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衡

「今でもあなたは私の光。」
(40/150)

【忘羡】虽在堪惊(三)

聋哑学校老师叽×伪聋哑学生羡

年上

……这章竟然没写到回忆杀

06.

魏无羡把录音笔按了又按,支起耳朵想捕捉些动静,但他什么都没听见。要不是听到了自己刻意敲床的声音,他几乎以为自己又听不见了。

窗外面没有风声,宿舍楼里也没有哭声。

魏无羡焦躁地翻了个身——温晁今天没来吗?

07.

第二天蓝忘机过来接魏无羡的时候,魏无羡已经握着录音笔等在了宿舍楼下面。

他眼下两团淡淡的青,无精打采的,一看就是没休息好,蓝忘机拍拍他的肩,带着他往自己停车的方向走。

看到蓝忘机的车,魏无羡感到自己没来由的一阵难受。

到了车上,魏无羡把录音笔往蓝忘机那里送了送,看起来好像是有些无奈,比划道:“昨天没有什么声音。”

蓝忘机帮他把安全带按上:“嗯。你拿着吧,没电了再给我。”

魏无羡把手收回去,过了一会儿忍不住比划:“你不……不担心我其实一直在说谎吗?”

蓝忘机刚刚把启动发动机:“昨晚我在学校,温董事知道。”他看了魏无羡一眼,抽了抽眉尖:“坐好。”

魏无羡强行坐直了身体,打了个哈欠。

“……”

蓝忘机又帮他把车座调低,低声道:“睡吧。”

魏无羡觉得自己又被安抚了,他喜滋滋地瘫在车座上,只遗憾自己为什么不能讲话,不然他可以一边闭眼休息一边和蓝老师说说话,手语当然也行,但是蓝忘机开着车总不能分神看他比划什么吧。

他还是戳了戳蓝忘机的胳膊,被蓝忘机一眼扫过去,赶紧闭眼假寐,嘴角的笑意却掩不住,仿佛做这些小动作可以带给他极大的快乐,脑海中又是一段表情包播放。

“当学生很了不起吗?”

“Sorry,当学生就是了不起。”

“以后天天挑衅蓝老师。”

“天天挑衅,天天挑衅。”

他在这种自娱自乐中慢慢睡着了,所以他不知道蓝忘机在总会在停车等绿灯时看着他。

魏无羡,是之前在江叔叔家见过的魏婴吗?

如果他是,又怎么会在聋哑学校呢?

08.

到了医院,蓝忘机轻轻推了下魏无羡,但魏无羡仿佛睡得很好,抓过他的手就蹭了蹭,嘴唇动了下是要说话的意思,看口型好像是在叫“妈妈”。

蓝忘机把手抽出来,他觉得自己手有点麻,停了一会儿才加大点力气又推了推魏无羡:“醒醒。”

魏无羡把蓝忘机的手一把推开了,好像有些起床气,这才慢慢把眼睛睁开,却不由自主地皱着眉。

蓝忘机看着他蒙着层水雾的眼睛:“……医院到了。”

做完一系列检查后排队等医生的时候,魏无羡才有时间又来找蓝忘机比划:“我昨天什么声音都没听到,还以为自己又聋了。”

蓝忘机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因为他一路上都在想魏无羡是不是魏婴这件事:“你有没有一个名字叫魏婴?”

嗯???魏婴???

魏无羡混乱起来,自己好像的确也叫魏婴,但那是什么时候?不对,他真的叫过魏婴吗?

半晌,魏无羡点点头。

蓝忘机几乎就能确定魏无羡就是自己高中时见过的小孩儿了,他也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打算着什么时候联系一下江家进一步确定一下,问问怎么回事。

但魏无羡觉得很不舒服,在蓝忘机问过这个问题后,他脑海中就一直响着各种叫他“魏婴”的声音,偶尔还会有叫他“阿婴”的声音交错出现,这令他十分烦躁,也有些恐惧。他花了一段时间才平静下来,才发现自己和蓝忘机已经到了医院科室里面。

医生看了他的检查报告,仔细的打量着魏无羡,又问了一些内容,迟疑道:“你……可能需要去看心理医生。”

“为何?”蓝忘机问道。

医生仔细解释了原因,道:“他应该是运动性失语。是不是最近受了什么惊吓?这方面不是我主治的内容。”

魏无羡眨眨眼,他心里也十分疑惑。

蓝忘机道声谢,带魏无羡出去,走到外面才道:“你大概记忆有损。”

魏无羡想比划说没有,他家里人他记得清清楚楚,他也的确是因为说不了话听不见声音被警察送到聋哑学校的。

……可为什么是警察,不是家里人?

他恍惚起来,求助似的看了一眼蓝忘机。

他的蓝老师没说话,看起来却是担心他的模样:“魏婴?”

魏无羡做了一个“啊”的口型,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究竟少了什么?为什么?

蓝忘机见魏无羡情绪不对,迅速拉着他去了车里。少年瘫在车座上,全然没有刚刚睡着前的活跃,两眼无神,过了一会儿却流下眼泪来。

蓝忘机拿了纸巾抬手帮魏无羡擦了下,就感到自己的手被攥住了,魏无羡看着他嘴唇一直在动,他很仔细的看了好几遍才分辨出来对方在说什么。

“我是魏婴。”

魏无羡一直在重复这句话,但他发不出声音,看起来让人难受极了。

蓝忘机犹豫了一下才将少年揽过来,轻轻拍着他的后背,道:“我知道你。”

TBC.




评论(8)
热度(97)
  1. 淡🍁语-苗几个衡 转载了此文字
© 几个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