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衡

「今でもあなたは私の光。」
(40/150)

【忘羡】书店老板和他的小客户(下)

少年读书学霸叽×成年书店老板羡
本来上篇应该直接写完的,但是想想还是修改了下。纯粹是三次元中不支持成年人和未成年人产生感情的产物。原因很多,但如何选择是个人自圝由。
本篇2k5。年下。
仍然会修改,因为还是觉得节奏有点不妥当。【惆怅】
……敏感词令我无言以对。

蓝忘机醒得时候还有些恍惚,总觉得自己昨天晚上好像做了一个和魏无羡相互表白的梦——如果没有魏无羡在他起床时抓着他手亲的那一下。

他顿了顿,小心翼翼地在魏无羡的嘴角吻吻,道:“魏婴,我要去学校了。”

魏无羡迷迷糊糊地点头,又抓着蓝忘机在他手背手心胡乱亲了几下,才把人放走了。

回笼觉睡到将近十点,魏无羡终于从床上爬起来,刷牙时才清醒了些。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昨晚的事他记得很清楚,少年的气息仍若有若无地环绕着他,这令他感到甜蜜,也有些犯愁。

绝不后悔,绝不怀疑,但却惶恐——为着他们之间的这段并不算短的年龄差。

倘若蓝忘机与他同岁,或者他仍是个少年,绝不会出现这种不安的情绪:前者彼此可以相互负责,后者彼此可以毫不在乎。

他是一个成年人,蓝忘机却不是。

我有没有干涉到他应该做出的选择呢?

或者找机会和蓝湛再好好谈一谈?

魏无羡把脸上的水擦干净,转身走出盥洗室,坐在了蓝忘机常坐的那个垫子上。

我可以等他长大。

我也真的想和他永远在一起。

在昨天晚上之前,类似于这两句话意思的想法在魏无羡的脑海中闪过很多次,“愿意”是理所当然的结果,但到了今天他却需要反复的确认另一句他还未思考过的话。

我可以爱他。

我可以每一天都更爱他。

魏无羡反复确认着这几句话是否可以真正地支撑自己一生的感情,在他得出“可以”这个结果时,他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毫无疑问,作为成年人,他至少应当确认自己不是一时冲动或者因为一己私欲才去追求蓝忘机,即使有年龄上的不平等,感情却依然是平等的。

我会认真地爱他,引导他,不勉强他。

魏无羡坚定了想法,一扫刚刚的不安,整个人都活泛起来。他先给江澄打了个暗示自己脱单了的电话,被听到结果的江澄“啪”的一声挂了;又在微信上和温情委婉地炫耀了一下,并在温情问他“是否需要提供保险套”时正义地拒绝了温情;最后忍不住又给江厌离通了个信,带点得意的语气讲“羡羡我找到可以共度余生的人啦”这句话,引得江厌离欣慰地祝福了他好多句,这才消停下来,开始等他的蓝湛,顺便开始一天的工作。

蓝忘机下午放学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场景:魏无羡一只胳膊放在书店的窗户边上,一只手拿着一杯什么喝着,今天的天黑得比昨天晚了些,连带着魏无羡脸上的光影也比昨天的更引人心动。他正在想对方在喝什么,魏无羡却已经看到了他,冲他露出一个笑,起身走到书店门口,仍然是习惯性地捏他的鼻尖:“你回来啦。”

蓝忘机的耳朵红了半边,脸上却一派风轻云淡,嗯了一声便打算去做作业,心里还期待了一下:他的魏婴会吻一吻他么?就像早晨那样。

略等了一下,见魏无羡没有别的什么动作,蓝忘机有些失落。

不知什么时候起,忍耐这人对他的小动作已经变成了放任甚至期待这人的小动作。蓝忘机并没有把这一点失落太放在心上,仍旧和往常一样认真的完成了作业,直到这种情况持续了好几天后,他终于感受到自己心里的失落变得非常的明显。

魏无羡对他做小动作的次数在这几天直线下降,除了晚上睡觉时会亲亲他的额头,其余时间简直称得上“规矩”,既不像之前那样肢体接触不断,也不像那晚一样亲吻他的嘴唇。

其实魏无羡一样觉得有些失落——很多次他都不自觉的想要对蓝忘机做些什么,但每每想起对方是个未成年人,还可能是个被他误导了的未成年人,他就会更注意自己的行为。但很明显,蓝忘机并没有因为他的“规矩”而表现出什么不同来,联想起那天晚上蓝忘机的反应,这给魏无羡造成了一种错觉:虽然蓝忘机并不抵触与他接触,也并不热衷于与他接触。

如果说之前魏无羡只是有和蓝忘机就这个事谈一谈的想法,那么最近几天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就让他下定了谈一谈的决心。

当天晚上,蓝忘机洗漱出来后正奇怪为何早就洗漱完的魏无羡没有先去睡觉,坐在书架旁垫子上的魏无羡就冲他招手了:“蓝湛,过来呀,我有事要跟你讲。”

蓝忘机走过去坐在魏无羡的对面:“怎么?”

魏无羡定定地看了蓝忘机一会儿:“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的谈一下我们之间的关系。”

蓝忘机微微睁大了眼睛,心里突然涌上一股酸涩,应道:“嗯。”

他等着魏无羡来告诉他这几天的疏远是因为什么……是因为觉得不妥当,所以要结束了吗?

但魏无羡却一直没说什么,神色中浮出一点点犹疑,蓝忘机见对方欲说还休的样子,先开了口:“我都可以。”见魏无羡疑惑地看向他,蓝忘机手指蜷了蜷,又补充一句:“你是……想结束。”说罢抿抿嘴,垂了眼睛。

魏无羡大吃一惊:“怎么会?”他本就擅长察言观色,见对方这样迅速意会到蓝忘机此时心中定然是十分难过,因为少年之前在说自己父亲去世时也曾做出类似的面部动作。

“蓝湛,你看着我,”魏无羡拉了蓝忘机的手,“看看我,听我说。”

“我绝不是想和你谈什么结束的事,想和你谈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因为我真的非常喜欢你。”

“我很珍惜你,”魏无羡握住蓝忘机的手,放轻了声音:“我想告诉你我有多么的喜欢你——我不想你有任何的勉强。”

闻言,蓝忘机终于回答了他:“……我也是。”

“我不是一时冲动才决定喜欢你,”魏无羡坐到蓝忘机的身旁,与他十指相扣:“我是认认真真的想过我们之间的感情的,我知道我想天天都和你在一起,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你想做的事……”

蓝忘机握紧魏无羡的手:“……我也是!”

“好啦,我知道。”魏无羡亲圝亲蓝忘机的嘴角,这才把自己最近几天所想的内容全部告诉了蓝忘机,为什么肢体上的小动作减少,为什么会担心蓝忘机被自己误导,被自己勉强。

末了,魏无羡道:“我一点也不认为我们之间的年龄差是什么问题,但是我觉得我应当告诉你我说我喜欢你不是逗你好玩,也不是随便说说就算了。”

“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的眼睛,嘴角动了动。

“怎么样啊小蓝湛,喜欢你羡哥哥这段表白吗?”魏无羡冲蓝忘机眨眨眼:“给点回应啊。”

蓝忘机扑住魏无羡用力地吻了过去,魏无羡被扑的差点倒了,他一只手支撑在地上,一只手安抚性的拍着蓝忘机的后背,加深了这个吻。

良久,蓝忘机才松开魏无羡,道:“喜欢。”

魏无羡拿起蓝忘机的手亲了亲:“肢体接触?”

“喜欢。”

“所以呀,蓝湛,”魏无羡凑到蓝忘机的耳边:“别那么闷啊,什么话都不告诉我……我也会担心,会猜,猜不中会失落。”

蓝忘机顺势抱住魏无羡:“我都想过。”

“嗯,嗯,想过什么?”魏无羡问。

“我们之间的事。”

“嗯?”魏无羡从蓝忘机的拥抱中直起身:“怎么想的?”

蓝忘机拉着魏无羡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处:“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魏无羡被这句话砸得差点忘记怎么说话,半晌却下意识地追问了一句:“还有吗?”

蓝忘机这次红了耳朵,把魏无羡拉到自己怀里,魏无羡亲了亲他红得滴血的耳垂,笑道:“真的还有?”

“嗯。”蓝忘机收紧这个怀抱。

——是什么?

——虫飞薨薨,甘与子同梦。

评论(21)
热度(251)
  1. 几个衡几个衡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纪追.
© 几个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