴了一会儿,他听见蓝忘机突然喘了一声,然后就抱住了他,与他唇齿缠绵起来。

我……我不想管了,我好似喜欢他。

蓝忘机一边同魏无羡接吻一边有些难过。

我喜欢他,但是他还是没告诉我他就是夷陵老祖。

04.


一吻完毕,魏无羡整个人都扑在了蓝忘机身上,倘若接吻前只有三分情动,此时当为七分。

蓝忘机的吻一开始很青涩,后来却十分霸道,他只不过尝试性的去勾了一下蓝忘机的舌头,对方就按着他的脖子更深的吮了回来,环在他身上的手臂也越来越紧,不断与他交换着气息和津液……想到刚刚的亲吻,魏无羡更加兴奋,他伸手就往蓝忘机的下体揉了一把,然后更紧的抱住了蓝忘机,在他的脖颈处亲吻,含糊不清道:“你刚刚那个回应,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你……”他正待继续亲下去,却发觉蓝忘机此时已经一动不动,心下奇怪,略略起身一看,却发现蓝忘机眼圈儿都有些发红了。蓝忘机见魏无羡看他,立刻把眼睛垂了下去,看起来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魏无羡顿时有些手足无措:“蓝湛?蓝湛,我……”

蓝忘机打断了他的话,这可能是短短的十几年生命中第一次打断别人正在说的话:“是,你想的意思。”说着站起身来,他又低头望了一眼魏无羡,声音中还带着点儿颤抖:“魏婴?魏无羡?莫玄羽?夷陵老祖?”

魏无羡好似被兜头泼了一盆凉水,那点儿情动也荡然无存,他慢吞吞地站起来:“你认出我来了。”

蓝忘机依然不说话,只是看着魏无羡。他曾听说合欢宗夷陵老祖莫玄羽夜御数女,也听说过对方男女不忌,因此年纪轻轻修为便极高。这几天他虽然猜到魏无羡便是夷陵老祖,也看出魏无羡举止轻浮,但因为他并未有更过分的举动,又和他说自己已经被逐出合欢宗,以为他和传闻总是不同的,更何况他初见魏无羡就已经难以自拔,不然也不会在救他之后对他的举动容忍至此……但刚刚魏无羡所有的举动都令他既心动又难过,甚至觉得心痛:“……你对所有人都这样吗?”

“啊?”魏无羡愣住了,他本来以为蓝忘机至少得痛斥他一声轻浮,然后拔剑相向,毕竟过去那些年里,但凡“正道中人”知道了他是夷陵老祖,无不以取自己性命为目的,仿佛除掉自己就是拯救苍生一般。

蓝忘机惊觉自己竟然问了这么一句,懊恼不已,抿着嘴把头低了低,不再说话。

“啊,我……,你先把诉商子拿着吧。”魏无羡试探性地朝蓝忘机那里走了走,将那几株诉商子递向蓝忘机,“喏。”

蓝忘机过了好一会儿才把手伸出来,准备去接,魏无羡迅速抓住了蓝忘机的手,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低声道:“没有,只有你,不要信那些传闻。”

蓝忘机挣了挣,道:“松开我。”

魏无羡道:“不松。”他嘴里这样说,行动上却轻轻放开了蓝忘机,再开口已经有些低落:“我不想松开。你说过的,未知全貌,不予置评,你不可以相信那些传言。”

“……”

“那你刚刚?”蓝忘机依然不看他,低头问道。

“我喜欢你,不行吗?”魏无羡说完这句话后,心里感到一点儿委屈。

“你……”蓝忘机愕然抬头,魏无羡却已经退后几步,“蓝湛,我知道你们正道中人在想什么,但我没有做过那些事。”

“你走吧。”魏无羡道。

“……”

蓝忘机摇了摇头:“你刚刚说你……”

“我说我喜欢你,喜欢懂吗?就是想要你,想一直和你在一起,”魏无羡郁闷道,“但你不是不喜欢吗,你走吧。”

“不走。”蓝忘机回答道。

“我就知道你要走……你?你说什么?不走?”魏无羡睁大眼睛。

蓝忘机拉住魏无羡的衣袖,垂下眼睫:“嗯,舍不得。”

“……”

“那你要去我住的地方看一看吗?”魏无羡问道。

“嗯。”



05.


等魏无羡把蓝忘机带到自己之前住的山洞,又把里面看了一圈后,天都已经黑了不知多久。

其实夷陵老祖的山洞里也没什么,据蓝忘机看来,除了爱喝酒这件事是真的外,别的似乎都是别人想当然说的。

毕竟他刚刚进到魏无羡住的地方是,着实心疼了一下,整个山洞除了那张床算得上一件奢侈品外,其他的也不过是一张小书桌,一堆小书架,地上还堆着乱七八糟的酒坛子,上书“天子笑”。

魏无羡进了山洞就往自己的床上奔去:“好累啊,蓝湛你慢慢看吧,夷陵老祖也就这样了,我先睡会儿。”

待蓝忘机看完,魏无羡还躺在床上睡觉,他想了想,便展开自己之前给魏无羡垫着的外袍,躺了上去。时刻已近亥时,蓝忘机不多时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蓝忘机感到有人抱住了自己,但这几天他实在累得很,也没反应过来这有什么不妥,便进入了更深的睡梦中。



06.

比心




tbc.

评论(24)
热度(227)
  1. 云舒云隽几个衡 转载了此文字
  2. 几个衡几个衡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纪追.
© 几个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