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衡

「今でもあなたは私の光。」
(40/150)

【忘羡】书店老板和他的小客户(中)

少年读书学霸叽×成年书店老板羡

只有亲亲的原因是有一位以为自己是攻的羡羡。
写围巾的那一部分的时候突然有点怀念高中。
本篇6k5+。
缺点依然明显,所以会修改。
进度快【没有剧情的锅】。

“所以你们俩就和好了?”温情捏着矿泉水瓶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这是什么展开?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小孩子一个当然是当他的知心大哥了,”魏无羡摸摸鼻子无奈道:“我可不想再把人吓跑见不到了,反正他也以为是个玩笑,以后还是不要提了。”

那天的拥抱后,两人的关系终于恢复到之前。魏无羡虽然仍会管不住自己去逗弄蓝忘机,却绝口不提之前的那个“亲吻”,仿佛那真的只是他一个恶劣的玩笑。

他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这段“友情”,连江澄都看不下去了。虽然他前几天在听说自家发小不知不觉地弯了的消息后,恨不得把对方绑在竹竿上捋直,可现在看到魏无羡天天小心翼翼地收敛情绪,心里真是说不出来的膈应,听到温情吐槽魏无羡,赶忙补上一句:“魏无羡你这太怂了!要是我……!算了我不会和你一样!”

“你这种没有过感情体验的人是不会理解我在顾虑些什么的。”魏无羡拍着江澄的肩膀,目光又飘到窗外,盯着路边的垃圾桶发呆。

江澄迅速瞟了眼温情:“魏无羡!别拍了!肩膀要被你拍断了!”

“魏哥……说不定……”温宁刚想说“蓝忘机好像并不讨厌你,说不定你还有机会”,忽然看见江澄在瞟温情,一哆嗦连话都说得利索起来:“说不定你只是把他当朋友过几天就不喜欢了别太放在心上了。”

“唔,也有道理啊。”魏无羡转过头往垫子上一扑:“算了!先……先当好知心大哥吧。”

很快魏无羡就发现自己其实也当不太好什么“知心大哥”,一来蓝忘机自那天开始,做事好像变得比以往更妥帖了,被他逗弄也只是抬头淡淡地看他一眼,情绪也更加少地外露,基本上用不着他去“知心”什么,二来……蓝忘机的正牌“知心大哥”来书店见他了。

魏无羡那天正纠结,心想着“天黑得越来越早了,以后要不然就让蓝湛直接回家写作业别来书店了”,但又有点担心“两个人会不会就此疏远了”,就有一个比他年龄略大一些的男人进来,环顾一周,直直走到了他的面前。

他刚拉出一个笑脸,准备问有什么要找的书吗,就发现面前这个男人长了一张和蓝忘机极为相似的脸,只不过面前的这个眸色更深,脸上也带着笑意:“请问您是…魏无羡吗?”

魏无羡一点头:“你好……你是蓝湛的……?”

“我是他哥哥,”那人态度温和地答道:“我叫蓝曦臣。”

“啊。”魏无羡伸出手与蓝曦臣握了握,一时却不知道说什么,对方却已经把展开了话题:“忘机最近回家都不是很早,问他时他说在你的书店。”

魏无羡连忙道:“我其实准备和他说呢,天黑得越来越早了,以后还是早点回家。”

想了想又补充道:“他在我这没做什么,就是看看书写写作业,”魏无羡笑了笑:“是个让人省心的孩子。”

蓝曦臣笑了笑:“是的。我看忘机讲到你这里时也很开心。”

……难道蓝湛在家时情绪比较外露吗?

魏无羡也笑,但他有点莫名的尴尬。仿佛他做了什么欺负小孩的事,被人家家里人找来了。从前他和江澄一起出去玩闯了祸,碰到有礼的人找上门来时,会比直接骂过他们的人找来时,让他稍加忐忑一些。

“前段时间因为家里的事,忘机总是郁郁寡欢,他在你这里觉得开心,我也放心。”蓝曦臣又开了口,魏无羡却一头雾水——什么意思?感谢我?

他斟酌着开口:“他觉得高兴就好。”

“魏先生,”蓝曦臣道:“你不必……忘机他从小为人克制有礼,也很少有他一提起就觉得开心的朋友。”

“这么说,我算一个了,”魏无羡松了一口气,说话也活络起来:“他的确很好,我们是挺好的……朋友。”

“本来我还想做他的知心大哥呢,不过看你够知心了,我就委屈一下,不做知心大哥啦。”

两人又说了些别的话题,天要擦黑时,蓝忘机的身影在巷口出现。他背着一个书包走着,魏无羡却看出些风姿来:“诶蓝大哥,你弟弟真的是……”

“如何?”蓝曦臣笑道。

“芝兰玉树。”魏无羡想想道。

等到蓝忘机快要走到书店门口时,蓝曦臣突然道:“忘机快过生日了。”说完这句话,他便同魏无羡告辞,走出了书店。魏无羡看到他同蓝忘机说了些什么,蓝忘机低头又抬头,答应了些什么,二人才相互道别,一个走向巷口,一个走进书店。

“蓝湛你要过生日了啊?”蓝忘机一进书店,魏无羡就迎过来:“你来啦,刚刚你哥哥过来了。”

“嗯。兄长叫我以后回家的时候……”

“早点回家是吧!天黑得早是应该早点回去。”魏无羡接道。

“不是,”,蓝忘机声音平平的,“兄长说让我回家的时候注意些。”

“嗯?嗯?”魏无羡反应过来,摸摸自己的鼻子,又清了清嗓子,踌躇道:“那……那我以后送送你吧,你家离这远吗?”

“……不用。不远。”蓝忘机坐到阅读区,从书包里拿出要写的作业。

“不远的话送送也没事啊,你每天来我这里我也得对你负责不是。”魏无羡又走到蓝忘机身边:“蓝湛?蓝湛?理理我。你不是要过生日了?什么时候?”

“我要写作业了,魏婴。”

“好吧,小蓝湛,不说的话到时候你可没有我送的礼物了。”魏无羡捏捏蓝忘机的鼻尖:“好蓝湛,你就告诉我吧。”

“……周四。”蓝湛偏了偏头。

“到时候送你个好玩的。”魏无羡顺手给蓝忘机倒了一杯水,转身去了柜台:“写作业吧。”

我其实也不想要什么礼物,蓝忘机做着作业想。

但是会送什么呢?

他忍不住想起来那天魏无羡在他的唇上贴的那一下,觉得耳朵又热了起来,写作业的效率都慢了起来。

晚上蓝忘机走的时候,魏无羡真的送了他。

“哎蓝湛,外面冷。”魏无羡指指蓝忘机的围巾,“你带得不太好,我帮你。”说着稍稍紧了一下,才和蓝忘机一同走了出去。

“你不必送我。”蓝忘机看看青年穿得并不算厚的衣服,手拽了下围巾。

“那怎么行呢?说好以后送你的。”魏无羡锁了门,瞄了蓝忘机一眼:“系得紧了?”

蓝忘机道:“没有。”

他又把手放下。

八点半并不算太晚,两个人走出小巷时,还看到巷口卖糖炒栗子的阿姨都还没走。

“吃不吃?”魏无羡问。

蓝忘机摇摇头,继续往回家的方向走。

“唔。你家应该是在云深小区吧。”魏无羡同卖糖炒栗子的阿姨打了声招呼,顺便摸了两个栗子:“给你一个。”

蓝忘机看了看,从魏无羡手中接过来:“嗯。”

“那这样看来是真的不远啦。对了,礼物我给你选好了,想不想知道是什么?”魏无羡把自己手中的栗子随便剥了剥填到嘴里。

“……”蓝忘机想说想知道,但是他说不出口,他慢慢把手中的栗子剥干净,递给魏无羡:“我晚上不吃零食的。”

“哦,”魏无羡接过来,觉得有些开心:“谢谢你啦,这可比我剥得好多了。”

蓝忘机没吭声,继续向前走。

魏无羡把蓝忘机送到小区门口就没继续送了:“你耳朵太凉了,下次还是戴个耳套”,他摸摸蓝忘机的耳朵,“星期四送你生日礼物,开不开心?”

蓝忘机把围巾解下来:“你系着吧。”说完转身就走了。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走进去,他拿着围巾站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把围巾戴在脖子上,果然暖和很多。

回去的路上那个卖糖炒栗子的阿姨还没走,他买了一斤栗子回到书店,解下围巾挂好,剥栗子的时候忍不住笑起来。

小朋友栗子比他剥得好,围巾也暖和。

“蓝湛。”

他念了念这个名字。

后几天送蓝忘机,魏无羡都穿得不太多,蓝忘机也每次都把围巾摘给他。两人仿佛形成了什么默契,一个摘一个接,第二天仍旧如此。

星期四的时候,魏无羡拎了一个小笼子给蓝忘机看,里面装了两只珍珠兔,一只身体纯白,另一只耳朵是黑的:“喜不喜欢?”

“……”蓝忘机伸出手碰了一下兔子的耳朵才道:“家里不让养宠物。”

“不让养啊?”魏无羡愁了一瞬这两个小家伙的归宿,但很快又想到了方法:“那养在我这里好啦。不过你到底喜不喜欢?”

蓝忘机点点头:“喜欢。”

“哈哈哈哈哈哈蓝湛你真的喜欢这种软绵绵的小动物啊,”看蓝忘机又点点头,已经伸手去抱其中的一只兔子,魏无羡大感惊奇,蓝忘机平时看着冷冰冰的不像喜欢小动物的样子,买之前他还犹豫了下:“这么喜欢,不如搬过来和我住,这样每天一起来就能看到。”

“……”

魏无羡住了嘴,他发现自己这话说得不太妥当:“蓝湛……”

“我考虑一下。”蓝忘机点点头,有些严肃。

蓝忘机回家和蓝曦臣说的时候,蓝曦臣嗯了一声,道:“你那么喜欢那两只兔子。”

蓝忘机点点头,把兔子的照片给蓝曦臣看。

“挺可爱的,”蓝曦臣笑道:“你也很喜欢魏先生吧。”

“……没有。”蓝忘机否认道。

“……那我和叔父说一声,他应该会同意的。”

“嗯。谢谢兄长。”蓝忘机打算回卧室看看有没有什么必须带的东西。


第二天蓝忘机和魏无羡说可以来住的时候,魏无羡高兴得眼睛都眯得看不见了:“好呀!正好我大冬天一个人睡真的有些冷了。”

蓝忘机点点头,心跳有点快。

过了几天,蓝忘机搬过来的时候,正好遇见温情温宁过来帮忙看店。

“你行……”温情目瞪口呆:“魏无羡你这人真是……”

蓝忘机果然不讨厌魏哥,温宁想。

这两人知道了,江澄没多久也就知道了,他对着电话那头的温情冷笑一声:“祖国的花朵啊……”

“别笑别人的花朵了,你有绿叶没有?”温情怼他。

“我不差绿叶,我得挑一挑,你什么茶都喝?”江澄不甘示弱。

“你不懂,”温情大笑:“你的茶要从绿叶里挑,而我身边都是好茶。”

江澄把电话挂了,转过身喝白开水,嘟囔道:“什么好茶……喝白开水得了。”

其实也没能住多久,因为寒假很快就到了,就算两个人都愿意在书店继续住着,也还得各自回家过年。

蓝忘机收拾了几件衣服:“兔子你带回去吗?”

“带,当然带。不然放这里不就养不好了。”魏无羡盯着杯子道。

“……”

“你开学后还来住吗?”实在忍不住,虽然睡一张床上的时间不到一个月,还是纯盖被子天儿都不聊的那种,但魏无羡就是舍不得。

“嗯,来住。”蓝忘机整理好行李箱。

魏无羡笑了笑:“那来抱一个。”

蓝忘机走过去抱了抱他,提醒自己要坦荡:“新年快乐。”

“你也是。”魏无羡看着已经快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少年,心道都长这么高了。

“诶对了!”蓝忘机走的时候,魏无羡追过来:“联系方式留一个啊蓝湛,都认识那么久了。”说着冲他眨了眨眼:“哥哥回头给你打电话。”

蓝忘机又拿出纸和笔写给他。

魏无羡把纸收起来:“再见啦。”

“嗯。”蓝忘机拉着行李箱,冲巷口来接他的蓝曦臣走去。

魏无羡回去收拾书店,江澄过来了。

“男朋友送走了?”

“哎…你别在他面前乱说啊。”魏无羡道。

江澄一阵恶寒:“你还害羞上了!今天姐带金凌回来了,那谁没来,回去吃饭。”

“不来算了。好久没见我外甥了……诶我就想那个莲藕排骨汤。”魏无羡把电断了。

“肯定做了,回家我妈问你的时候最近的时候你老实点,别乱说话,惹到我妈连着我都没好日子过。”

“哦……你和温情怎么样了?走走,上车。”

“我和她没什么!”江澄一下子炸毛了:“别提她。”

“哎呦师妹,这是怎么了?说来听听。”魏无羡兴奋了,刚刚他就诈一下江澄,没想到好像还真有什么事。

“你闭嘴!管好你自己吧!小心我打……”

“行行打断腿打断腿,哥们儿靠谱,说说呗,没看见我都步入同居的行列了。”

江澄嗤笑一声,过了好一会儿才把他和温情之间关于“茶叶”的讨论说了。

“哈哈哈哈哈哈你俩这么高深吗!”

“再笑!就把你赶回去书店过年!……”

“好好好我不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到家后,魏无羡冲着江厌离打了声照顾就往桌子上煲好的莲藕排骨汤上扑:“好久没尝了,可想死我了。”

“阿羡慢点喝。”江厌离抱着金凌晃了晃放在床上,“妈说她晚上才能回来,这些你们喝吧,我晚上再做。”

“哈哈哈姐你真好。”魏无羡咬着排骨道。

不知道蓝湛喝没喝过这个。

“蓝湛?那是谁?”

“他……女朋友。魏无羡你给我留点!”江澄刚去看了眼外甥,回来就发现汤要没了。

“女朋友?”江厌离惊讶道:“阿羡你有喜欢的人啦?”

“不是,别听他乱说,没有的事。”魏无羡赶紧解释。

“那……”江厌离还想继续问,魏无羡抢着道:“姐,回头可以的时候我再和你说。他还没答应我。”

“那还是有了呀。”江厌离笑笑:“别欺负人家女孩子。”

“……”

魏无羡觉得还是不说了。

晚上打电话的时候,两个人说了一会儿兔子的事,魏无羡就问蓝忘机:“蓝湛,你喝过莲藕排骨汤没有?”

“没有。”蓝忘机闷闷道。

“哎呀哈哈哈哈,你没喝过,诶下次带你来尝尝我姐做的莲藕排骨汤,可好喝了。”

“嗯。”蓝忘机答应着,又问:“你天天都给我打电话吗?”

“对啊。行不行?赏个脸呗好蓝湛。”

“除夕也打吗?”

“除夕半夜给你打,祝你新年快乐怎么样?”

“………好。”

“那……晚安啦。”

“晚安。”

魏无羡哼着小曲从阳台走回客厅,虞紫鸢瞪了他一眼:“老大不小的人了还吊儿郎当的,去把垃圾倒了!”他愉快地去扔垃圾,虞紫鸢也没放过江澄:“去把碗刷了!”

蓝忘机挂了电话,回客厅垂着眼睛坐了一会儿,问正在看新闻的蓝曦臣:“兄长,你喝过莲藕排骨汤吗?”

蓝曦臣正心怀天下,盯着电视:“嗯?没有。怎么了?”

“据说很好喝。”他想起那人描述时兴高采烈的语气。

蓝曦臣终于把目光转到了蓝忘机的脸上:“过年做一个尝尝?”

“也行,”蓝忘机一脸淡然:“我都可以。”

“蓝湛,”手机那端的人喘了两声粗气:“你在不在家?”

“在。怎么了?”蓝忘机问。

“我在你家小区门口……”外面噼里啪啦鞭炮响成一团,魏无羡又喊了一声:“……小区门口那里!”

蓝忘机把手机挂了就往外走,到小区门口那里的时候,魏无羡手里还拿着串糖葫芦,冲他挥手:“蓝湛!这儿!”

蓝忘机走到他面前:“你怎么来了。”一边说一边把围巾摘下来给魏无羡,魏无羡把糖葫芦递给他:“新年礼物。”

蓝忘机接过来,催他道:“快回去吧。”

“诶,刚来就让我走?我还没说新年快乐呢?不怕我伤心啊。”魏无羡笑着说:“这围巾给我当新年礼物吧,我看我用它的次数都快赶上你了。”

“嗯。”蓝忘机上手帮他整理了一下。

“魏婴,”蓝忘机看着魏无羡:“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魏无羡习惯性地捏了下蓝忘机的鼻尖:“新的一年,每天开心,学习进步。”

“嗯。”蓝忘机又催他:“回去吧,外面冷。”

这人还真的是很温柔,魏无羡想。

赶紧开学吧。

开学前的一天,蓝忘机拖着行李箱自己到了书店门口,魏无羡看见他笑容都变大了些:“蓝湛!”

蓝忘机点点头,魏无羡过来要帮他拿行李,他摇摇头,自己拉了过去。

“你哥哥没来送你吗?”

“嗯,他出差了,让我自己来。”

“诶,我这都成托管所啦。”

但他还是高兴,魏无羡除了除夕那天见了蓝忘机一面,其余时间都在和江澄被抓着去往各个亲戚家,打电话都打不时间长。

他真的很想蓝忘机。

你想我吗?

看着蓝忘机收拾东西的背影,魏无羡道:“蓝湛晚上我请你吃火锅吧。正好你也能吃辣,我们可以点一个全辣。”

“嗯。”蓝忘机背对着他点点头。

两个人一身火锅味的回了书店,魏无羡直接去洗了澡,出来后却觉得眼睛有些不舒服。

“蓝湛,你看看我眼睛里是不是进东西了,好痒,这样下去我感觉自己以后都再也看不见东西了。”魏无羡虽然有点夸大其词,手却不停地揉着眼睛,躺在床上支使蓝忘机。

蓝忘机如他所愿,坐过来看了看,见魏无羡在床上扭来扭去,也有些无奈:“别动。”

魏无羡没有再动,眯着眼:“真的很痒。”

“嗯。”蓝忘机凑得更近,对方的眼睛里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也不像严重的样子,想来也差不多揉没了——但他注意到了魏无羡带着水光的眼睛。

“你帮我吹一吹啊。”魏无羡道。

蓝忘机无端生出了好久都没出现过的窘迫,移开自己的视线,道:“没事。我去洗澡了。”

“好吧,”魏无羡打着哈欠翻了个身,“那你待会儿帮我滴下眼药水吧。”

蓝忘机点点头,不一会儿他洗澡后拿着眼药水过来的时候,却发现魏无羡已经睡着了。

“……”

蓝忘机又把眼药水放回去,躺到床上,就像过往曾经一起睡觉的每晚那样,静静地转过头看着魏无羡,他看了一会儿,刚刚准备闭眼睡觉,就感觉魏无羡的手臂环了过来,蓝忘机一动不动地任他环着,末了还是把魏无羡的胳膊轻轻放了回去,俯身帮他摆好睡姿,却没忍住又开始看魏无羡,想起刚刚魏无羡带着水光的眼睛,忍不住凑得更近。

刚刚应该帮他吹一吹,蓝忘机想。

“蓝湛。”

蓝忘机愣了愣,看着魏无羡。

魏无羡一直没睡。刚刚他在床上一时兴起,打算装睡好等蓝湛叫他时吓蓝湛一跳,不想这人却一声不吭,待蓝湛关了灯他才悄悄眯缝着眼看了一眼蓝忘机,发现对方一直在看他,对他的动手动脚也颇为忍耐,全然没有平日里被自己撩拨厉害了时羞恼的样子。

他假意试探,却意识到少年其实对他非常纵容,魏无羡感到自己心里那点隐秘的期待也像是被对方的视线盯出了一个小洞——所以我可以更过分一点吗?

这样想着,魏无羡不由得又叫了一声“蓝湛”,而对方终于反应过来,却保持着姿势没动,只是嗯了一声。

他移动了一下身子,往上了一点,让双方距离得更近,声音中带了些诱哄:“不要动。”

蓝忘机撑不住似的眨眨眼,如魏无羡所要求的那样,果然还是一动没动,魏无羡“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接着便敛了笑意,神色认真的微微抬起头,亲昵地蹭了蹭蓝忘机鼻尖,又道:“别拒绝我。”

蓝忘机被这突如其来的接触弄得僵硬了些许,但还是点点头,表示默许。

魏无羡得到允许,又蹭蹭蓝忘机的脸颊,偏了头,亲了下蓝忘机的嘴唇:“不能跑,不能不见我,不能拒绝我。”

魏无羡心里没底,万一再把人像一年前那样撩拨生气了,自己可就太后悔了。他刚刚说的那句话,看似强硬实则忐忑,其实还有一点点恳求的意味。

蓝忘机也感觉到了这种拘谨,他心跳得很快:“不拒绝你。”

魏无羡笑了笑,沿着蓝忘机的唇角一点点亲过去,蓝忘机任魏无羡动作,但魏无羡亲了一会儿后却不继续下去:“你还是拒绝我。”

蓝忘机愕然,他有些疑惑地看向身下那人:“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主动亲我?”魏无羡破罐子破摔。

“……不知羞。”蓝忘机说过这句后,自己也不好意思起来,但他还是亲了魏无羡,就像魏无羡刚刚对他做的那样,两人唇齿缠绵了好一会儿,蓝忘机才和魏无羡分开,低声道:“我不会。”

“知道你不会了,”魏无羡又把唇贴过去,“我教你。”

蓝忘机还来不及嗯一声,就感觉自己口中进入了一个软软的东西舔了自己舌头一下,他立刻反应过来,也学着这样去勾缠魏无羡的,仿佛被按下什么开关,蓝忘机夺过了这个吻的主动权,掠夺着魏无羡口中的气息。魏无羡被亲得头脑发晕,还不忘死死抱住蓝忘机,生怕亲他的这个人跑了似的。

一吻完毕,魏无羡气喘吁吁地道:“蓝湛,你竟然说你不会,你确定不是无师自通?”他一边说一边忍不住地咧嘴笑,感觉自己像是偷吃了一块糖但又十分贪心的孩子,凑过去道:“再来。”说着便又亲过去。

“……”

蓝忘机耳朵发烫,但他实在想和魏无羡亲近,是以又和魏无羡接了一个忘情的吻,最后轻轻咬了下魏无羡的下嘴唇,两人这才告一段落,开始好好说话了。

“你也喜欢我吗?我特别喜欢你,真的”虽说魏无羡总应该在刚刚的亲吻中获得答案了,但他仍然忍不住想去进一步确认,头窝在蓝忘机的脖颈处,亲了下他的心口:“喜欢吗?”

“嗯,”蓝忘机抱紧魏无羡:“很喜欢。”

魏无羡放下心来,抬头一口亲到蓝忘机下巴上:“睡吧,明天还要上课。”

“好。”蓝忘机也亲亲魏无羡的眼睛,松开魏无羡,手却还搭在他的手上。

两个人这么相互手拉着手在黑暗中又对视了一会,还是魏无羡先忍不住了,蹭过去又摸摸蓝忘机的脸:“蓝湛,你知道吗?你特别好。”

蓝忘机轻轻嗯了一声。

——你也是。

评论(28)
热度(262)
  1. 几个衡几个衡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纪追.
© 几个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