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衡

「今でもあなたは私の光。」
(40/150)

【忘羡】虽在堪惊(四)


聋哑学校老师叽×伪聋哑学生羡

实力狗血  不合科学与实际

乱七八糟非典型回忆杀

……现代版二哥哥夜猎笔记?

年上


09.

魏无羡扒着蓝忘机一通伤心,浑浑噩噩,待他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仿佛是到了蓝老师的家里——蓝忘机正担忧地望着他。

为什么是担忧,魏无羡也说不好。那双眸子其实依然是冷静且淡漠的,但蓝忘机就蹲在他面前看着他,还将手抬起来碰了碰他的额头:“魏婴?”

他下意识蹭了一下,那只手迅速收了回去:“要喝水吗?”
魏无羡点了下头,蓝忘机见他回应,便起身准备给他倒水,还没转过身,魏无羡已经一把攥住了他的手,用一种甚至可以称得上怪异的声调口齿模糊地问道:“你为什么认识我。”

蓝忘机愣了,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魏无羡在说什么,魏无羡又重复了一遍,这次吐字清晰了些:“为什么你认识我。”

蓝忘机停了一会儿才“嗯”了一声,大概是在消化魏无羡突然能说话的事实:“我先去给你倒水。”

10.

“我见过你,在江叔叔家,你记得江叔叔吗?”待把水递给魏无羡,蓝忘机就坐下开始回答之前的问题。

魏无羡皱着眉迟疑:“有……我有印象。”

“嗯。”蓝忘机应了一声。

魏无羡等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对方已经没有别的要解释的了:“可我不记得你。”

蓝忘机看他一眼:“六年前的事。”

魏无羡心领神会,当时自己年龄是小,不记得蓝老师也很正常。

“可你怎么会记得我呢?”他问道。

蓝忘机好像想到了什么,抿抿嘴,面无表情地道:“你在我带去复习的书上连续画了27页的兔子。”

“……”

怪不得印象深刻,魏无羡顿时有些窘迫,他先是一阵无言,但又觉得有趣,笑了起来:“嗯,嗯,好像是我……我小时候不太懂事。”他笑了两声,却笑不下去了。

小时候过得是很开心啊。

蓝忘机却道:“你现在年龄也小。”

魏无羡胡乱应了一声:“蓝老师,我……我有事要告诉你。”蓝忘机没说话,但显然是等他说下去。魏无羡抓抓自己的头发,低声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没办法说话,现在又可以了。但我家里的事……”

蓝忘机认真的听着,逐渐捋出了原因。大约是一年前,魏无羡和自己父母一起自驾游,在高速上发生了连环车祸,父母都因此去世,魏无羡却活了下来,魏无羡初见这幕,又因为自己总觉得父母是为了救自己才出事的,受到了刺激,也便说不出话听不见声音,警察误以为他本来就是聋哑,联系了很多人也没找到魏无羡的其他亲属,就将他安排到了聋哑学校。慢慢的魏无羡恢复过来,先恢复的是听力,一直到今天,才勉强又可以说话。

魏无羡讲着讲着又扒到了蓝忘机身上,他心里十分难过愧疚,只想找地方窝着。蓝忘机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拍着他的背,听魏无羡道:“……我……我爸妈他们要不是为了我,可能就不会出事了。”一边说一边往蓝忘机的怀里躲,蓝忘机稍稍收紧了下拥抱,安慰道:“别这样想。”

他不由想起六年前的魏无羡,小小年纪就扰人的很,把他的书上画的乱七八糟也还能一脸笑容的真挚道歉说“哥哥我错了,你别生气嘛,我真的错了,原谅我吧”,让他又气恼又不忍心责怪他,而不会是现在这样一直责备自己。

这是小概率意外事件,不是你的错。

蓝忘机本来想这样安慰魏无羡,但他努力了很久都没能把这句话说出来,他只好对着魏无羡的背拍了又拍,等魏无羡稍稍冷静下来,便松开魏无羡,撤开距离,道:“好好休息,明天再回学校。”

魏无羡捂着眼点了下头,蓝忘机拿了床上的被子盖到他身上,看着他躺下,陪了他一会儿,见魏无羡好像是睡着了,又帮他掖了掖被子,便起身去了客厅。

11.

蓝忘机坐在沙发上,拿着笔在一个本子上写最近这些事,他习惯于将可以称之为“事件”的事联系起来看,然后寻找解决的方法。

聋哑学校的事最重要的还是证据,魏无羡不会就这个事同他撒谎,因此只要掌握了录音,就等于有了解决这件事的突破口。这种可能成为教育界丑闻的事一定很难处理,或许……他在本子上又写下了“录音”“家”以及“魏无羡”这几个字,心里轻松了不少,但等他习惯性重新审视这次的笔记时,却犹豫了起来。

蓝忘机犹豫了没几秒,就划掉了魏无羡的名字——这件事太危险了,必须重新征得魏婴的同意,再规划更详细的解决方案。

想了想,他翻过一页纸,在那页纸上写下了“魏婴”这个名字。

“魏婴”,蓝忘机轻声念道,慢慢写了起来:“车祸、无监护人、因受刺激曾经出现心理性聋哑……”

好在已经开始逐渐恢复了,蓝忘机停下来,缓了缓心中的可惜与难受,继续写道:“听力与语言能力逐步恢复中,心理问题尚需开解,监护人……江家。”

12.

斟酌良久,蓝忘机在监护人那一句后面,补了一个小小的“蓝”字。

他垂着眼睫想,如果魏无羡愿意,可以给他当弟弟。

……令人期待。


TBC.






评论(9)
热度(108)
  1. 淡🍁语-苗几个衡 转载了此文字
© 几个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