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衡

「今でもあなたは私の光。」
(40/150)

【忘羡】虽在堪惊(一)

聋哑学校老师叽×伪聋哑学生羡
年上

00.

“所以,你现在听得见。”蓝忘机微微睁大了眼睛。

魏无羡赶忙点头,站在蓝忘机对面眼巴巴地看着这个教他们语文的老师。他其实很想“啊”一声表示是的,但是现在的他却做不到。

蓝忘机轻轻拉了他一下,意示他坐下,问道:“别的地方,有没有不舒服。”

魏无羡摇摇头,比划道:“蓝老师,可不可以不要告诉别人?”

蓝忘机愣了愣,也开始用手语:“怎么了?”

魏无羡沉默很久,才慢慢比划起来:“周末晚上,有同学哭。但是有其他人说话的声音。”他垂下眸子,手势顿了顿:“好像是温晁的声音。”

01.

魏无羡的心里其实很紧张,在他和教他们语文的老师说过自己的情况后,他更紧张了,垂着眼不敢看蓝忘机。

心乱如麻,讲晚上听到别人哭的时候手指都在不由自主地颤。

既害怕又紧张,还有很多的担忧和愤怒。

他几乎能确定那个说话声音就是温晁,同学哭得声音太凄惨,依照他的推断,温晁一定做了些什么。

魏无羡偷偷看了眼蓝忘机,发现蓝老师的表情比平时更严肃了,他试探性的拽了一下蓝忘机的衣服,对方马上看了过来,轻轻握住他的手,低声道:“……别怕。”

少年的手很凉,令蓝忘机的心也跟着紧了紧,他把魏无羡的手握得紧了些,又说了一遍“别怕”,才松开了手,起身给魏无羡接了一杯热水。

魏无羡接过热水喝了几口,感觉心神稳定了些,才把纸杯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准备继续说。刚刚蓝忘机握着他手说得那两句话好像给了他勇气,他比划道:“我说得是真的。”

蓝忘机点点头,没有说话,也用手语和他交流:“我有问题问你。”

“你可以听到声音有一段时间了,每次听到有同学哭,都是周末吗?”

魏无羡点头,想了想:“上上周的周五晚上也有。”

“你做了记录?”

魏无羡继续点头,从兜里摸出一张发皱的纸:“我偷偷记的,只能随身带着。”

蓝忘机展开一看,已经记了快四个月:“之前,为什么不说。”

魏无羡又把头垂了下去:“没有你,不知道告诉谁。而且我那个时候并不确定自己真的可以听到声音。”

蓝忘机对于这份信任有些惊讶,又有些心疼,过了会儿才“嗯”了一声表示回应,继续比划:“别担心,我不会告诉别人。”

“我觉得你和他们都不一样,所以……”魏无羡有些着急地比划。

蓝忘机安抚性地拍了拍魏无羡的肩膀:“……这件事需要证据。周五的时候你再来我这里一次,我有东西给你。”

02.

回宿舍的路上,魏无羡从路边揪了一片叶子咬着玩。虽然在蓝忘机面前他很紧张,还有些害怕,但是出了办公室他就又天不怕地不怕起来,最起码,要让别人知道自己不好惹。

但蓝老师令他安心,所以他才能把真正的情绪稍稍外露一些。

蓝老师只来了两个多月,但是在他的观察中,只有这个老师和岐山聋哑学校的其他老师不太合群。蓝忘机并没做过什么不礼貌的事,相反,他很注重礼仪,但不知为什么,他就是不怎么和其他老师来往。

但他对学生是真的好。在蓝忘机来教魏无羡他们班之前,是一个叫王灵娇的女老师带他们语文,教他们识字时一有不顺心就会打他们,魏无羡和她正面杠过几次, 终于把她气走了。她升了职位不来带他们后,才来了蓝忘机。

蓝忘机很严厉,也很……温柔。

几乎算“因材施教”了吧,魏无羡从他比较贫瘠的形容词里挑了一个他认为最适合的——蓝老师教他们识字从不多做勉强,但是却很严格。

他很有耐心,不会打骂学生,但会挑人罚抄,因为有些同学明明可以学得更多,比如魏无羡,就在短短的两个月内被罚了好几次。

蓝老师每次批改作业都会详细的为他们标注出错误,他很细心,字写得又好看,魏无羡几乎忍不住故意多错一些的冲动,每次蓝老师叫他去办公室,他都觉得很开心,也很安心,蓝忘机会批评他几句,然后再耐心的给他讲一遍。

不止对他,对别的同学也一样。

蓝老师和那些人根本是两种人。

他把叶子吐出来,想起蓝忘机握着他的手说“别怕”。

我才不怕,蓝老师一定会帮我——魏无羡盯着宿舍楼的楼道,嗤笑一声,走了进去。

TBC.

评论(15)
热度(149)
  1. 淡🍁语-苗几个衡 转载了此文字
© 几个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