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衡

「今でもあなたは私の光。」
(40/150)

【忘羡】书店老板和他的小客户(上)

初中少年读书叽×书店老板成年羡
忍不住先写了这个脑洞,两到三章,本章字数6k5。
年下。



新年伊始,云深中学和云梦中学之间开了一家名为“随便”的新书店。

说是书店,是因为这家店里的书的确很多,各种种类都有:文学巨著、科学专著、教辅材料、少儿图书。虽然主要是这些书摆在书架上,但若是你想看一本少见的工具书,告诉书店老板后,用不了几天,他也能找来给你。嗯——成人书籍也是有几本的,但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也就没摆出来。它也提供各种饮料酒品甚至小吃的服务,来了就无限制提供柠檬水。隔壁还开了一家以莲藕排骨汤为主打的饭店,如果恰好饿了,放下书去吃饭也可以。书店内专门在书架面前提供了供阅读者读书的垫子,甚至单独辟出了一块阅读区提供桌椅。一来二去,这家名为“随便”的书店就吸引了很多学生过来,但来了没几次,学生们就发现,这家名为“随便”的书店在读书要求方面可一点都不随便——进书店必须读书两个小时,不然就干脆别进来。

学生们并不是不愿意读那么长时间书,只是周末还好,平时来岂不是连写作业的时间也没有,再加上两个小时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很多事都可能发生,来了书店如果有急事不能走倒不好——这样开了大半年,来的人反而渐渐少了起来。

书店老板魏无羡倒是无所谓:“来的人少也好啊,虽然我喜欢热闹但是书店还是安静些好。”他见来的人不多,自己乐得清闲,偶尔就把书店推给朋友帮忙打理,自己跑出去玩。请几个时常帮忙的朋友吃饭时,朋友们不由得吐槽他不靠谱,他也不放在心上,眉毛一挑便笑:“我信任你们还不成吗?”

名为江澄的朋友毫不客气:“爱玩就说爱玩,整这些有的没的。”

“我其实也是为你的人生大事着想才找你帮忙,师妹,找到女朋友了吗?”魏无羡揶揄道。

“你想多了,”江澄正色道:“台湾尚未回归,祖国尚未统一,不敢沉迷儿女情长。”

“呸!”温情冷笑一声:“他魏无羡是爱玩,你江晚吟就是爱面子,没女朋友就没女朋友,实在不行以后跟姐凑合不嫌你!”

江澄正待反驳,温宁对着刚刚端上来的糖醋鱼拿着筷子劝道:“吃饭吃饭……姐,魏哥江哥,糖醋鱼凉了不好吃了。”

魏无羡眼疾手快:“来来来吃这个!一会儿再尝尝这家的莲藕排骨汤怎么样。”

“这还用尝,肯定没我姐做的好吃。”江澄叼着块糖醋鱼哼哼。

“你这个姐控,”温情也咬着饭含糊不清道:“你们这三个姐控!”

吐槽归吐槽,魏无羡依旧浪的开心,直到他第一次见到蓝忘机。

在这个南方城市,六月的天中午最让人头疼,魏无羡还穿着个黑体恤衫跑进跑出的搬书——天地良心这天他可真的没出去浪,前几天温情和他说有个初中生来找鲁迅的《南腔北调集》,他这才发现店里只有几本鲁迅的小说和散文,杂文集却是没有的,索性收了几套,今天刚刚送来。一边搬一边想初中生看鲁迅的杂文是不是早了点,不怕看得极端么?虽然他看得少,但也知道鲁迅的杂文议论时政的多,犀利尖锐,不似他的散文,多让人有怀念追惜之感。

不然以后给阅读书籍种类的学生们规定个年龄限制?

他自以为贴心的起了个主意,搬完书后就和温情商量。

“你思想幼稚还不许别人深沉了?”温情哭笑不得,冲一个方向意示道:“你看。”

“看什么?”魏无羡撩着衣服擦汗,俊朗的面容有些发红:“怎么了?”

“就是他问有没有《南腔北调集》,这孩子一看就挺有思想的。”温情加重了“有思想”这几个字的音,意味深长地看了眼魏无羡,意思很明显——你就不行了。

“干什么干什么呀?我只是……”魏无羡顺着温情的意示的方向看过去:“……挺好看的。”

“魏无羡,你还能再自恋点么?”温情无语道。

“没有,我说他,”魏无羡下巴点了点:“小朋友长得挺好看的。”

温情不搭理他,转过身准备晾一杯柠檬水,听见魏无羡让她拿杯啤酒给他,她推过去一杯,魏无羡道声谢,拿着啤酒就往看书的小朋友那里去了。

“你好,就是你要看鲁迅的书吗?”魏无羡就地坐下,压低声音道。

蓝忘机略有惊讶的抬眼,面上却是波澜不惊。眼前的青年颇为俊秀,唇角带着笑意:“我是这家书店的老板,你可以叫我魏婴。”

蓝忘机点点头:“是。”抿抿嘴又道:“蓝湛。”

魏无羡眼睛一亮:“这名字好听!”蓝忘机没继续说什么,事实上他也觉得没有什么要继续交流了——虽然他有点想和这个老板说话。

他低下头准备继续看书,魏无羡却问个不停:“鲁迅的杂文你能看懂么?哎你要喝杯这个吗?”他指得是啤酒,蓝忘机摇摇头:“喝酒看书不好。”

“哪里不好?不过你倒是说说为什么要看鲁迅的书啊小蓝湛。”魏无羡兴致勃勃。

听到“小蓝湛”这个叫法,蓝忘机有些羞恼,但想到魏无羡是书店老板,应当没有什么恶意,还是回答道:“家中长辈常常赞誉鲁迅先生执笔为民,杂文尤甚。我就想找来看看,虽有艰涩,但看懂不难。”

了不得,魏无羡想,果然还真是有深沉的小孩。

他起身拿了《南腔北调集》,凑近问:“那为什么只问这本?”

蓝忘机终于看他一眼,轻轻拿过书,翻到一篇,指着一句话道:“这句。”

——我们只看见点灯是平凡的,放火是雄壮的,所以点灯就被禁止,放火就受供养。你不见海京伯马戏团么:宰了耕牛喂老虎,原是这年头的“时代精神”。

“喜欢这句?”魏无羡问道。

蓝忘机思考一会儿才回答:“也不是,曾经在家里长辈的笔记中见过这句,觉得很有道理。”

“这样,”魏无羡伸手捏了一下蓝忘机的鼻子:“真的不喝?”

蓝忘机腾的站起来,皱着眉:“不喝!”

“好嘛,别生气嘛,对不起啦。”魏无羡见把人惹着了也收敛了些,“你坐下呀,我不闹你了。”

蓝忘机却道:“我要走了。”

“你看够两个小时了?”魏无羡笑着问。

果然,蓝忘机像是被什么噎住一样,站在那里只是手指动了动,就又坐下了。

魏无羡心情很好,拿着《南腔北调集》:“这本书就送给你啦,小朋友。”说着起身回到了准备柠檬水的柜台上,果然没有再过来逗弄蓝湛。

此后蓝忘机每次来,总能碰上魏无羡,魏无羡也每每来招惹他:一会儿让蓝忘机叫他哥哥,一会儿又去做点小动作干扰他看书。临近学生的期末考试,蓝忘机也只是隔几天才来一次,但等到七月初放了假,他便天天来了,这可便宜了魏无羡的作恶欲,一见面就先喊一句“蓝湛你怎么才来,我可想死你了”,引得蓝忘机总是别过脸不看他;总是“小朋友”长“小朋友”短的喊蓝忘机,让对方叫他“哥哥”,最后收到蓝忘机一声带着恼怒情绪的“魏婴”也觉得很有意思;去给蓝忘机换柠檬水的时候极力推荐啤酒和白酒,却总是被严辞拒绝;甚至拖着蓝忘机出去一起撸串,厚厚的辣椒面和孜然撒在羊肉串上,用单饼撸下来咬一口再喝上一杯啤酒,魏无羡就乐滋滋的十分开心。

还有美人作陪呢,岂止秀色可餐,简直秀色可餐!

他盯着慢慢咬着羊肉串的蓝忘机,忍不住拍了一下桌子:“蓝湛!想不到你也那么能吃辣!”又把扎啤推过去,“还是不来点吗?”

“嗯。不来。”蓝忘机喝了一大口白水道。

他不太能吃辣,但不想拒绝魏无羡的好意。

毕竟,和魏婴在一起,虽然……他有点讨厌,但总是开心的。这样想想,吃辣也没什么了,只是酒,却绝对不能喝的。

魏无羡也不多做勉强:“我听温宁说,你在云深中学,每次都考第一,”蓝忘机看向他,似是不解为什么会说到这个,魏无羡继续道:“学霸啊!生物学的怎么样?”

蓝忘机把羊肉串的铁盘往魏无羡那里推了推:“尚可。”

魏无羡坐过来,揽住蓝忘机的脖子:“生殖系统那里学的怎么样?”

蓝忘机迅速反应过来魏无羡又要开玩笑了,但是这个话题是头一次,他忍不住耳朵红了起来:“魏婴!”

“好嘛,我不问了,”魏无羡捏捏蓝忘机的耳垂,又坐回去:“耳朵都红了,别那么害羞啊,我又没别的意思。”

蓝忘机垂着眼:“轻浮。”

“嗯???”眼瞅着魏无羡又要开口说话,蓝忘机又道:“食不言!”

魏无羡笑起来,道:“好啦,好啦。你别气,对不住。”

逗他实在太有趣了,魏无羡想。

两个人很快撸完了串,回到书店,正好碰见江澄过来替温情。江澄一看魏无羡的样子就知道他又去喝酒撸串了:“魏无羡你又去喝酒?胃不好怎么不长记性?温情不是说你最近着店多了吗!”

蓝忘机看看魏无羡,魏无羡赶忙道:“我有数我有数。这不是有你们嘛,我就带着小朋友出去撸了个串。”

江澄看一眼蓝忘机,哼了一声:“你别带坏他就行了!我先走了!”

“师——妹——再——见——”

“滚!”江澄咬牙切齿,扭头走了。

大中午的没几个人,蓝忘机也没像往常那样直接去看书:“胃不好?”

“关心我呢小朋友?哎哎别走!看我!”魏无羡拉住转身欲走的蓝忘机,眨了眨右眼:“别担心啊,我心里有数。”

“嗯。”蓝忘机抽出手,“我去看书了。”

“去吧去吧我睡会儿觉,有人找我你叫我下!”魏无羡挥挥手,窝在几个垫子上准备午休一会儿。蓝忘机又“嗯”了一声,打开书看了起来。

看了一会儿,蓝忘机抬头看了魏无羡的方向一眼,发现对方已经睡着了。

他走过去,看了魏无羡一会儿,感觉有点凉——魏无羡图凉快正对着空调口。蓝忘机先是把空调的送风方向调了调,又去书店中平时放着魏无羡衣服的小房间里找了件外套给魏无羡盖上。魏无羡睡梦中抓着他的手蹭了蹭,他也没像往常那样抽回去,但心跳仍旧是像往常这种时候那样更快了些。不一会儿魏无羡松了手,蓝忘机又静静看了他一会儿,便又走回到之前的地方,坐下来继续看书。

魏无羡醒过来的时候,看到自己身上盖的外套,先是无声地笑了一会儿:蓝湛可太懂事了。然后便喊道:“蓝湛!”听到蓝忘机答应了一声,他坐起来,笑得更开心:“蓝湛你怎么那么好,太贴心了。”蓝忘机点点头道:“你醒了,我要回去了。”

魏无羡不好留他:“嗯谢谢你啦!回去路上慢点!”

暑假很快过去,蓝忘机升初三了,但仍是天天来书店。魏无羡本来还惆怅暑假过得太快,蓝忘机不能天天来书店了,见蓝忘机仍是天天来,不由得开心得建议道:“蓝湛这样会不会耽误你学习?不然你把作业拿到这里写吧。”

蓝忘机摇摇头:“能写完。”只是后来每次来的时候都带一个笔记本做摘抄,有时抄写一些语句,有时抄写一些例题,倒也收获不少。

白天一天天变短起来,蓝忘机每天下午六点到书店,待到八点走,魏无羡每天都看着蓝忘机走出书店所在的街道才回身进书店,哼着歌整理书籍,九点把店门从里面一锁,去书店后面的小房间里睡觉。

两个人的感情似乎越来越好了,但魏无羡仍然热衷于作死。

那天是星期天的下午,蓝忘机像往常那样开书店看书顺便扩展一下学校里的知识,见店里没别人,魏无羡就又过去闹腾他。

蓝忘机认识魏无羡的时间长了,遇见这种情况也不恼,只喊了声“魏婴”,便又低下头看书。魏无羡的头斜靠着一个垫子,从下往上看着蓝忘机脸,模糊想着蓝湛是真的好看,这个角度也好看,便坐起身来,侧着脸从上往下仔细看蓝忘机。

额头,眉眼,鼻梁,嘴唇。

魏无羡盯着蓝忘机颜色浅淡的唇,忍不住去想这双唇是否会很柔软。这样想着,他不由得喊了一声“蓝湛”,引得蓝忘机偏头看向他。虽然他并没有想好用什么方法去测试这双唇的柔软度,身体却已然像选择好了方法似的做出了反应。

魏无羡飞快地凑近蓝忘机的脸,将自己的唇在蓝忘机的唇上贴了一下。

蓝忘机猛地把头撤开,似是吓了一跳,脸色都变了:“你!……”

这下魏无羡也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了,他无措了一瞬,一边暗暗懊悔着在心里殴打自己,一边嘻嘻笑道:“怎么了蓝湛?嘿我和你说,以后你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就可以这样。”

蓝忘机的脸色更难看了,魏无羡看着他谴责的目光,摸了摸鼻子:自己这样是有些变态了,不会吓到蓝湛了吧。不然……难不成这是第一次?怪不得那么生气,但……可是自己也是第一次,蓝湛他其实也没怎么吃亏吧。

这样想着,他又不怕死地开口,企图缓解一下这莫名令人焦躁的氛围:“蓝湛你不会是第一次吧?别生气嘛,这不要紧。男人之间偶尔这样也挺正常的。”

“正常?”蓝忘机问道。

“是啊……”魏无羡心虚道。

蓝忘机却像是已经冷静下来,和缓了脸色,静静地看着他。双方一时都安静下来,气氛反而变得尴尬,魏无羡忍不住道:“蓝湛,你……”

蓝忘机此时也开了口:“你……”

魏无羡收住话头,示意蓝忘机先说,反正他也已经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

“……你对所有人都这样吗?”蓝忘机问。

魏无羡茫然地想着不是啊我就对你这样过,但话说出来却变了个意思:“当然啦,哥哥我可是身经百战了。怎么,要不要学一下?”

蓝忘机的手指蜷了蜷,勉强压着怒气:“轻狂!”说着站起来转身就走,魏无羡很想去拉他,却没敢起身。

蓝忘机走到书店门口,又转过身,语气意味不明:“……魏婴。你这个人,是真的很讨厌。”

说完这句话,蓝忘机就走了。魏无羡靠着书店窗玻璃,看着他走出书店所在的这条街后,终于把手上的书重重地拍在了地上。

他抹了把脸,想,自己刚刚都在做些什么,怎么……怎么会?

“唉。”

明天蓝湛来的时候,和他道歉吧。

魏无羡魂不守舍的叹了十几次气之后,终于下定决心道歉。

第二天魏无羡在书店眼巴巴地等了蓝忘机一天,蓝忘机却一直没有来。他心虚的想,蓝湛难不成会因为昨天的事再也不来了吗?但想到之前蓝湛也不算每天都来,除了最近这几个月,之前一开始的时候也常常有隔几天才来。这样自我安慰了一个星期,蓝忘机还是没来,魏无羡终于坐不住了。

魏无羡心里难受得要死,一会儿后悔自己那天“为老不尊”地亲了蓝忘机;一会儿后悔自己每天缠着蓝忘机胡说八道,给蓝忘机留下了轻浮的印象;一会儿又后悔认识蓝忘机这么长时间,都没找他要过联系方式。这样后悔着,心里反而惊涛骇浪一般意识到了一个事实:他那天根本不是为了测试蓝湛的唇是否柔软才去亲那么一下,而是因为实在喜欢蓝湛忍不住才去亲了他。

“我真傻,真的,”魏无羡一边整理着鲁迅专柜的书一边自言自语道:“我单知道自己是个为了好玩会逗弄别人的人,却不知道逗弄别人好玩这件事是不包括去亲那个人的。”

他一屁股坐在书店窗玻璃旁,黯然想着:所以蓝湛果然不会再来了,而我只能记得他的嘴唇的确很软,还有点甜。

蓝湛他——魏无羡又想起来蓝忘机临走时说的话“你这个人,是真的很讨厌”。

他很讨厌我,他不会再来了。

基于这个“我很喜欢蓝湛但是蓝湛觉得我很讨厌”的认知,魏无羡恹恹地过了好几天,消停了不少,连偶尔来帮忙的江澄都看出来了:“你怎么了?蓝忘机不来没人让你招惹很难受?”

“你不懂,”魏无羡翻了个白眼继续难受:“我这叫伤心欲绝。”

温家姐弟过来的时候就看出来点别的意味了。

“你怎么跟失恋了似的?”看魏无羡没反驳,温情更加惊讶了。一想到魏无羡居然还能有被“失恋”的时候,好奇的不行,问道:“是谁?”

“姐……是……是蓝忘机……”温宁来过的次数多些,看出来魏无羡是因为蓝忘机不来了才难受:“魏哥?你……?”真喜欢?

温情拧着眉头想了半天都没对上号:“蓝忘机?哪个小姑娘?经常来书店吗?”话没说完就被温宁拉了一下:“姐,男的。爱穿白衣服的那个。”

温情楞了一会儿,好像还在想蓝忘机究竟是哪路神仙,想了一会儿才突然反应过来:“魏无羡!你!??他不还是个初中生吗??”

“别说的年龄那么小好不好,他都15了。”魏无羡企图据理力争。

“那你多大了?不对,重点不是这个。他不也是个男的么??也不是,你对人家孩子做什么了怎么人来都不来了?”

魏无羡沉默下来,半晌才答道:“我亲了他。”

温情彻底无言以对。

临走的时候,温情建议道:“要是他下次再来……你道个歉吧。别连朋友都做不成。”

魏无羡沉重地点点头:“我早想好了,但是他一直没来,我又……没有他联系方式。”

你撩了人家那么长时间联系方式都没有??你对得起“书店撩祖”的名号吗?温情张张嘴很想吐槽出来,但看着魏无羡一脸生无可恋,也替自己的朋友难受起来。忍了忍,还是没再说什么。

走出小巷,温宁才犹豫着开口:“姐,其实我觉得蓝同学他不讨厌魏哥。”

“但是人家没来啊。”温情微笑。

“唔。”温宁闭上嘴。

日子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冬天都彻底到了的时候,蓝忘机终于又来书店了。

那天天气不太好,白晃晃的太阳挂着一点温度都没有,干冷的风呼呼的吹着,眼瞅着到了下午,书店也没来几个人,魏无羡给自己煮了杯咖啡,打算喝完这杯咖啡就关门回家约温情温宁还有江澄出去吃火锅。

看到蓝忘机推门进来的时候,魏无羡连招呼都忘了打。蓝忘机也没看他,把黑色羽绒服脱了挂好,垂着眼睛就去往常经常看的书区,坐在垫子上看书了。

魏无羡犹豫一会,端着两杯柠檬水过去:“喝么?热的。”

蓝忘机看了杯子一眼,仍是不看他,但还是接了过来,低声道:“谢谢。”

魏无羡坐在蓝忘机旁边的垫子上,转着自己手中的那杯柠檬水,不敢看蓝忘机的表情。又喝了一口,鼓足勇气道:“蓝湛,那天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蓝忘机没说话,只是摇摇头。

“你……你别不理我。”魏无羡忍不住抓了蓝忘机的手:“我知道我那天不对,我不应该……亲你。你别生气了蓝湛。”

蓝忘机仍是摇摇头,他今天似乎格外不愿意讲话。
魏无羡心凉了半截,低着头道:“你不打算原谅我。”

两人安静了一会儿,蓝忘机轻声道:“不是。没生气。”

“没生气?”魏无羡有些兴奋地抬起头,他觉得自己好像活过来了,这才敢认真看蓝忘机的表情,但是看到蓝忘机的脸,却吓了一跳,狠狠吃了一惊。

蓝忘机什么时候哭的?那天让他这么委屈吗?

魏无羡整个人都心慌起来,又不知道说什么,喃喃道:“真的……真的对不起。我错了。”

蓝忘机没接话,过了一会儿才闷声回答:“不是你。没生气。”

魏无羡安心了一下,他知道蓝忘机不说谎,一股愤怒却窜了上来:“那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吗?”

蓝忘机还是摇摇头,睫毛又垂了下来,魏无羡急了:“你说呀!”

蓝忘机似是在考虑怎么说,魏无羡却已经胡思乱想了一大堆,甚至想到是不是还有谁和他一样轻薄了蓝湛,他关心则乱,拉着蓝忘机的手也越来越凉,才听到蓝忘机说:“父亲病逝了。”

而后蓝忘机又重复道:“没来,不是生气。”

魏无羡紧了紧拉着蓝忘机的手,刚想安慰,就听蓝忘机道:“别说话。”他答应一声,看到蓝忘机小幅度的抽了抽鼻子,虽然仍是面无表情,但看着却更委屈更难过了。

就在这时,蓝忘机又开口了:“几年前……母亲也走了。现在只剩我和兄长,我……很难过,”他看向魏无羡,“魏婴……我能不能,抱一抱你。”

魏无羡还以自己听错了,蓝忘机见他没答应,有些无措的准备收回刚刚那句话:“抱歉……”

魏无羡反应过来,半坐在垫子上,一把抱住蓝忘机:“可以!当然可以!”

“他们都走了。”蓝忘机揽住这个俯身抱着自己的人的腰,却感觉这个人用头蹭了蹭他的头发,将他抱得更紧了,他不由得道:“魏婴。”

“我不会走,”魏无羡抱着蓝忘机:“蓝湛,你别难过。我这个人是有些不正经,不管你信不信,但是我不会走,会一直在你身边。我们……”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选了一个不会吓到蓝忘机的理由,“我们是朋友的。我永远都不会走。”

“嗯。”蓝忘机答应着,把魏无羡抱得更紧了些。

朋友也好。

两个人都这样想着。

【好像…进展有些快。】

评论(29)
热度(325)
  1. 几个衡几个衡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纪追.
© 几个衡 | Powered by LOFTER