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衡

「今でもあなたは私の光。」
(40/150)

【忘羡】“好吃的”

 

民国背景

普通的一天,来吃点好吃的。

 

 

蓝忘机看看手表,起身拨弄烧着水的炉子。

 

今天下午下班回家以后,魏无羡先是和蓝忘机掰扯了一通天气。冬天天黑得早,这天更是阴沉,他俩你一句我十句地说了一会儿,眼瞅着蓝忘机又要去做饭,魏无羡才一拍脑门:“我晕了,今天那个卖热豆腐的老头是不是来前大街,你别做饭了。”

 

他跑到厨房拿锅,一边往外走一边喊:“你把那个炉子弄好!我一会儿就回来!”

 

蓝忘机还没来得及叮嘱魏无羡一句,对方就已经拎着锅跑了,只又远远传来魏无羡的声音:“还有我的辣酱!你帮我一块儿拿出来!”

 

魏无羡出去了大半天,水都烧开一茬才端着一锅豆腐回来,一回来就冲着炉子过去,一边放锅一边念:“他家的豆腐太受欢迎了,围了那么一圈人,幸亏我先把锅递过去了,这才能早点回来,对了,我口袋里有东西,你帮我拿拿?”

 

蓝忘机正摆碗筷,听魏无羡叫他帮忙拿口袋里的东西,伸手拿出一看,却是一张女孩子的照片。

 

“这是什么?”

 

魏无羡道:“回来的路上遇到隔壁陈大姐,她又给你看了一个姑娘,非要我捎过来给你。真是岂有此理,她家隔壁魏小伙到底哪里比不上蓝小伙,怎么总给你找,不给我找?”

 

“再说了,蓝小伙好像不喜欢姑娘吧?”看着蓝忘机一脸解释太多余不解释又憋屈的无奈模样,魏无羡越说越想笑,勾过来脖子在对方脸上亲了一口:“你喜欢谁?”

 

这个问题其实很好回答。

 

过往魏无羡这样问,蓝忘机就回答“魏婴”,次数多了,蓝忘机都不用犹豫,脸上发烫也可以忽略了,就当叫名字嘛。

 

但这次蓝忘机犹豫了一会儿。

 

魏无羡挑挑眉,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就习惯性地跟着蓝忘机揽他的动作被抱了个结实:“喜欢……魏小伙。”

 

这个回答太犯规了,魏无羡在蓝忘机怀里闷声笑了半天,眼瞅着又要去亲蓝忘机,却听见炉子那里发出“呲”的一声。两人才想起,锅里还有一堆豆腐,他俩还没吃饭。

 

 

 

注意力终于又回到了那锅豆腐上。

 

魏无羡捧着碗捞出几块豆腐,挖了一大勺辣酱,稍稍一拌就往嘴里送,被烫也毫不在乎,直呼“过瘾”,蓝忘机在他对面坐着,碗里却不是红艳艳一片,白花花的,蓝忘机也不嫌口淡,吃相又文雅,偶尔才蘸一点儿酱油。不多时,蓝忘机便吃完那一碗豆腐,放好碗筷,看着魏无羡吃。

 

魏无羡在蓝忘机和他一起吃饭的时候是不太说话的,看到蓝忘机吃完,才彻底打开了话匣子。他忙着吃,又忙着说话,还不忘撩蓝忘机。

 

“这天是不是要下雪,蓝湛,你说这个雪是什么时候下?”

 

“你先别说,我先说。我赌今晚我们睡下之后就会下雪。”

 

“……睡前。”

 

“好啊,你要是输了……”魏无羡小声在蓝忘机耳朵旁说了几句话,“行不行?”

 

蓝忘机道:“不行。”

 

魏无羡一愣:“我都送到你面前了你也不吃?为什么不行?”

 

“……天太冷了,做那个,你容易着凉。”

 

什么?男朋友太关心自己以至于清心寡欲该怎么办?

 

魏无羡还待说几句自己不会着凉,隔壁陈大姐家却传来小孩子嚷嚷要吃糖葫芦的声音。

 

哎呦,我也想吃糖葫芦啊,隔壁这孩子委屈了。

 

魏无羡听得牙酸,递了个眼神给蓝忘机,收获“蓝忘机牌谴责眼神”一枚,不再说话,一边听隔壁陈大姐拒绝小孩儿一边埋头吃豆腐,最后听见小孩儿哭了,魏无羡终于绷不住笑了起来。

 

笑完又叹气。

 

旁边煮着豆腐的锅还在咕嘟咕嘟响,白气也在一直冒着。

 

这几年哪个地方都过得紧巴巴的,那些一大家子人的更是精打细算,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虽然他和蓝忘机也是成家了,但到底和通常意义上的“一家子”不太一样。他俩都年轻,又都有工作,蓝忘机又很会理家,饿不着他不说,牙祭也是时常打的,就这样,有时候钱还是不太够用。

 

要搁在之前……魏无羡把碗里剩下的那点吃完,往蓝忘机的碗上一摞,跟着蓝忘机出去看他洗碗。

 

他的思绪又飘回来,设想“之前”也没什么太大意义,反倒是现在,和蓝忘机在一起的每天,都让他觉得更有趣。

 

外面竟然已经开始飘雪。

 

魏无羡提着开水壶,往盆里加了点:“……快过年了,你还回家吗?”

 

蓝忘机洗碗的动作一顿:“不回去。你要回去?”

 

“没有啊,就问问你,待会给家里写封信,你写吗?”

 

“嗯。”

 

洗完碗,魏无羡接过来蓝忘机递给他的那两双筷子,故作忧愁:“最近还是不出去打牙祭了,快过年了,带肉的饺子总该吃吧?”

 

“没那么穷。”

 

“……你就不能让我过过勤俭持家的瘾吗?”

 

“不必过瘾。”

 

“?”

 

“一直很持家。”

 

“哈哈哈哈哈哈哈!对对,那什么所见略同!”

 

 

 

回到房间,两个人对面坐着写信,写着写着,魏无羡问:“蓝湛,你觉得当皇帝有意思吗?”

 

蓝忘机知道魏无羡是想到了这几天报纸上的内容:“并无。”

 

“嗯,我也觉得。”魏无羡在信纸上写下最后几个字。

 

他在蓝忘机面前打了个大哈欠:“好困啊。”

 

蓝忘机知道魏无羡没那么困,和以往一样,本来两个人一人一床被子,魏无羡却非要来和他挤一个,他虽然对这种亲密感到又开心又满足,却总是担心魏无羡着凉。

 

蓝忘机等了一会儿,却没感到魏无羡解他睡衣扣子。

 

他一低头,魏无羡果然还没睡着:“我真想念秋天那会儿。”

 

“为什么?”

 

“哎,”魏无羡终于开始解蓝忘机的睡衣扣子,解完对方的又去解自己的,稍稍扒开,“你真的不懂?可以贴在一起睡啊,那个时候根本不用担心着凉。”

 

他抱紧蓝忘机,感到身前肌肤贴着蓝忘机的,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好困啊。”

 

这次是真困了。

 

蓝忘机把被子掖了又掖。

 

 

 

第二天清早,魏无羡照例是不想起床的。

 

蓝忘机叫了好几遍,临走之前又叫了魏无羡一遍,魏无羡终于爬了起来,洗漱完坐到桌前和蓝忘机含混的道别,拿着被蓝忘机分成好几块的油条配着粥迅速吃完,打算骑着自行车去上班。

 

但看着外面那一层冰和雪水,魏无羡还是放弃了骑行,他推着自行车,走到了他工作的银行。

 

魏无羡下班快到家时,正看到蓝忘机在前面走着,手里拿着两根糖葫芦。

 

他本想追上去,想想还是下了自行车,推着自行车站在拐角处往自家住的巷子里看。蓝忘机没直接回家,而是冲巷子里正在玩耍的、昨天晚上想吃糖葫芦想哭的小孩走了过去,蓝忘机只留个后背给魏无羡,但魏无羡的脑海中还是浮现了蓝忘机一本正经的表情,他不再看,估摸着蓝忘机给完了回家了才推着自行车往家里走。

 

路过拿着一根糖葫芦的隔壁家小孩,魏无羡有些惊讶:“你怎么吃得那么快?不是两根吗?”

 

小孩儿还在看着糖葫芦出神:“啊?就给了我一根啊?”

 

魏无羡若有所思:“怎么样,你蓝叔叔好不好?”

 

小孩儿用力点头,声音又甜又干脆:“好!”

 

得意归家。

 

 

 

蓝忘机正准备给糖葫芦找个盘子放一下,便听到魏无羡回家的声音。

 

他推开门:“蓝湛!我的糖葫芦呢?”

 

糖葫芦一共八颗,魏无羡吃了六颗,蓝忘机吃了两颗。

 

当然,至于当晚魏无羡有没有吃到别的“糖葫芦”,或者别的什么“好吃的”,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end.

评论(19)
热度(202)
© 几个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